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官枭

第047章 过早开启的罂粟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047 章 过早开启的罂粟

将关董平和张妍安排在厂里的招待所住下,象征意义地请他们吃了顿饭算是接风洗尘,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却又被姚玉死拉活拽地拿着小板凳到球场去看露天电影,那蚊子多得耳边就听只听见嗡嗡声,放的又是那部老掉牙的“追捕”,沈放实在没什么兴趣,干脆就趴在姚玉肩膀上打瞌睡。

起初还有蚊子咬得他难受,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再睁开眼整个球场空空荡荡就剩他和姚玉两个人,姚玉正拿了把扇子满头大汗得给自己摇着,脸上居然少有得露出得意甜美的笑容,浑然不觉着累,也没察觉沈放正偷偷看着她潮红的脸庞。

这个夜很是安静,有一点点燥热却并不让沈放觉得讨厌,他假装继续磕睡,手却放肆大胆地楼上了姚玉的纤腰,嘴巴鼻子小心翼翼地往姚玉脖子上凑,闻着淡淡的幽香,感受着姚玉的体温和有些急促的心跳,沈放忽然动情地一下将姚玉扑到在了沙地上。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没有半点惊慌,反而带着兴奋和期待望着自己,那桃红色的双唇微微噘着,划出一道美丽诱人的弧线。

双手护在胸前,姚玉咯咯笑着想要从沈放腋下钻出来,却被蛮横地给压住了腰肢,不由羞恼道,“刚才趴在人家肩膀上睡得跟死猪似的,现在醒了还要欺负我?”

迅速低下头在姚玉的额头吻了一下,只觉得她额头烫得厉害,眼睛闭着,睫毛微微颤抖,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沈放更是食指大动,右手很快顺着宽大的蝙蝠衫滑了进去,贴着她柔滑纤细的腰肢,感觉就像在抚摸一块温润柔和的美玉,那感觉不是简单的舒服可以形容的。

深深吸了口气,沈放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姚玉,缓缓低下头去亲吻她紧闭的双唇,哪怕曾经无数、哪怕曾经巫山几度,鼻尖感受着姚玉滚烫而急促的呼吸,唇间传来那微凉甜腻的香滑,沈放感觉体内一道电流冲上脑海,舌头控制不住地钻入姚玉的双唇之间,右手也挣扎着想要突破阻扰接近那含苞待放的。

“嗯,嗯……”姚玉激烈地扭动着身子,嘴巴却仿佛黏住了一样,怎么也无法离开沈放的嘴唇,却也固执地咬紧着牙关,仿佛很是害怕沈放的舌头会钻进自己嘴巴里。

感觉沈放的右手像一团火在胸口燃烧,烧得自己努力抓着他的双手也软弱无力,姚玉不得不羞涩地睁开眼睛,求饶似的看着他,仿佛妥协般,姚玉牙关轻启,香舌胆小而又灵巧地跟沈放缠绵在一起,这时一阵阵从未有过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她的心理防线,始终坚持护着胸口的双手也软软地松开,情不自禁地勾着沈放的脖子。

她的身子在沈放的亲吻和抚摸下微微颤抖着,就像这夜色中悄悄绽放的花朵,妩媚娇柔而又让人迷恋不知身在何处。

尽管那晚两人的缠绵仅限于亲吻和有限制的抚摸,但却让久经战阵的沈放有种极其特别的幸福快感,上辈子虽然和姚玉在妈妈面前拜了天地,但事实上这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沈放甚至连她的小嘴都没亲过。

姚玉是一株能蛊惑众生的罂粟,直觉告诉沈放,他可能过早开启了她的魅力,在随后的两三天,姚玉一大早就跑来,到很晚才走,还时不时乘着妈妈爸爸不注意,偷偷亲一下自己的脸蛋,搞得沈放几乎无法将心思转移到别处,只要姚玉出现在他眼前,内心的萌动就无法控制,到最后实在没办法,干脆在一个中午将姚玉拉到**好生羞辱了一番,吓得她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就跑回了家,好几天没敢露面。

根据这些天关董平和张妍摸底调查的情况来看,红太阳机械厂的状况比沈放预想中的还要糟糕,整个机械厂已经完全被赖家义挥霍掏空,负债更是高达两千五百多万,几乎抵充了其固定资产的总额,而南山区政府回馈来的消息更是可笑,这家拖欠职工工资濒临破产的企业,今年上半年竟然虚报利润上交了税款九十八万,还在区大会上获得表彰,更是被称为南山区政府财政所谓的支柱,虽然人人都知道它迟早是心腹大患,但这皇帝的新衣,却也没人愿意去揭开剥落。

关董平跟赖家义和南山区政府目前也有了初步的接触,表达了协助政府改制机械厂的初步意向,但似乎赖家义的兴趣不甚大,反而是南山区的区长多番暗示可以尽快进入实质商谈阶段。

傍晚,下着蒙蒙细雨,昏黄的路灯光影婆娑,映着坑坑洼洼的路面雨水似乎滂沱。

打着雨伞走在这衙前口的小巷,表情悠然的沈放觉得这儿仿佛与世无争的桃源,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安详,可当他还未来得及仔细品味,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传来,瞬间将桃源幻境生生敲破,剩下的还是那世俗的纷扰嘈杂。

快走几步转过巷口,沈放瞧见左宏斌家门口聚集着不下二十人,一个个神情激愤的叫囔着什么,而左宏斌则站在石阶上喊着话,风雨中遥遥只听见他重复了好几次的“不要冲动”。

“难道机械厂又出事了?瞧他们这愤怒的模样,难不成赖家义又有新的败家举措?”

沈放急忙跑了过去,刚要跟瞧见了自己的左宏斌打招呼,猛然发现他身后的木板上躺着一个不断发出呻吟的老汉,而屋里七七八八还有不少打着绑带的老人,多少都挂了点彩。

沈放穿过众人挤到左宏斌跟前,看了木板上的老人一眼,低声问道:“左叔,这是出了什么事?”

“唉,别提了……”左宏斌摇摇头,实在顾不上招待沈放,俯下身子劝那老人道,“师傅,你就别倔脾气了,还是让我送你去医院吧,这要万一落下什么病根,那可怎么得了。”

老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角裂了尚在淌血,他却满不在乎地用手背一抹,激动地说:“你别管!我决心已下!豁出这条命去,也要将赖家义这个畜生拉下马来!”

“师傅,你这样,你这样也未必有用啊……”左宏斌伸手想要去扶他起来,却被一把推开。

“不拼一拼怎么知道没用?”老人双眼一瞪,猛地拍了一下木板,“我们不拼命,抗战那时候机械厂就被鬼子给端了!我们不拼命,机械厂都不知道被国民党的特务炸了多少回了!我们不拼命,我们不拼命,难道就看着机械厂毁在赖家义这个畜生手里?党是好的,改革开放也是好的,只是现在千头万绪,还没顾得上这些,但我们要让党和国家知道,现在机械厂有这么个蛀虫,正在不断蚕食国家的财产,我们要让党和国家知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