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大唐御医在校内

第三十九节 中西医比赛(四)

收藏书签 字体:16+-

言少扬看老者睡去,停下按摩,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老者的身上,一切都做得那么自然随意。转身走到另一个患者面前,对只有5岁的小孩说道:

“小朋友,我们小声点说话,别吵醒了老爷爷”

“恩,大哥哥,你会给我治病吗?,我、、我没钱”小男孩脸色通红,听话的点头,可后面话说的是那么小声。

“这位同学,你就给我们家小宝随便看看,小宝发烧一星期了,吃了好些退烧药,又是打点滴的,可怎么也退不下去,你要是没办法,不是还有专家吗,到时实在不行就让专家给看看,”旁边一位妇人说道,显然是这个叫小宝的母亲,看她一脸担忧的神色,想来这次来主要是让专家给看看,对言少扬并不抱什么希望。

“小宝,最近是不是吃不下去饭,而且嗜睡,高烧持续不退,而且时高时低,并伴有咳嗽?”言少扬问向小宝的母亲。

“恩,你说的这些都对,医生检查的结果也是这样,可无论怎么治疗就是不退烧,”小宝母亲点头说道。

“阿姨,我有一个办法能治好小宝的高烧,可就怕你心疼不愿意”言少扬笑着和小宝的母亲说道。

“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只要能治好小宝的高烧,我什么都愿意,”小宝的母亲激动道,

“呵呵,阿姨那说话算话,你也别担心,旁边不是还有专家嘛,那我开始治疗了”言少扬说道,这等会万一小宝的母亲中途打断可不好,所以还是事先给她说好,

“恩,我蒋翠英说话还是做的数。你治吧”蒋翠英答应道,

言少扬把小宝抱到桌上,笑呵呵的对小宝说;“小宝,想不想把病治好”

“想,大哥哥,我的病要是好了,就可以和贝贝玩了,贝贝很稀饭我的,还说长大了要做我老婆呢,我要是生病不好就没法照顾她了”小宝天真的说道。

“小宝,、”蒋翠英微慎道,红着脸看着言少扬,不好意思道,

“小孩竟会胡扯,呵呵,呵呵”现在的还在也太早熟了吧,才五岁就开始谈婚论嫁了,

“小宝,大哥哥马上就能给你治好病,可能会有点疼,你能坚持吗”?言少扬看着小宝也不禁莞尔,

“恩,小宝不怕,小宝是男子汉,男子汉不怕疼,不然就没法保护贝贝了”小宝握紧拳头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孩子、、、”蒋翠英溺爱的看着孩子,眼里母爱似水。

“好,那小宝爬在桌上,我要给你治疗了,还有阿姨等会你可不准中途打断,不然就全功尽弃了“言少扬又交代了一遍。

“放心吧,小伙子,我决不打断,要是皱一皱眉。。。”蒋翠英还未说完。

“啊、、、呜呜~~~~(>0<)~~~~”小宝已经撕心裂肺的叫喊起来。

蒋翠英焦急看向小宝,只见言少扬正用银针往小宝的小屁股上扎,

小宝吃痛,张嘴大哭马盏浑身出汗,转眼汗水已经侵湿全身衣物,

“你、、你干什么”蒋翠英此时眉头已经挤成了个川子,这是心头肉啊,想起刚刚的保证,只好焦急问道。

“阿姨,别担心,我只是让小宝把全身的汗拍出来,汗出则愈,要是不能治好小宝的病,等会我让你扎100针都行”言少扬一手拿着银针,转脸对蒋翠英说道,

这下蒋翠英才稍稍放心,可看到小宝那撕心裂肺的哭喊,治好忍住上前阻止的冲动,把脸偷偷转向一边,用衣角擦拭眼角的泪水。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他又在干什么,?”这是下面的同学又问道

“谁知道呢,刚刚把一个老头给弄睡过去了,这又把一个小孩给弄的嚎嚎大哭,造孽啊”另一同学摇摇头很无奈的说了句。

“汪老,这又是、、”陈明虽然是卫生部长,可对着治病救人是半分不懂,治好问向汪铭全,

“哈哈,陈老弟,等会就知道了,”汪铭全故意卖了个关子,可看言少扬的目光越看越满意。

这时孙老头也被哭声吵醒,看见自己身上的衣物,再看向言少扬,眼里神色也是复杂的很,就这样站在一边,看着言少扬给小孩治病。

言少扬看小宝身上的汗流的差不多了,随后快速去下银针,把小宝的裤子给提上来,抱起小宝说道,

“小宝,现在是不是有点讨厌大哥哥了”

“不讨厌,我知道大哥哥是为我治病,小宝现在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小宝还在啜泣,看着真让人心疼,

“小宝,来妈妈抱。屁股还痛吗?”蒋翠英慌忙把小宝抱在怀了,眼睛红红的,并用手轻轻揉小宝的屁股,

“不疼,妈妈,小宝是男子汉,男子汉不怕疼”小宝努力忍着,可毕竟只是个孩子,到了妈妈怀了,呜一声,哭了起来,把脸埋向蒋翠英的怀里,不想让人看见,

“怪,小宝不哭,妈妈等会给你买变形金刚,好不好”蒋翠英哄道。

“我还个芭比娃娃”小宝抬起头补充道。

“小宝,芭比娃娃是女孩子才玩了,你要那干嘛?”蒋翠英疑惑道。

“我要把它送给贝贝,贝贝说要想娶她,就要给她买个芭比娃娃,”小宝说道。

“哈哈、、、”言少扬孙老头和蒋翠英都被小宝的话给弄的大笑不已。这孩子就是个开心果。

“咦,小宝的烧真的退了!!”蒋翠英这是把手搭在小宝的额头上,高兴道。

“恩,小宝发烧的原因就是因为体内有热而排不出,只要把汗排出,自然就好了,”言少扬用纸巾给小宝擦了擦汗,解释道,

“真的太谢谢你了,同学,有空到我们家做客,让阿姨给你做几个菜”蒋翠英感激道,

“大哥哥你要来啊,我妈妈做菜很好吃的,”小宝也是高兴邀请,

“呵呵,其实治病救人本就是医者本分,没什么好谢的,不过要是以后有空,那小宝可不要不欢迎我去你家啊”言少扬说道,

“恩,小宝到时把小宝的媳妇贝贝介绍给你认识,她很漂亮的”小宝看来被贝贝毒害的很深,张口闭口都是贝贝。

“小伙子,给谢谢了”这时孙老头把外套递给言少扬谢道,

“老先生醒了,刚才我给您说的方法还记得吧?”言少扬接过外套说道,

“恩,记得了,小伙子,以后要是有困难记得到城南找孙不怕,我在那还算混得走,”苏老头笑呵呵的说道,

“您就是孙不怕?”这时蒋翠英惊讶道,

“哦,这位丫头也知道我”孙不怕笑呵呵的说道。

“呵呵,猛虎团团长孙不怕,那在抗战时期就是如雷贯耳,我听我老公经常提起你,我老公没佩服过什么人,但提起孙老你,那是打心里尊敬,”蒋翠英说道,看向孙老头的眼光那是恭敬中带着恭敬。

“哦,呵呵。不知你老公叫什么?”孙老头听到还有人知道猛虎团。眼里也带着憧憬和留恋。

“呵呵,孙老,我老公叫卢劲”蒋翠英回答道。

“第七特种部队队长卢劲?。恩,那小子姓格犟的像头牛,”孙不怕微微颌首说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