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赤翼

第十五章 风雨欲来

收藏书签 字体:16+-

是谁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凯转身看着那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轻便的习武装,右臂上是圣卢斯学园武分院的徽章,紫色的长发用白色的丝绳绑成一束,一双有着墨紫色瞳孔的眼睛里是让人捉摸不透的诡异眼神。

凯记得自己见过这人,他叫雷?真堂,在武分院,他是和吉威森?斯特齐名的人。

“雷?真堂,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紫色的发丝随风飞扬,雷?真堂静静地看着凯:“如果你在武分院,吉威森都有可能失去到第一名的位置。或许你很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不过这并不重要,我想你对另一个消息会更感兴趣。”

凯看着他的眼睛,说:“那要看你有没有兴趣说。”

“兽王在伊扎德克,你不妨顺便去拜访一下。”雷?真堂的脸上没有表情。

兽王!啸野凌!他现在应该在第四次元空间才对,怎么可能出现在伊扎德克郡?而且,就算他来这个空间,我不可能感觉不到他的能量波动。

雷?真堂的公开身份是尚神国真堂家族的大少爷,也是将要继承外交部职务的人,他怎么会知道兽王的存在,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真实身分?他是人类,可是为什么身上却散发出奇怪的能量波动,虽然他竭力掩藏,但还是能感觉到。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凯想知道更多,但是对对方的目的一无所知。

雷?真堂耸耸肩:“你知道我的名字,也知道我的背景。我只是好心地告诉你,你的伙伴——兽王正在伊扎德克郡的某处等死。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信不信就是你的事了。”雷?真堂说完,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精妙的瞬移术!瞬移术虽然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术,但是要把瞬移术练到这种程度,实力不容低估。这可以算作是雷?真堂的示威吗?可是他到底是敌是友?

凯心事重重地回到格里特街区的住处,打开屏蔽结界,召唤出月镜。本来想联系兽王啸野凌,可是能量波动总被阻断,只能去联系凌的妻子——啸野雪牙。

一个巨大的白狼头出现在月镜里。

“雪牙,你和凌能联系上吗?”凯不确定地问。

“我也跟他失去联系了,本来应该在第四次元空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打开了异世通道,然后能量波动就彻底消失了。”雪牙的眼中是藏不住的担心。

“你现在在第四次元空间?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凌一消失,那些异化的兽族就开始暴动,我在这边忙得不可开交。那些异化的兽族虽然只是体力和攻击性变强了,可是以来就是一大群,我还是有点招架不住了。凯,我走不开,要是你有了凌的消息,就让他快点回来。”

“神王殿下知道凌失踪的事吗?”

“知道。神王殿下感觉到凌在第三次元空间,可是能量波动却被什么东西彻底屏蔽掉了,始终没办法确定他的位置。神王殿下解除了锦的软禁,让他过去帮你,大概快到了吧。”

“雪牙,我也会帮忙的。你那边多加小心,尽快查处兽族异化的原因。”

“我知道,谢谢。”

月镜从凯的面前消失。

“殿下,妖王殿下赶来以后应该就轻松很多了。现在那个叫雷?真堂的人要怎么处理?他似乎真的知道点什么。”皇佑环着手,悬浮在空中。今天他隐身跟着凯,雷?真堂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凯托着下巴,想了想说:“我会加入圣卢斯的代表团,正大光明地去伊扎德克郡。那个叫雷?真堂的家伙一定也会被选进代表队,我想跟他多接触一下,他的能量波动让我很好奇。”

御佐也现身了,浮在皇佑的身边:“这主意不错。我总觉得他没有说谎,但是我不明白他的目的。殿下,您说他后面会不会有人操纵?”

“调查以后就知道了。皇佑,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也许他的梦境里会有些线索。”

“是,殿下!”皇佑消失了。

凯躺到**,御佐趴在他的枕边,撇撇嘴抱怨着:“殿下,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以后我们还是回幻岛紫鳞宫吧,这里的条件太差了,床板硬死了。”

“我又不是出来享福的。一定要尽快找到凌。”

圣卢斯学园代表团已经到了首都伊扎德克郡,被安置在城中的宝石旅馆。宝石旅馆是伊扎德克郡著名的贵族旅馆,国立贵族学园和卡格里学园的代表团也被安置在这里,说是为了方便交流,但实际上却方便了他们相互打探对手的情况。

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对这里的待遇还是相当满意,一人一间房,没有谁来打扰,虽然偶尔能感觉到窥探的目光,但是谁会跟苍蝇计较呢。

皇佑按凯的指示入侵雷?真堂的梦境,却被挡住了。凯对这个消息感到意外——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阻挡皇佑入侵梦境的人,但是据皇佑说,那种精神壁垒并不是由雷控制的,而是另外一个更强大的力量。

到底是谁,竟然可以让雷?真堂这样一个高傲的人臣服?

御佐坐在窗台上,跷着脚,用那双蓝汪汪的眼睛注视着凯:“殿下!殿下!回神了!”

“嗯?哦!”

“比利亚海上出现魔群的事情您大概也知道了,妖王殿下解决得很漂亮呐。御龙和尚神也因为这个原因暂时休战,应该是好事吧。”御佐换了个造型。

凯哼了一声:“我对人类的战争没兴趣。现在还没有发现凌的踪迹,我在担心这个。”

皇佑双臂环在胸前,毛茸茸的猫耳朵动了动:“妖王殿下应该快到了,咱们什么时候跟他见面?也许一起聊聊会有好办法。”

“我觉得还是直接去问雷?真堂比较好。”御佐浮了起来。

“你觉得他会说吗?笨蛋!”皇佑冷冷地说。

“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说。他不说难道你不会逼他说吗?傻瓜!”御佐毫不留情地反击。

凯头痛地说:“不要吵了,你们不会是想被发现吧!”如果不制止,这两个家伙肯定会打起来。

……

伊扎德克郡的护城河宽广壮阔,水源来自其境内的穆斯卡雪山。河堤上种着成排的安吉树,这是一种高大笔直,枝叶繁茂的植物。一个女孩坐在安吉树下,风掠过河面,吹拂着她银灰色的长发,精致的耳坠撞击出风铃一般的声音。

不远处,雷?真堂站在一棵树下,静静看着这边,无意隐藏自己的踪迹。

“雷,来这么久了也不打个招呼,有些失礼噢。”女孩嫣然一笑,并没有往雷的方向看一眼。

雷走过来,身上穿着白色制服,背上赫然绣着圣卢斯学园的校徽,右臂的臂章上是武分院的院徽——剑与盾。

雷在她身边坐下:“希兰,你知不知道在这种地方见面很危险?主人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暴露。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你那边怎么样了?”

希兰?艾尔——卡格里的王牌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和圣卢斯的雷?真堂在一起“聊天”,这件事如果被传出去,免不了会有一场轩然大波。

希兰略带愠色地说:“居然这么小看我的空间屏蔽术!这可是我引以为荣的术之一啊。人家好不容易选到这么个风景优美而且安静的地方,你居然一点不领情!张嘴闭嘴都是工作!”

雷没说话,只是望着河对岸的落日。

“好了啦!像我这种工作效率高的人怎么会没完成任务呢!主人一定会满意的。雷!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希兰凑近雷的耳边,很不愉快地说,“你可不可以专心一点!”

雷把视线从落日收了回来,扭过头,这一瞬间,希兰定在了那里,第一次离雷的脸这么近,那双有着墨紫色瞳孔的眼睛就这么注视着自己,希兰顿时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

“你好吵。”雷一脸平静地说了三个字,顿时把希兰满眼美丽的泡炮击得粉碎。希兰咬牙切齿地攥紧了拳头,强忍着一拳打在雷的脸上的冲动,“哼!”冷冷一哼,背过身去。

“希兰,灵王跟过来了,再不走就会被发现。”雷站起来,望着河堤尽头,没错,是灵王。

“是混在你们学园里的灵王吧?真是讨厌的家伙!学术交流会上一定要让他见识一下我的利害!”希兰不满地站起来,灵王虽然还没出现在视野中,但是那种灵力波动越来越明显。

“我们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你自己斟酌着来。主人不希望我们过早暴露实力。不过,不知道这段时间你进步了多少,到时候好好表演一下吧。”

空间屏蔽术消失的刹那,雷和希兰都消失不见了。

凯站在护城河堤上,感知着空气中的能量残留波动,随即嘴角渐渐勾了起来。

……

圣建节在即,首都的人们忙着准备,几乎忘了比利亚海上暂时停下来的战争随时可能再度爆发。圣建节学术交流会历来是圣建节的重头戏,大家都充满了期待。

瑟修王子揉乱了一头金发,把手里的密报撕得粉碎,高贵而淡定的他此刻咬紧了牙,脸上是谁都看得出来的愤怒。

最新密报:比利亚海域出现的怪物袭击了前去御龙国邀请佑达堂老板的使者的船,虽然那个叫幽寒的医师答应了邀请,可是却在海难中失踪,经过紧急打捞,只找到了使者的尸骨,已经被腐蚀性变得极强的海水腐蚀得残缺不全。

国王病重的消息一直封锁得很好,可是最近流进了现在的右相康?齐纳的耳朵,蓄谋已久的叛乱爆发在即。可以预计这次圣建节学术交流会盛况空前,但也是齐纳家族谋反的最佳时机。

现在瑟修手上掌握的可用兵力就只有首都的近卫军,斯特家族的精锐部队都驻扎在比利亚海沿岸备战,不可能紧急调回,而且即使调回,也恐怕来不及,到时候内忧外患一起来……

瑟修拍拍额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铺开首都的地图,开始部署有限的兵力,这一次,一定要让齐纳家族知道皇室的威严和手段!

可是……父王还能撑多久?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