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官道红颜

第36章 县长心动了?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六章 县长心动了?

何县长的出现,的确令人意外。

晚上他没带秘书,司机站在外面。

四十出头的何汉阳,身高一米七五,略显单瘦。他一进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陈燕机灵,立刻给县长倒酒,“何县长,请!”

何县长看了陈燕一眼,微笑着点点头,托起酒杯,对谭经山道:“经山同志,得知你今天晚上在这里吃饭,我可是特意赶过来的。这杯酒我敬你,希望你跟和我们安平的合作愉快。”

谭经山虽然以前在别人的煤矿里当矿长,可哪里受到过这种礼遇。一县之长,亲自给自己敬酒,光是这份诚意,已经很难得了。

顾秋见他有些紧张,悄悄地推了他一下。

谭经山肃然起敬,“何县长客气了,哪能让您敬酒,这杯酒,应该我敬您才对。”

何县长道:“远来是客,今天在酒桌上,没有县长,没有主任,大家都是朋友。我代表安平几十万群众欢迎你!来,干杯!”

谭经山勉为其难,把酒喝了。

何县长把杯子一翻,“谢谢!”

谭经山变得有些诚惶诚恐,很拘谨地道:“何县长请坐,请坐!”

陈燕拿起酒瓶,“何县长,再喝点吧?”

何县长摆摆手,“不了,我还有事。大家一定要尽兴,今天晚上这酒钱算我的。”目光瞟过顾秋一眼,“小顾啊,你把单买一下,回头找我报销。就不要让谢毕升同志私人掏腰包了。”

谢毕升的脸色,刷地一片苍白。

他跟顾秋在何县长心目中的份量,孰轻孰重,一目了然。谢毕升心道,难怪这小子如此嚣张,原来有何汉阳做后盾。

看来何汉阳此举,意在警示自己,不要打顾秋的主意。

念头闪过,谢毕升客气地道:“这哪行?今天晚上是我给谭总赔礼道歉,怎么能让县长您买单。”

何汉阳道:“说到道歉,我这个做县长的也有责任,让经山同志受委屈了。”

谭经山一脸腼腆,“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何汉阳道:“你们开怀畅饮吧,我先走一步。”

他来得快,去得也快。众人准备相送的时候,他挥手一扬,众人只得作罢。看着何汉阳的背影,谭经山早已经被臣服得一塌糊涂。

顾秋心里暗道:别看何县长为人低调,笼络人心的手段非同一般啊!

有他刚才这句话,谢毕升就是想动自己,恐怕也有些顾忌了吧!

晚饭后,顾秋送他回房间。

谭经山道:“何县长真是热情,顾秋,我是不是可以把合同给签了?”

顾秋就知道他的心思,被何县长这一手给征服了。但是顾秋有自己的想法,他对谭经山道:“合同可以签,不过一定要何县长出面,否则谁来保证你将来的利益?”

谭经山道:“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过份?”

顾秋告诉他,“如果你想保障自己将来的利益,你必须这么做。”谭经山明白了,“我懂了。那我就听你的安排。”

谢毕升想事成之后踢开自己,顾秋当然得留一手,如果这个合同是在何县长手里签下来的,不光自己的政绩能保证,谭经山将来的利益也有了保障。

谭经山当然明白这个道理,顾秋离开后,他还在心里道,这个小顾的确很老练,我差点就感情用事了。

为了不引起别人猜疑,陈燕比顾秋先回来。

她象往常一样,洗了澡,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等顾秋。

顾秋回来,洗了澡,陈燕就拿走了他换洗的衣服。

没有洗衣机,只能用手搓。

陈燕在洗衣服的时候道:“真看不出来,何县长还真有魅力。”

顾秋道:“那不是魅力,是手段。何县长远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低调。他是一只善于潜伏的狼。”

陈燕瞪大了双眼,望着顾秋,“那你是什么?”

顾秋笑了起来,“我算什么?在安平这圈子里,我屁都不是。”

“屁有你这么可爱?”陈燕就吃吃的笑,那模样煞是好看极了。

谭经山的投资,终于定了下来。

只不过他要求何县长到场,亲自参加这个签约仪式。

此次总共投资六百万,建立安平煤矿。在此之前,安平县并不是没有煤矿,有,但都是国企。

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的市场冲击,两大国企煤矿早已经支离破碎。安平煤矿算是安平县第一家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私人煤矿。

说它是第一家,主要是煤矿的投资规模和规范化,当然,那些小煤矿不计在内,因为那些小煤矿都是没有正规手续的非法煤矿。

对于谭经山的要求,何县长倒是爽快,一口应承下来。

六百万的投资项目,在安平招商史上,打响了第一炮。也意味着安平县从此结束了零招商时代。电视台和报社,对这件事做了极为隆重的报道。

何县长发表了电视讲话,谢毕升就站在他的后面,露了一个脸,笑得*都开花了。

签约的那个晚上,在谢毕升的安排下,还特意搞了一个舞会。何县长平时极少喝酒,今天也喝了几杯。

舞会开始,他就离开了。

伍秘书看到他今天兴致不错,劝何县长,“跳一曲再走吧!”

何县长摆摆手,“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就不参与了。”

其实体制内那些喜欢跳舞的,大都是中年老男人。

伍秘书道:“县长说笑了,您这年纪,日正中午。男人四十一枝花,你这枝花才刚刚开放。”

何县长就笑了起来,说小伍你真会说话。

车子开到半路,何县长突然问起,“招商办刚才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伍秘书道:“好象是叫陈燕,招商办公室主任。”

何县长道:“酒量不错!”

伍秘书心里一动,目光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后面的何县长。可何县长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伍秘书在心里暗道,仅仅是酒量不错吗?人也不错啊!

何县长四十出头,中年丧妻,一个人带着女儿过日子,这些年也不见他再娶。他刚才看似无意的几句话,让伍秘书悄悄地记在心里。

明天我再抽个时间,好好了解一下这个陈燕。

PS:感谢ycab5511173,13750888188,开宝马偷葱,何处,闲人一个个,AOMILU六位兄弟打赏!今天老妈生日,回家一趟,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