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大唐御医在校内

第四十八节 中医五岳

收藏书签 字体:16+-

对于这些人精记者,院方领导的表现又怎么会看不出门道,这下你不跑还好,你要跑了那事情可就多的不得了了,

什么院方领导装晕躲避回答拉,

什么院方领导无言回答死者死而复活的原因拉。这些马上就会出现在报纸上,

言少扬和汪铭全看采访差不多,就离开了,第二天言少扬接到杨许的电话,说部长请他吃饭,随后赶到酒店,

杨许早已站在门口,在那四处张望,让卫生部长秘书接一个大学生还真是,还真是,让人无言呀,

不过杨许并没有表现出不耐,因为他知道部长很看重言少扬,而且言少扬以后也不可能这么碌碌无为,现在处好关系,对以后只有好处,

言少扬下了车看到杨许站在门口迎接,还是客气的说,

“杨大哥,怎么能让你来接我,找个人带路就行了”

“这有什么,大家是兄弟嘛,分什么这那的,部长今天很高兴,里面还有几个人,是部长专门为了给你引荐的”杨许笑呵呵的说道,二人一同走进酒店,边走边说,

“哦,?不知道陈老要给我引荐什么人?”言少扬问道。

“反正对你以后只有好处,进去了就知道”杨许和言少扬走到一个包间门口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桌子坐了六个人除了陈明和汪铭全言少扬认识外,其余几位老者都不认识,

“部长,少扬来了”杨许笑着说道。

“恩,小言,坐。”陈明笑呵呵的说道。

“陈老,汪老“言少扬跟陈明和汪铭全打了招呼,面向其他几位老者微笑的微躬身,算是打过招呼,几位老者也微微颌首,

“来,我先给你介绍几位中医界的泰斗,

这位是南方的闻人鹤,这是西方的古杰民,这是东方的杨不救,这是中原的沈思明,都是医学界的泰斗,被人称为中医五岳,”陈明一一介绍。言少扬也一一打招呼,

“陈老,既然是中医五岳好像还差一岳”言少扬问道,

“哈哈,这最后一岳我就不用介绍了,你们早就认识了”陈明笑着说道

言少扬把目光看向汪铭全,

“哎,惭愧,这中医五岳老夫受之有愧,昨天差点砸了北岳这个招牌,昨天要不是小言在,后果真不堪设想”汪铭全惭愧的摇摇头,

“汪老哥别往心里去,你这不是因祸得福收了个好徒弟嘛”陈明笑着安慰道,

“让小言收我做徒弟还差不多”汪铭全无奈道,

“小言,昨天做的漂亮,不但救活了患者,而且还顺带宣传了一下中医,好样的”陈明赞扬道,

“陈老过奖了,我只是做了该做的,”言少扬谦虚道,

“呵呵,我就喜欢小言你这胜不骄败不馁的姓子,适合做大事”陈明小酌了口酒笑道,

“这位小友,听陈老哥说,你的医术非凡,能起死回生,?”南岳闻人鹤捋了捋几根山羊胡笑道,

“老先生言言重了,只是昨天的病人得的是尸厥症,就是我们所说的假死而已,所以才被救过来,起死回生那小子可不敢担当”言少扬看向闻人鹤说道,没办法在这些老家伙面前一定要谦虚,即使你以前是大唐御医,可环境不同,位置就不同,

“呵呵,老夫倒是想见识见识小友的医术,看看传言是否属实”闻人鹤看向其他四岳,除了汪铭全没有表示,其他几位都是微微点头,

陈明也是微笑不语,今天既然把言少扬介绍给这几位老家伙,这些老家伙当然要验一验成色,不然你就算是卫生部部长介绍的也不行,

“不知道老先生想如何见识”言少扬知道这几个老家伙人在高位,并不会看部长得面子就要结识自己,要拿出真本事才行,

“你帮我号号脉,看我身体可有异常,”闻人鹤说着把手放到桌上,

言少扬没有马上号脉,而是先观察老者的面部,没发现异常,这才把手搭在闻人鹤的脉上,片刻拿下,说道,

“还请闻人老爷子把另一只手拿过来”。

“哦?。号脉一只手不就可以了吗?,怎么?,不敢确定?”闻人鹤语气并没有嘲笑之意,相反眼里还有点惊讶。其他几位也是微笑不语,只有陈明和杨许两人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言少扬。

“是不敢确定”言少扬没有否认,

“只要是对病人身体的问题,就要确定后才可医治,不然若是误诊那就是庸医了,”言少扬这时又把手搭在闻人鹤的另一只手,闭目沉思片刻,收回手笑道,

“闻人老爷子中气十足,脉搏稳健,五脏健康,神智清明,身体并无异样”

五岳相互望了望,眼里略微有些许失望,

“不过。”言少扬还未说完,

“不过什么?”陈明也看出几个老家伙眼里有些失望。不由紧张问道,

“不过闻人老爷子身体的五脏位置截然相反,心肝脾肺肾和正常人的位置恰恰相反,”言少扬笑着说道,这老家伙原来给我来这手,

“哈哈、、‘”这时汪铭全第一个笑了起来,

其他几个老者也是微笑点头,

“当时我们四岳也曾分别被闻人老头耍过,我号了七次才号出问题。

他们三个也都是五六次,最好的就是杨老头,号了四次,没想到小言你两次就能断定,”汪铭全大笑道。

“我第一次号脉的时候。闻人老爷子使了点小手段,所以我不敢确定,再号另一个手的时候。就确定了,”言少扬说道,

“哦,闻老头,有你这么欺负小辈的吗。你别为老不尊呀”陈明笑骂道。其他几岳也是纷纷对闻人鹤指指点点,笑骂不已。

“我不就是想考考这小伙子嘛”闻人鹤老脸挂不住嘀咕了一句。

“好了,你们几个老家伙看也看过考也考过,现在没话说了吧”陈明说道。

“小言的医术确实不得了。不知道小言师承何处?”杨不救问道。

“呃,家师是位山野闲人,并未告知弟子名讳,只告诉弟子要济世沧桑,行医为善”言少扬撒了个小小的慌,

“想来定是哪位世外高人了。只是没机会切磋探讨一下医术,着实遗憾”杨不救有点遗憾的说道。

“好了,杨老头你就别在那叹息了,这神医的徒弟不是在这嘛,你等赢了小言再说吧”陈明笑骂道。

“也对,以后有机会多交流交流”杨不救说道,

“今天闲话就说道这里,我们该讲讲正事了“陈明脸色郑重的说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