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最妖孽

第10章 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收藏书签 字体:16+-

吃过晚餐之后,有专门配备的服装设计师来给陈耀天量了下肩宽、臂长这些尺寸,将为陈耀天量身定做衣服,并且根据陈耀天的意见加入服装设计师的理念来设计出与众不同的款式。

像陈家这种大财团,只要稍微挑剔点的就会请专用的服装设计师来设计衣服,如此一来就不会有撞衫的嫌疑。当然过于专注这方面的人大多被冠以花花公子的名号,可是现在这么安排则表现出的是对陈耀天的重视。

“衣服没那么快设计出来,所以我已经预先为你挑选出了三款合适明天穿的衣服。”林妃樱说着拉开了陈耀天卧室的衣柜,口中介绍道:“GUCCI、GiorgioArmani、HugoBoss,虽然牌子不同但是这三款衣服风格很近似,各种尺码、颜色,你自己选吧。”

陈耀天走到衣柜前一看,不禁摇了摇头,虽然只是三款,衣柜里根据尺码和颜色分至少有十多件衣服。对于陈耀天来说,穿什么不重要,他并不在意这个。

看到陈耀天意兴阑珊的样子,林妃樱只好劝慰道:“你已经不再是出家人了,这身僧衣该换下来了。现在你的身份是陈氏财团的第一继承人,就应该……”

“我懂。”陈耀天无所谓的打断了林妃樱的话:“你帮我选一身吧。”

“我选什么你穿什么?”林妃樱俏脸绷得紧紧的,她心里边已经先入为主认定了这小骗子会跟自己找茬的,所以现在虽然陈耀天表现出毫无战斗力的样子,她仍然不肯相信这小骗子是认命了的表现。

陈耀天没回答,只是点了点头。他在意的不是穿什么,而是明天见面的那些亲人啊!

可是林妃樱并不能代入到陈耀天身上去,所以看陈耀天没所谓的态度她真想选件最丑最龊的给陈耀天穿上,可是去挑选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拿了自己最中意的一身出来。

这是一粒单排扣、窄领型的GUCCI黑色西服,垂感、质感、手感都相当不错,板型很好,穿上去很彰显气质。所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泥巴塑的佛像贴上金箔看起来也是佛光宝相的,这款西服也有同样效果,林妃樱相信就算是乞丐穿上也能像是个翩翩公子哥。

“就这身吧,搭配的衬衣、鞋子都全套的,穿好了就开门叫我。”交代完毕林妃樱便走出卧室在外间坐下来喝口水。

这三款衣服都是她提前去挑选出来的,以她的品位、格调,她相信明天带给老奶奶看的时候,一定会让老奶奶越看越喜欢。还有其他的亲戚,也肯定会对陈耀天刮目相看的。

这样一来,先从形象上达成了干爹的要求了吧。林妃樱总算是有种可以松口气的感觉,陈家同样有专用发型设计师,可惜现在陈耀天这样就不需要了,他这光头……不行就打点蜡,看着亮晶晶的也算是种风格。

林妃樱盘算着,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她马上站起身来迫不及待的进房想去看看自己精心包装之后的成果。

乍一看——哇塞!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林妃樱感觉就像是看到了灰姑娘穿上了水晶鞋,瞬间变成了光彩照人的美丽公主。

可是……怎么有点扎眼呢?

哪里不对劲?

林妃樱秀眉微蹙,再仔细一打量,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了。原来虽然陈耀天穿上了那一身GUCCI西服西裤,但是内衬却是一件小细毛线的薄毛衣,脚下是一双千层底的黑布鞋,手里还攥着一根玉石念珠,搭配他那本来就刺眼的光头,看起来真是不伦不类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吗……林妃樱彻底无语了。

“为什么不穿我给你搭配的衬衣和鞋子?”林妃樱勉强按捺住心头的火山不爆发,对陈耀天质问道。

“我这件白毛衣和布鞋也都挺好看的呀。”陈耀天说着爱惜的摸了摸自己的毛衣,这件毛衣和脚下的布鞋都是香客老婆婆和阿姨亲手缝制送给自己的。

虔诚的香客捐赠财物给寺庙僧侣是很正常的事情,而这对婆媳会每年都捐赠几批毛衣毛裤、布鞋、棉衣棉裤给寺里,比较特殊的是这对婆媳送的都是手工制作的,换句话说就是这对婆媳亲手做的。

而且自陈耀天有记忆以来,就年年都会见到这对婆媳捐赠衣物,从未有遗漏。这件事行德禅师在世时便曾对陈耀天说过,做善事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善事。所以陈耀天对这对婆媳香客十分的敬爱,这对婆媳也很喜欢陈耀天,每次来都会给陈耀天带点糖果点心。

陈耀天就没舍得换掉,僧衣是不能穿了,但是没必要舍弃所有的过去,更何况是如此珍贵的。

林妃樱饱满的胸口剧烈的跌宕起伏着:“但你这是手工的啊!”

“你给我穿的衣服也是手工的呀。”陈耀天说。

“那能一样吗?这可是GUCCI!”林妃樱真有种想歇斯底里的感觉,什么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就是啊!

“狗吃?什么狗吃?我觉得还没我这毛衣做工精细呢。”陈耀天还真仔细比较了下,做了断言。

“好吧,那这念珠呢?”林妃樱很无力的叹了口气,转换了话题,她觉得更关键的是念珠,穿着一身西服拿着念珠实在是够不伦不类的了。

念珠又称佛珠,分为持珠、佩珠、挂珠这三种,佩珠是戴在手腕上的,挂珠是带脖子上的,这两种平常人戴的很多,不信佛的也可以当饰品戴。可是陈耀天拿的是持珠,也就是用来记录念诵佛号、咒语数目的,并藉以约束身心、帮助修行、消除妄念、增加智慧、获得无良功德,属于和尚专用品。

陈耀天还拿着这持珠算是什么意思?莫非还打算着不行再回去当和尚?林妃樱气呼呼的想着。

“这是先师遗物。”陈耀天只解释了这一句,他相信林妃樱能够明白。如果林妃樱不能明白,那也就没有继续沟通的必要了。

于是第二天的上午,陈耀天就穿戴着这一身和林妃樱一起去见老奶奶了。

传说中陈氏财团陈家最大的长辈,相当于红楼梦里贾母的存在!

——————

感谢星空的物语兄弟的打赏,渝城实在是太热了,热的人根本静不下心来码字啊魂淡……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