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侯门嫡秀

第49章 登门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9 章 登门

萧怀素心里不是不介意,可是她介意又有什么办法呢?

自从高邑县主嫁进萧家后,凭着这一层关系萧家也迟早会走到这一步的,就算杜家人怎么不愿意,这也是事实。

临到进了杜老夫人的院门前,萧怀素才又嘱咐了秋灵一声,“这事外祖父自有定夺,回去后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秋灵目光一闪,还是小心应了一声“是”。

而在萧怀素得知这个消息后还没有出一个月,萧夫人便带着萧怀柔以及萧怀畅登门拜访了,看那架式是已经搬到汴京城居住了。

与去年不同,萧夫人满脸红光,高耸的发鬓上插着一只赤金百花蔓草缠绕着的海棠花发簪,花蕊垂着宝石的珠滴,微微一动间便是莹光璀璨,身上一件镶金边绣云鹤花草纹的大红衣裙,看起来端庄又喜气,连走路似乎都带着笑。

萧怀柔则身穿浅粉色绣白玫瑰绢制襦衫,腰上系了一条橙红色的烟纱散花裙,惯有的温柔笑容挂在唇边,虽然是庶女出身,可那通身大方优雅的气度似乎比起一般嫡女也不遑多让。

萧怀畅是一身湖蓝色的百蝶穿花裙,发上缠了水晶珠链,倒是多了几分俏皮与娇美,见了面便先对萧怀素眨了眨眼,眸中显得兴致勃勃。

萧怀素一身雪白素锦长裙,就那样含笑站在杜老夫人身边,看着萧夫人带着两个女儿上前行礼,整个人仿若一潭静水一般,由内到外都透着一股娴静的气质。

“都是自家亲戚,还客气什么!”

杜老夫人虽然这样说着,但身形依然是半点不动,安稳地受了萧夫人的礼数,就算对方是侯爷夫人,按辈份也是该向她见礼的。

萧夫人又与王氏互相见了礼,母女几个这才落坐,便有丫环端了茶水来,上好的信阳毛尖沉浮在茶蛊里,浓郁的茶香飘散开来。

端着茶水润了润喉咙,萧夫人这才笑着开口道:“前两日才在这里安顿了,今儿个便马不停蹄地赶来拜访,还不是家里两个丫头想三丫头了,这便来看看她。”说到这里话语一顿,又将萧怀素看了一看,目光一闪,“四岁的姑娘,果真是不一样了!”

岂直是不一样,那通身的气派晃眼间让她想起了当年的杜伯姝,只是小姑娘眸中漆黑点点,仿若一汪潭水,竟然让人有些看不透了。

萧夫人便想起萧怀柔曾经说过的话,心下也有了计较。

萧怀素这才笑着上前见礼,“大伯母能来怀素自然是开心的。”又上前来拉了萧怀畅的手,“二姐,我可想你了!”两姐妹亲亲热热地拉起了小手。

“只是想你二姐,就把你大姐给忘记了?”

萧怀柔眼波婉转,笑着插进话来。

萧怀素转头看了萧怀柔一眼,笑容略微淡了淡,“大姐还是如从前一般明媚动人!”

萧怀柔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去,还是萧夫人捂唇笑了一声,“瞧这小嘴甜的,还是老夫人教的好!”

杜老夫人不太热络地点了点头,端起茶水来抿了一口。

王氏见状便笑着说起了其他,“还没恭喜侯爷得了光禄寺寺丞这个缺呢,如今走马上任到了汴京城,咱们两家交道便利了许多。”

“不过是个从六品的官职,当不得什么好!”

萧夫人摆了摆手,虽然嘴上说着不好,可眸子里却是满满的得意,谁不知道那是个肥差,如今落到了萧家人的口袋里,那得羡煞多少人。

“萧夫人过谦了!”

王氏也就嘴上客气一下,瞧了萧夫人那做派抿唇笑了笑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屋内一时静默无言,萧夫人好似也觉出了几分尴尬,转过头便夸起了杜延云与杜延玉,“早便知道杜家有对姐妹花,从前倒是无缘得见,今日见到你们家云姐儿,可是一下便将怀柔给比了下去,看看玉姐儿那贞静的模样,我看着也比怀畅那个野丫头来得好!”

王氏笑着谦虚了两声,萧夫人的两个女儿确实是比不上杜延云姐妹,她心里自然是雪亮的。

萧怀柔微微咬了咬唇,面上却还强自带着一丝笑意,只是目光有些不甘地转向了杜延云那方。

萧怀畅却是毫无所觉,已是亲热地与萧怀素话起了家常,若不是长辈们都在坐,她恨不得躲在一旁去说自己的悄悄话。

萧夫人看了一眼萧怀畅那方,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若不是女儿与萧怀素关系还好,她还真不好意思登这个门,不过如今丈夫在京中为官,杜老太爷的势力又遍布朝野,她不这样拉近关系,拜拜码头,万一杜家人在背后使坏怎么办?

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官职,可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出了岔子!

是,高邑县主托着大明公主向皇上那里求来了这个面子,可之后呢,这母女俩又不能管他们一辈子,他们紧着的还不是萧逸海那方,所以萧逸涛在汴京虽然得了这个官位,可要怎么打拼怎么上位还要他们自己谋算才是。

萧夫人正在庆幸两家人之间的关系能够因此而得到些许修补时,萧怀素的声音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且是带着一脸孩童般的好奇与天真,“大伯母,听说我又多了个妹妹,可是真的?”

萧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是一僵,又看了看杜老夫人沉下的面色,王氏不觉间抿紧的唇角,心下不由暗恼,却又知道这事到底是瞒不住的,便尽量和蔼地回道:“可是你二姐告诉你的?”说着已是斥责地瞪了萧怀畅一眼,“这丫头就是管不住嘴,不过……县主确实生了个女儿,就在上个月十七……”说完已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杜家众人的脸色。

杜老夫人唇角便升起一抹嘲讽的笑来,成亲六个月产子,这样的丑闻只怕高邑县主想捂也捂不住,就看这股风怎么吹了!

王氏却是略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原本萧老夫人还盼着县主给她生个孙子,真是可惜了……”这话语里有多少真心实意的惋惜,又有多少幸灾乐祸的嘲讽,萧夫人略微一想便能品出味来,又听得王氏话峰一转饱含深意道:“不过萧家也不缺这嫡子嫡孙继承家业,萧夫人你说是吗?”

萧夫人目光一亮,唇角的笑容顿时便深了起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