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灵罗戒

第3章 玉水城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章 玉水城

夏飞龙目光在大长老夏莱的脸上一扫而过,大长老似乎对夏言这个孩子格外仇视,长老在家族中地位颇高,就算自己这个族长,也很多地方受到牵制。大长老极力反对妖女的灵位进祠堂,他也没有办法。

“夏言,你无须多说,对于这件事情,我和各位长老都无可奈何。哼,若是我们做出让你母亲的灵位进入祠堂的决定,整个家族都不会答应。”夏飞龙沉声道,并没有怜悯夏言这个可怜的孩子。

夏长河脸色也是铁青,他愤怒地看了一眼夏莱,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我觉得应该让族人表决一下。若是多数人同意的话……”

夏长河话还未说完,夏莱便怒视着夏言咆哮道:“这件事情我坚决反对,那妖女乃暗夜大陆的人,与我龙之大陆为死敌,哼,她永远也别想成为我们夏家的人!嘿嘿,不过,若想要那妖女的灵位进入祠堂,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夏言脸色煞白,已经沉到深渊的心,听到这句话一下子跳了出来,惊喜地表情看着夏莱。

夏莱斜了夏言一眼,嘿嘿一笑,阴测测说道:“除非,你能当上我玉水城圣堂堂主!如真如此,那就没什么不可办到的。我们夏家,也要听从圣堂堂主号令!”

“哧~”其他几位长老,都发出一声闷响,瞪大眼睛,之后又同时摇头暗叹。

圣堂堂主?那可是灵师才可能担任的。而且,就算是灵师,也需要实力最强的灵师,才可能挑战成功成为圣堂的堂主。

圣堂,是郡城最高权力机构,圣堂内有一名堂主,十二名执事。夏家的族长夏飞龙,便是玉水城圣堂十二执事之一。玉水城圣堂的十二名执事中,有三名是玉水城三大家族的族长,三名是玉水城德高望重的长者,还有六名是玉水城所管辖的数十个城镇中选拔出来的最优秀的修炼者。

当然了,玉水城三大家族所担任的执事之位,是圣堂中除了堂主之外权力最大的三个人。夏家,占了一席之位。

“圣堂堂主?”夏言听到这句话,有些失神的重复了一遍。圣堂的堂主,那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就连族长夏飞龙,也恐怕不敢有想成为圣堂的堂主的念头。

“嘿嘿,夏言,你能做到的话,我就同意将那个妖女的灵位放入祖宗祠堂!”见到夏言脸色变得惨白,夏莱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族长和众长老面前竟阴声笑了出来。

其实,他对一个孩子这样的态度,很让族长和另外几位长老有些不置可否。但是,就算是夏飞龙,也不会因此指责大长老夏莱有什么不妥。

短暂的沉默之后,夏言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坚定起来,凌厉的目光死死瞪着夏莱,一字一字咬牙说道:“好,你等着!我夏言,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圣堂堂主,我会成为的!”

那一瞬间,夏言的脊梁挺得笔直。

一字一字无比沉重的说完,夏言便转身出了议事堂。他没有马上回到夏家后院中自己居住的那个破旧小院,而是向着夏家演武堂奔去。

“我要进入紫叶学院中修炼!”

“我一定要进入紫叶学院中修炼!”

“只有成为强者,才可能挑战圣堂堂主,才可能成为圣堂堂主!”夏言走得很快,每一步却都无比沉重。

此时的夏言,心中只有这一个目标!

夏家的演武堂,夏言以前从来都没有来过,因为,这里不欢迎他。不过现在,他必须试试,只有通过夏家的推荐,才有可能进入到紫叶学院,得到更好的学习和修炼机会。

夏言脸色一片铁青,仿佛寒冬中的冰块一样,连一丝一毫的表情都看不到。

夏言出了议事堂之后,三长老夏长河心中暗叹一声,这个孩子,真是命苦呀。若他能够在武道上像他父亲那样有所成就,在夏家的地位,也就不会如此之低了。可惜……可惜呀……

夏长河摇摇头!

夏莱看到夏言略显单薄的身体转身出了议事堂,目中寒光一闪,冷笑道:“只不过是一个废物,竟然也敢口出狂言,哼,妖女之子,心术难正。我看,应该将他驱逐出夏家!”

听到他这句话,其他几位长老,族长都没有说话。夏莱脸皮颤了几下,看了看其他几位长老一眼,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知道,若是他真的要驱逐夏言的话,先不说其他长老的反应,三长老夏长河绝对会态度坚决的反对。

站在演武堂的门前,望着那大门上‘演武堂’几个大字,夏言挺起胸脯,紧紧的捏了捏手心,眼神中目光坚毅。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演武堂中走出一个人来。这演武堂,只有比较优秀的家族成员才能进入演武堂修炼。在演武堂内,有家族长辈亲自指点后辈的子弟修炼。并且,长辈也会教导一些武技,当然,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武技。

在龙之大陆上,武技分为入流和不入流两个大的等级,入流的武技,按照武技的强大程度又分为神级、天级、人级三个级别。就算是入流武技中最低层次的人级武技,也很难获得。即便像夏家这样的家族,人级武技也不会很多,更不用说天级和神级这两种秘籍了。

在大多数武技中,都会有附属的入门心法,这心法的作用,主要是用来帮助打通修炼者的经脉。

夏言看到人影一闪,从演武堂中走出一个人来,身材窈窕,穿着黑色的服饰,原来是族长的女儿夏紫欣,夏言还记得母亲去世之前,夏紫欣常常会找他一起玩耍。不过,自从母亲去世之后,随着夏言和夏紫欣渐渐长大,夏紫欣找他的次数也渐渐变少。到了夏言十岁之后,便已经极少见到夏紫欣了。

夏言知道,夏紫欣已经疏远了自己,他心中并没有任何怪夏紫欣的意思,只是有时候想起来常常自嘲的笑笑。夏言看到俏丽的夏紫欣突然出现在面前,微微一愣之后,却并没有主动打招呼的意思,心中满是苦涩。

夏紫欣也看到了夏言,鲜艳的朱唇轻轻蠕动了几下,目光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最终却没有发出声音。夏言仿佛听到一声轻微的叹息,接着便看到夏紫欣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一阵淡淡的香风逐渐消散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