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明朝第一弄臣

第39章 惊到极处更无言

收藏书签 字体:16+-

被谢宏选中那人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多人,居然就这么巧选到了自己?是巧合吧,应该是,这个小主簿上门那天自己没在家,他应该不认识自己才对。

这人身材颇为魁梧,虽然比不上二牛这样的怪物,在普通人中也显得颇为可观了。见他发愣,谢宏微笑着点点头,又确认道:“对,就是你,这位兄台,恭……”谢宏把后面的台词咽了回去,呃,又差点学那些娱乐主持人了。

这人身边霎时间就空了一圈,无数艳羡的目光把他给包围了。众人都琢磨着,长个大个真是占便宜啊,不然这么多人,怎么就选中了这个傻小子。嗯,张二牛个头也很大,难道谢大人就喜欢比较魁梧的?这个爱好,啧啧……

谢宏当然是冤枉的,他选定这人,只是因为这人是顾家派出来的,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谢宏清楚得很,自然要让顾家派来的人看个仔细了。

至于这人觉得谢宏不认识他,那就更简单了,谢宏不认识,可还有马文涛这个探子啊。马文涛一直盯着顾家,别说人,就算顾家出来一只猫,他也是看在眼里的。所以谢宏才一定要等到二牛看见马文涛,才正式出场。

顾家这位是家丁,当然也姓顾,单名一个全字。北庄县很少有人认识他,因为他负责的是顾家在外面的生意。一月前,谢宏曾去顾家求医被拒,顾家也知道得罪了人,当时没放在心上,可如果这个时候上门,很可能会被羞辱。

顾御医在太医院已经不得志了,哪里肯轻易在老家也把面子折了。所以这次顾家也没敢贸然上门,只打算派人先看看东西再说。顾御医想着这小县城能有什么宝物,没准儿只是乡野村夫们胡乱传言罢了。曰前上门的那个小主簿还不是被哄传成文曲星转世?哼!

刚好这个顾全回家报账,顾老爷觉得这人常年在外,比在家里的这些能多些见识,更兼还是个生面孔,就把他派了出来。只是顾家万万没有想到,谢宏技高一筹,早就做了布置,所以,这顾全还当自己多隐秘,完全不知道他已经完全暴露了。

顾全不愧大户人家出来的,虽然惊讶,却举止从容的走了进来,当然看在知情的谢宏等人眼里,就变成傻乎乎的走进陷阱了。

顾全施礼道:“能被谢大人选中,小人真是三生有幸,不知小人应该怎么配合谢大人呢?”他心里也很有几分期待,他家老爷的吩咐是:如果真是异宝,那就回去报信,与此同时,若是能给那个小主簿添点乱就更好了。

现在就是机会了,见识了这宝塔的神异,顾全已经确定这宝贝的价值了。他也打定了主意不好好配合,给谢宏添点乱,这样以后家里来买这宝物的时候,也好压价啊。

他眼珠乱转,哪里瞒得过谢宏。谢宏也不理会那么多,突然问道:“这位兄台,你可知道寺庙中除了木鱼,还有什么吗?”

“大人的意思是……”顾全很迷茫。

“当然是钟了。”这个可是九戒禅师的本行,和尚在一边大声喊了出来。

“不错,就是钟。”谢宏一拍手,然后指着二牛手中的木槌,淡然道:“你只需用这木槌敲击塔顶,就可以听见钟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大哗。

要说这七宝玲珑塔精巧,众人都已经毫不质疑了;神妙,大家也都眼见耳闻了。可是说这塔能当成钟来敲?谢大人别是开大伙儿玩笑呢吧?

先不说这塔能不能禁住木槌敲击,要知道,越精细的东西可是越不结实的。就单说钟声,谁还不知道啊,那钟越大,敲起来才越响。这塔作为工艺品倒是很不小了,但是比起寺庙里的钟,还是太小了一点。

北庄县的庙小,可是那钟也比这塔大,更别提那些名山大庙了。更何况,这钟还是在塔里面的,那些敲木鱼的和尚都是机关驱动,想必已经占了很大的空间了。里面就算放一口钟,那能有多大?

“不错,就是钟声,你只管敲便是。”面对众人的质疑,谢宏依然云淡风轻的模样。

顾全很犹豫,若是家里对佛宝没需求,他倒是没什么可想的,用尽全力敲下去就是了,反正敲坏了也是这个小主簿活该,谁让他不知死活的让自己敲?可是……

这佛宝可是关系的老爷升官的事情啊,要真是一下敲坏了,难保老爷不怪罪到自己头上,怎么办?刚刚还很兴奋的顾全心里开始骂娘了,怎么就赶上了这么一个差事呢,原本只是看看热闹而已,怎么突然就变成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了。

无视他的犹豫,谢宏催促道:“这位兄台,赶快啊,大伙儿可都等着听响呢。不用担心砸坏了,大家都做个见证,砸坏了谢某也不会追究,你放心动手便是。唉,长得这么高大,原来却是个绣花枕头。”

不看谢宏的表情,光听这话,恐怕会把他当成正催促伙伴赶快放鞭炮的小朋友,而不是一个成年人,更不是一个正要别人用槌子砸自家宝物的人。

“让你敲,你就敲,挺大一个男人,怎么象小姑娘一样扭捏。”见顾全还是犹豫,旁边有人忍不住了。一下跳出来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跳出来的正是算命陈先生和九戒禅师,谢宏一瞅这俩人,很有几分感叹,冤家也是知己,这话还真是不错。

这俩人可没谢宏这么悠闲,一见跟仇人说了同样的话,都是大为郁闷,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起来。

“你这秃驴,怎么学道爷的舌,不怕你的佛祖降罪,给你下到拔舌地狱吗?”陈观鱼跳出来,自然是力挺谢宏的。作为谢宏在北庄县的头号粉丝,陈先生对谢宏的任何决定,都是完全拥护的。

“明明是你这牛鼻子学佛爷,佛祖降罪也是降到你头上。”和尚巴不得那个傻大个一锤子下去,佛塔就土崩瓦解了呢。没了这个佛塔,看那个牛鼻子还得意什么?星君下凡?我呸。

这两个活宝像是说相声一样,谢宏津津有味的看着。这时,人群里忽然响起一阵惊呼,谢宏闻声转头,正见那个傻愣愣的家伙高举木槌,往宝塔砸了下去。

人群中不少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看见如此神奇的一件佛宝,就这么被砸成稀烂。砸不坏?怎么可能砸不坏,那个傻大个那么魁梧,又是抡圆了砸下去,别说一件工艺品,就算是一个木桩子,恐怕都要砸掉一块,真是罪过啊,暴殄天物呀。

“咚!”木槌落下,一声闷响,没有想象中的碎裂声,反而……

“咣……”暮鼓晨钟,秋鸿春燕。

钟声应槌而起,声音浑圆厚重、悠长旷远,久久的,回荡在街道之上。

所有人,包括刚刚还互相谩骂的两个活宝,都安静下来,就那么静静的,傻傻的,看着那座宝塔。

谢宏当然不一样,他对自己作品当然有信心,所以脸上依然挂着那副云淡风轻的笑容。其余的,就连见过这宝物的效果的二牛都有些发愣,尽管是第二次见到,二牛还是觉得这钟声美妙极了,让人听了就很想……美美睡上一觉。

还有一个人虽然是目瞪口呆,全身颤抖,不过他却不是因为钟声,而是……

顾全用力攥了一下拳头,然后一拳砸在谢家的院墙上,那院墙本来就有些破败,他一拳下去竟然砸掉了一块青砖。力量还在啊?可是刚刚是怎么回事,他更疑惑了,虽然手上已经流血了,他却是全然不觉。

顾全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刚刚被两个活宝一吼,再加上谢宏语带讥嘲,他心头火起。觉得反正谢宏有言在先,砸坏了也不追究,他索姓使足了力气,就那么砸了下去。反正老爷不待见这个小主簿,砸坏了看他的哭丧脸也是不错。

却不想,不但宝塔没坏,钟声也想起来了……这么大点的宝塔怎么可能发出那么大的动静啊?这钟声浑厚悠远,几乎都不亚于很多大寺庙的钟了,但是那些大庙的钟都是很大的,足能装下两三个人的大钟啊。

顾全彻底迷茫了,他后面关于钟声的疑问,旁观众人也是一样存有。前面的神迹已经让人无话可说,但好歹还能勉强解释说是机关精妙,那现在这个……

陶醉在钟声中的人纷纷清醒过来,却没有惊叹,也没有欢呼,更没有质疑,众人俱是无言。

——————————————

第三更奉上,小鱼继续鞠躬作揖,感谢支持,恳求推荐。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