首页 书架

乱三国之亲兵传奇

013 战上方谷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上方谷前五里处,杨风策马跟在赵云身后,他是赵云属下,诱敌之战自然也就跟了过来,在他们身后除了赵云作为什长带领的骑兵就是三千的张举降兵,注定在这场战斗里是作为消耗品存在,杨风虽然不忍心,但也知道慈不掌兵的道理,为了更大的胜利,这些牺牲是免不了的。

远方响起苍凉连绵的号角声,地平线上慢慢出现一道黑线,杨风终于见识到什么叫万马奔腾,只见一片黑云从远方以高速向他们这里飘过来,大地在几十万只马蹄下剧烈震荡呻吟,整齐的轰鸣声冲击着士兵们脆弱的心灵。

很显然对方已经发现他们的存在,黑云速度慢慢降下来,最后在离他们四百步远的地方停步,杨风这时也知道了万人级大军的恐怖,只看见漫山遍野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的密集军阵划分成三个泾渭分明的集团,再看看自己这边少的可怜的区区三千新败降兵,面对几万人虎视耽耽的压力可想而知,有的士兵双脚开始打抖,他自己都顶不住背上冷汗直冒,看到赵云平静无波的表情才知道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赵云知道不能这样下去,大声对士兵们喝道:“你们在害怕什么,害怕救不了你们的命,看看对面的那些外族人,只要你们在这里退缩一步,让他们攻破右北平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你们自己心里都清楚。这些外族人从来都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如果你们不想自己的妻子被人随意污辱,子女永世做奴隶就给我打起精神来,让这些强盗见识一下真正大汉军人的热血。”

即使这样也过了好一会军心才稍微稳定点下来,再回想起出发前赵云的交代,只要他发出撤退命令就可以逃跑,一时人人四处偷看计算逃跑路线,身后不远的树林总算给了他们一点信心。

中间的军阵里驰出几骑,当先那人骑着匹高大黑马,身材魁梧,鹰眼里闪烁着狡诈的光芒,只听他大声喊道:“我乃乌桓王子蹋顿,今天带着五万大军横扫而来,所向披靡没有人能阻挡我的脚步,你们才这么几千人就敢来挑战,真是不自量力,不如放弃抵抗乖乖投降,我可以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他却没注意到身后几人以及大军中部分人听到他的话都有些**,眼里非常明显的闪动着不满,一路上取得的连续胜利蒙蔽了蹋顿的灵智注意不到身边。

蹋顿旁边一个文士打扮的人也叫喊起来:“我乃天子张举麾下的张纯,面对数量远胜你们的大军不要做无谓的反抗,趁早投降还能保住性命。”

赵云一听,知道不好,知道不能让蹋顿他们再发挥下去,不然刚稳定的军心又要散掉,对于这些降兵来说活下去才是重要的,赶紧纵马上前,大喝说道:“我乃常山赵子龙,有哪个不怕死的就上来。”

三族联军阵营里一阵大哗,赵云声威早已名传北疆,不知道多少勇士倒在他枪下,都没想到居然是他在这里,不过击杀赵云的无上渴望最终压倒心中的恐惧。

没过一会,联军里冲出一名骑士,挥舞长刀嘴里喊道:“我匈奴勇士别古台来取你性命!”

赵云存心立威,也不答话,策马对着那人冲去。

别古台计算着距离,双手握刀意图来个一刀两断,脑子里还兴奋的想着杀死赵云后接受众人的欢呼。

两人迅速接近,别古台看准时机举刀过头对着赵云的来势向下直劈,不料眼里突然出现一条银线,从他脖子一穿而过,他的意识就慢慢模糊起来,丢下长刀倒栽下马就一动不动。

杨风看见这招心里得意,原来这招是赵云从他的杀招“毒龙出洞”里演化出来,和他的使用方式不大一样。因为多数都是马上作战,所以赵云使用这招就变成借助马力来给枪加速,由于需要调动的是手力和马力来掌握好节奏,所以不象杨风那样需要站在地上集中全身力量才能发出,简化后的招数发动轻松很多,杨风还特意给这招取个好听的名字叫“一线天”。

联军阵营一阵鼓噪后沉默下来,眼看着赵云轻松回阵,这个别古台在三族勇士里的排名可是很kao前的的人物,遇到赵云居然被一招击杀。

过了一会联军里再次冲出两人,想依kao人多来取胜,这回却是杨风不甘寂寞冲了上去,赵云都来不及反应把他拦下来。

那两人看到来了个不出名的家伙暗中高兴,杀了他还可以挽回些士气,也懒得通报姓名,一左一右包夹过来,他们用的是长槊。只见两人平举长槊对着杨风就是一个突刺,杨风也不在意,眼中精光一闪,全力运枪,长枪化做一道闪电,枪头枪尾分别荡开两人的长槊,紧跟着一记杀招“双龙出海”就冲两人招呼上去,只看见长枪在他强力运动下,化做两条狰狞的巨龙,几乎不分先后咬上两人的胸前,所有人都听到砰砰两记巨大的闷响,那两个人的胸膛直接爆裂开来,这也是杨风在立威,本来这招应用螺旋劲道的威力就已经够强,这厮为了效果更好,不惜一切催动内劲来加强螺旋劲道,才造成这么恐怖的现象,不过他的内劲也因此耗费大半,短时间内无法恢复过来。

联军的人都惊呆了,一个赵云轻松击杀还勉强可以接受,毕竟威名在外,怎么突然之间冒出来这个不出名的小子也这么厉害,瞬间就杀掉己方两名高手,难道他比赵云还厉害?其实联军众人都高估了杨风,这厮算准自己名声不显,那两个的人肯定会心存轻视,只会以为可以轻松拿到功劳,十分力才出六分,他们不死才是怪事,就这样变成送给杨风的功劳。

赵云这边士气高涨起来,两个人都是轻松杀死对手,一时间都觉得对面的五万大军也不是那么可怕。赵云和杨风心里都清楚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联军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派出人来送死。

这回轮到蹋顿在那郁闷,人数上的优势居然被赵云他们利用斗将打压下去,对方士气都高涨了上去,反观己方的士气,因为勇士都被轻易击杀而低落下来。

知道不能这样下去的蹋顿立刻命令大军开始分散成扇形向赵云这方压过去,赵云立刻发布撤退命令,这点人根本不够塞人牙缝,三千士卒听到命令赶紧撒开丫子转身就向树林跑去,赵云和杨风则是领着属下骑兵绕林而逃,边逃还边喊:“蹋顿王子确实厉害,一个打不过就群殴,的确是个英雄人物,今天我们不陪你玩儿,等回去组织好大军再和你来个一决胜负。”

蹋顿肺都要气炸,这不是明摆着我斗将不行拿人多压死你又怎么样,你们还专门来污蔑我没英雄气概。这回他可看清了身边众人的不满,对于塞外各族来说一个对一个来决定勇士名号的归属是惯例,蹋顿在三人死后采取的这个行动让他们觉得丢脸之极。

蹋顿怒火中烧,命令留下部分人搜索消灭那些逃散的士兵,其他人全力追击赵云等人,誓要把赵云他们碎尸万段才能消除心头之恨,五万大军分出一小部分后就开始全速追向赵云那十多个人,然而那些分出去的人不耐烦去搜索树林,杀了大部分来不及逃入树林的士卒就放弃这个任务赶去加入追击队伍,一起走向地狱之门。

一路上赵云他们还忒不老实,由于追赶的人太多,都不用什么回身射技巧,随手拿起弓往后射就行,一箭过去必然掉下马一个人,挤的近的倒霉蛋被绊倒后踩死都有不少,追杀的联军都被这种无赖手法撩拨的心火直冒,不顾一切向前猛追。

山谷口近在眼前了,赵云命令收起弓全速前进,全体十多人带着后面五万大军开始进入山谷,他们的目的是快速拉开距离,拖离和联军的接触留出足够空间让山上的伏兵推滚石擂木下来把谷口堵死。

蹋顿追上来看到山谷地形险要,连忙大声喊停,但所有人眼里都是红通通的,理都不理蹋顿的呼喊,誓要将前面那十多个人杀死。

赵云他们直接就穿越山谷而去,而联军将领们在看到一堆堆的粮仓后纷纷开怀大笑,一路进攻得太顺利让粮草都有些接济不上,劫掠根本无法满足全体大军的需要,顿时都忘记掉追击这回事,开始分赃起来,为了一些不公平而怒目相视。

渐渐的,五万大军全部都进入山谷里。

张纯看着这些粮仓奇怪的说道:“天子举事以来注意力都在防备公孙瓒那边,没有在这里建过屯兵点,哪来这么多粮仓,看储量都足够好几万人食用,我们手里的士兵不过九千多人而已。”

蹋顿听到后马上醒悟过来肯定是中计了,立刻大声狂喊道:“大军集合起来快点退出山谷,我们中汉人的jian计了。”

这时人群中也有人大声喊起来:“情况不对,粮仓里只有上面一层是真的粮食,其他的全是柴草和杂物。”

可惜已经晚了,鼓声响起,两个谷口的山崖上站起无数士兵,向谷口推下滚石擂木把联军逃命的道路封堵起来,接着还有更令人恐慌的事情发生,完成封堵任务的士兵自动离开向谷口跑去,接替他们任务的弓兵箭上都点着燃烧的火焰,随着一声梆子响,一起把蓄势已久的火箭射了出来,反复连射三轮才暂时停下,这时山谷里已经变成地狱,火神肆虐无处不在,到处都可以看到身上燃烧着火的人在哀号,受惊的马四处乱跳乱撞,把往日的亲密主人抛下来再踩死的也有无数。

梆子声再次响起,弓兵们不再射火箭,改用普通箭向山谷里倾泻着箭雨,反正里面密密麻麻都是敌人,不时有人身上cha满箭支掉下马来,蹋顿那里是重点照顾目标,谁让那里人群最密集连瞄准都不用。

张纯这个文人第一时间就被射中倒下马后被卷进火里烧的尸骨无存,活该他穿着白色儒衫在这群人里最显眼,三族士兵倒是不怕,他们有拨开箭支的能力。

蹋顿这时显lou出足够的应变本领,他一边躲避着箭雨一边慢慢聚拢慌乱的部队,在弓手因为疲累减慢射击后开始向进来的谷口冲去,他要抢时间把谷口的滚石擂木清理掉,然后沿进军路线逃回去汇合后续大军。

谷口堆积的东西在蹋顿的强迫驱使和联军士兵强烈的求生欲望下,在迅速的减少,看到情况赶来的弓兵也没办法,实在是太累,他们才三千人,要他们把五万人全都射死实在是为难他们,即使有大火的帮助也不行。

蹋顿带领残军逃出山谷,迎面看到的景象让他心里发苦,前方整齐的军阵,肃穆的军容,含而不lou的杀气,无一不显示着这是支精锐的军队,迎风飘扬的血色大旗上写着公孙两个大字,竟然是公孙瓒在这里亲自等着,知道今天恐怕是很难熬过去,一个不好五万大军要一个不剩全交代在这里。

公孙瓒意气风发,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一直以来对于外族肆虐北疆,刘虞压着他不让出兵报复的愤怒要在今天好好释放给对面的联军们。

蹋顿回头看看被烧的焦头烂额的残军,往日里桀骜不驯的人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知道必须鼓舞起士气,不然剩下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他厉声大喝道:“这次中计被伏不是你们的过错,都是汉人jian诈,故意引诱我们中的埋伏。在此我问你们还是不是顶天立地,纵横草原,所向无敌的勇士?如果就这样窝囊的死去,一直保佑我们草原子民的长生天都不会接受你们的灵魂。现在都抬起你们高傲的头颅来,正是证明你们永远都是草原雄鹰的时候,全体都有,举兵刃,列队,向眼前这些怯弱只会耍jian计的汉人们展示你们最锋锐的利爪!”

联军的头领和士兵们在蹋顿的激励下再次爆发出所有的勇气,眼里不再惊慌,在头领的呼喝下渐渐组成三个箭头,号角声响起,他们义无反顾的公孙馓大军发起冲锋。

公孙瓒眼里闪过一丝赞赏,这个乌桓王子蹋顿的确有一套,短时间内就激发起失败士兵的士气,但是自身拥有的骄傲告诉自己决不容许他们回到草原在休养生息后再来大汉的土地上肆意劫掠,一定要把他们在这里统统埋葬掉。

联军很快就接近公孙瓒的军阵,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大声叫喊,犹如一群黄蜂恶狠狠的蜇过来。公孙瓒的士兵们并不慌张,小校的口令下前排士兵沉稳的向前伸出长矛,后排的向上斜出。

双方军队撞到一起,联军前锋因为撞上伸出的长矛而飞起的人落到后面公孙士兵斜伸的长矛被穿刺而死,马匹冲刺带来的强大冲力也让前排公孙士兵伤亡惨重,被撞飞的不计其数。

太阳西斜开始步入黄昏时分,公孙瓒军和蹋顿带领的联军先锋展开最后的战斗。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