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玄门医圣

第48章 不礼貌的宁医生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四十八章 不礼貌的宁医生(三更到)

听着宁远的话,陈雨欣也有些失神,纵然她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前几天还叫她姐姐的花季少女,转眼间已经天人两隔,她却连真相也查不出来。

宁远在心中给了自己一句承诺,也给了死去的女孩一个承诺,再不去管陈雨欣,趁着陈雨欣失神的时候,默默的走了。

走出大二文学系的教学楼,宁远仍旧有些伤感,虽然死去的女孩和他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对方毕竟是死于秘法高手之手。宁远也修习秘法,和凶手算是同行,同行中出了败类,让宁远不由的有些愧疚。

刚刚挤出人群没多久,宁远就听到有人在背后叫她,声音清脆悦耳,就像是百灵鸟一样,洗涤着宁远心中的烦躁。

宁远回过头去,一眼看到的首先是一对清澈的眸子,之后才是对方精致的脸蛋,不过今天这张脸上并没有带着那种感染人的笑。

叫住宁远的不是别人,正是欧阳莎莎。

宁远停下脚步,欧阳莎莎迈着步子来到宁远跟前,轻声道:“宁医生,想知道怎么回事吗,跟我来。”

说着话,欧阳莎莎已经从宁远身边走过,宁远看着欧阳莎莎的背影,微微一愣,也紧步跟了上去。

对于欧阳莎莎和刘东这两个人,宁远一直很好奇,两人虽然只是大一的新生,但是却有着一种超越同龄人成熟,特别是欧阳莎莎,总带着是那种古井不波的表情,不像是超脱世俗,反而像看破红尘,即便是上一次跟着他去砸马宝成的场子,也一路风轻云淡。

两人的功夫更是没的说,没有七八年苦练,是绝对不可能有现在的身手。

欧阳莎莎在前,宁远跟在后面,两人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钟,就来到了老校区的一个小院子。

这个小院子宁远来学校的第一天,韩伟鹏带着他转悠的时候路过过,说这里是以前教师的宿舍区,后来建了新的宿舍楼,这一块就空了出来,成了学校的档案室,存放着一些不怎么用的老档案。

看着欧阳莎莎恍若无人的进了档案室的院子,宁远虽然纳闷,也没多问,跟了进去,整个院子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欧阳莎莎轻车熟路的带着宁远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房门上面还挂着锁。只见欧阳莎莎伸手从头上拿下一个夹头发的小夹子,掰开来在锁扣里面轻轻一转,挂在门上的锁咯嘣一声就被打开来。

打开挂在门上的锁,欧阳莎莎推开门,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中一样,回头向宁远道:“宁医生,进来吧。”

宁远跟着欧阳莎莎进了房间,里面放了三四排书柜,上面放着密密麻麻的档案袋,档案袋上布满了灰尘,这地方明显就没人管理。

“看看这个。”欧阳莎莎带着宁远走到书架的尽头,从书架上拿出一个厚厚的文件夹,递给了宁远。

宁远接过一看,只见文件夹上写着“98年复海大学扩建拆迁补偿周边居民登详情计划书”。

今年是04年,98年也就是六年前,根据韩伟鹏说的,也正是复海大学正式开始扩建的时候。

看过文件夹表皮的字,宁远就随手打开文件夹,里面不仅有周边拆迁范围内的居民姓名和补偿计划,还有复海大学周边的地形情况。

看到文件夹封面字的时候,宁远就猜到欧阳莎莎带他来这里的大概目的了,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当年的校园扩建引起的,除此之外,宁远也想不到别的什么原因,有谁吃饱了撑的,和学校过不去。

粗略的翻看了一遍,宁远很快就找到了重点,现在的大二文学系教学楼附近,原本是一片坟地,位于复海大学老校区的东北方向,在后门五百米的地方。

这片坟地很是有些年头了,从民国时期就有,后来也有附近村民把自家的长辈安葬在那一块,扩建校园的时候,坟地被推平了,纳进了新校园。

按说一般无论是校园扩建还是工厂扩建,亦或者是房地产开发楼盘,也大都不喜欢有坟地或者陵园的这种地方,不会去占用坟地。

奈何这块坟地靠近复海大学的老校区,地理位置很特殊,周边全是荒地,只有少数居民区,扩建的话花费比较少,当年才被拍板。

尽管如此,凡是在坟地有老人的,能找到后辈的,拆建方和学校都进行了补偿,同时帮助对方重新选择了新墓地,唯独一些找不到后辈的坟地校方没有管,直接推平了。

看完文件夹里面的东西,宁远深吸了一口气,将文件夹合上,心中总算是有了头绪,也大概清楚了为什么有人专门在大二文学系教学楼附近搞鬼的原因了。

三个可能,一个是,当年学校的补偿有人不满,现在来找麻烦,另一个可能,当年学校找不到主人的坟头有后辈回来了,得知了自家祖坟被推平,心中不满,恣意报复,最后一个可能,有人故意借着当年的事情转移视线,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三种可能中,宁远认为第二种可能比较靠谱,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不知道当年没有找到主人的坟头,究竟是那一家的,要是有点头绪,反而能有线索。

把文件夹放回书柜上,宁远心中有了计较,这事对别人来说虽然麻烦,对他来说却不难,有了这些线索,他不难推算出究竟是何人搞鬼。

一边心中想着,宁远一边抬头看向欧阳莎莎,淡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些东西,这一块存放的档案都是几年前的,你才来了多久。”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欧阳莎莎狡黠的一笑,并不回答宁远的问题,脸上又露出了那种感染人的笑容,拍了拍手道:“好了,现在你该知道前一段时间为什么大二文学系教学楼附近闹鬼了,而且也能猜出今天有人跳楼是怎么回事了。”

“你怎么知道我需要知道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你应该交给警察才对。”宁远好笑的看着欧阳莎莎道。

“不为什么,知道就是知道呗。”欧阳莎莎呵呵一笑道:“好了,我们该走了,这个地方虽然没人管,我们呆的时间太长,也是会引起别人注意的,除非你想把这件事闹的人尽皆知。”

宁远苦笑着摇了摇头,跟着欧阳莎莎出了房间,看着欧阳莎莎重新锁好门,两人才一起离开了小院子。

一边往外走,宁远一边看着欧阳莎莎的背影,手指掐算起来,他是真有些好奇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正如女警陈雨欣对他好奇一样。

宁远刚刚算了一半,前面走的欧阳莎莎突然回过头来,笑呵呵的道:“宁医生,不经过别人同意,随便给别人算命,是不礼貌的哦。”

“………”

宁远嘴巴大张,相当的无语。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