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腹黑首领的甜心boss妻

第36章 母女相认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6章 母女相认 飞库网

李大志身后的罗浩东此刻几近颓废,他用恳求的语气道:“桐桐,爸爸对不起你,但无论如何你要去见一面你的妈妈,她时间不多了。爸爸是三天前才知道有你这个女儿的,桐桐?”罗浩东的眼里已经雾气朦胧,喉咙哽咽了。

方月娥祈求的眼神看着李叶桐道:“桐桐,当年的事情不能怪他们,那个年代他们也是不得已的,妈妈求你了,你妈妈可是个好女人呐?妈妈不希望你遗憾呐?”方月娥对着李叶桐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李叶桐和方月娥、李大志在罗浩东的带领下,由罗浩东的贴身警卫方平载着他们奔往市区的一家疗养院。方平马力加足很快到达了疗养院。

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他们进了病房,先是罗浩东进病房里间对着躺在病**瘦骨嶙峋的人轻声说:“青杨,我把我们的女儿找到了,她和李大哥一家来看你了?”

叶青杨慢慢睁开了眼睛,嘴唇动了动,一个痛苦的微笑道:“浩东,我的样子能见我的叶桐吗?”

罗浩东把她轻轻抱起靠在床帏上,“来,整理一下头发,就可以见了,女儿很漂亮,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叶青杨嘴角轻轻扯动了一下,“真的?和你不像吗?”

罗浩东苦笑道:“也像,但像你的多一些!”

罗浩东头伸出门外道:“桐桐,和你爸妈进来吧?”

几人相望,除了吃惊便是泪眼婆娑,叶青杨皮包骨头,嘴巴颤抖着,她示意罗浩东扶她下床。方月娥急忙上前一把拉住叶青杨痛苦道:“不用起来了青杨,你躺着说话吧?桐桐,快过来,过来啊?”方月娥招呼着站在门口发呆的李叶桐。

李叶桐一个激灵道:“哎~”她小跑着过去弯腰看着躺在**的叶青杨,叶青杨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摩挲着,泪珠已模糊了整张消瘦的脸。她嘴巴颤颤巍巍道:“桐桐~妈妈~对不起你~”

李大志在身后轻轻掖了掖李叶桐的胳膊,道:“桐桐,快叫妈妈,叫妈妈呐?”

李叶桐使劲拧着眉心,睁着大大的眼眸看着那张跟她及其相似的脸,眼泪、鼻涕全顺着她的脸颊和下巴往下流。

方月娥拉着李大志低声道:“我们先出去吧?”

病房内只有罗浩东和李叶桐及躺在病**的叶青杨三人。

叶青杨拉着李叶桐的手,吸着鼻子,苦笑交加道:“真没想到~临了了~真见到我的女儿了,老天真是有眼呐?~”说着叶青杨抱着李叶桐又是一阵抽泣。

“妈~”李叶桐从她的自己的衣领里拿出了挂在项链上的一枚指环,放在叶青杨的眼前,她轻轻的一声呼唤,叶青杨和罗浩东都惊喜的看着对方!

“哎~桐桐~妈妈想了你二十八年了,孩子~”叶青杨抬手轻轻触摸着那枚指环,闷在心里二十八年的结打开了,她这一高兴倒是整个病情好转了许多。

李大志和方月娥与罗浩东、叶青杨四人聊了一些二十多年的人情变故。

欣喜的是方月娥和李大志把李叶桐的亲生父母找到了,当然对面临着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人世的叶青杨而言更是上天对她的恩赐!但让他们都感到惋惜的是,叶青杨竟然是一个人孤苦到终老都没和她爱了一辈子的罗浩东走到一起。这对初遇亲生父母的李叶桐来说更是多了一种痛苦,她依然是个私生子,因为她永远都不能让人知道她是罗浩东的女儿。

三天多来马不停蹄的寻找李大志一家下落,使罗浩东整个人老了好几岁,面对二十八年曾未某过面的女儿他除了愧疚更是对她们母女的亏欠。但作为戎马一生的他来说也是不公平的,当年所有的一切他罗浩东都是一无所知,更何况那种环境下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叶青杨握着李叶桐的手,吃力地说道:“桐桐,无论如何都不要恨罗浩东,他这辈子也不容易!妈妈~能见到你已经是万幸了,如果~没见到你~就这么走了,那才叫死不瞑目呢!”叶青杨一手拉着李叶桐一手拉着方月娥,脸上平静的笑容看着罗浩东和李大志。

“月娥姐、李大哥~如果有来世~我叶青杨给你们两口子做牛做马~来偿还你们一家人的恩情~”叶青杨说着把方月娥的手捏得更紧了。

方月娥忙擦把泪,道:“青杨,你别这么说~桐桐即懂事又聪明,我们真的没费什么心,也没让孩子享一天福。再说,你的病一定会好的,我想罗浩东那么有能耐,他一定有办法的,你别说话了~省点力气配合医生的治疗吧?”

叶青杨握着方月娥的手,微微一笑道:“我自己的病我知道~只要我的桐桐~她好好的,我就不用这么硬撑着了~咳咳咳~”

一直傻愣愣地杵再那里发傻的李叶桐突然抬头,笃定道:“妈~我想您可能是太想我了,现在我就在您面前呢!您一定会好起来的,相信我,我以后来照顾您!”说着李叶桐把叶青杨和方月娥的手放在一起,故意俏皮地一笑,道:“我呢~是要照顾两个老妈、老爸的人哦!我最幸福了,嗯?”方月娥最了解李叶桐了,她很配合地说道:“就是,等我们桐桐出嫁的时候啊!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在旁边,看谁还敢欺负我们家桐桐!”

叶青杨摸了摸李叶桐的头,望着方月娥道:“桐桐~有男朋了没?”方月娥看着李叶桐,李叶桐咬了一下唇,抿嘴一笑道:“有的,妈?”她对着方月娥的眼睛看。方月娥也是笑着道:“就是啊!不知道那孩子什么时候有时间,让他过来让你妈妈看看就好了?”因为罗浩东已经给李大志和方月娥说过叶青杨的情况了,她的时间不多了。一个肺癌晚期的人,竟然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在癌症史上是一个奇迹了!而支撑她走到今天的唯一信念,就是无论如何要找到李大志和方月娥,她要知道她当年冒着生命生下的小叶桐到底还在不在人世?

主治大夫为了不影响叶青杨的休息,他要求家属不要让她太长时间消耗能量,她今天的说话时间太长了。大家在大夫的要求下离开了病房,李叶桐拉着方月娥的手,道:“妈,您和我爸先回去别来回跑了那么远,我留下来照顾她,我会随时和你们联系的,你们看行不行啊?”

方月娥慎怪道:“这孩子,当然行了,就是你不这样说,我和你爸也会这样做的!”

“谢谢妈、谢谢爸!”方月娥和李大志都爱怜地摸摸李叶桐的头,道:“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哦?”

李叶桐抿嘴道:“知道了,有什么事,我们随时电话联系!”

罗浩东让方平送李大志和方月娥回了白杨街。罗浩东和李叶桐在叶青杨的病房里长谈了许久,罗浩东觉得他好像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这么想和人说话而且还是乐此不彼。人世间最亲的亲情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虽然李叶桐始终不肯叫罗浩东一声爸,但罗浩东觉得他的人生已没有了遗憾,唯有的是对叶青杨和李叶桐的愧疚。对于女儿来说,他或许有机会补偿,可是叶青杨,他将很快就与她阴阳两隔了!

叶青杨靠在李叶桐的怀里,瘦骨嶙峋的手指摸着女儿的脸颊,是那么的不舍和依恋!她静静的微笑着,没有一滴眼泪和一丝幽怨,“桐~桐!”

李叶桐一个机灵,道:“嗯?妈!”

叶青杨抿嘴一个浅笑,那一抹笑容抹去了曾几何时无数寂寞芳华,“不要恨爸爸、妈妈,好吗?”

李叶桐点头“嗯~”一声道:“不会的妈,桐桐只想用一分一秒的时间去爱您!”

叶青杨抿嘴道:“当时的形势和妈妈的处境是我不得把你托付给你的李家爸爸、妈妈,妈妈不是故意不要你的!”

李叶桐抿着嘴角,抱着叶青杨,“妈,我知道,您什么都不用说了,少说话会好点,爸爸、妈妈对我那么好,我感激还来不急呢?无怨无悔,您就不用自责了,您在那么艰难地处境下能给我生命已经是了不起了,其实这么多年来最苦的人是您,我从没觉得自己苦反而觉得我很幸运,嗯?咱不说话了,妈?”

叶青杨点点头,“桐桐,你是真的这么想的吗?”

李叶桐一个阳光开心的浅笑,“真的~妈!”

叶青杨捏捏李叶桐光滑的脸颊,“桐桐,明天,把你的男朋友带来让妈看看,妈就瞑目了,可以吗?”

李叶桐“嗯~”一声道:“我~给他打电话说吧?您先别说话了,哦?”

叶青杨已经能扛过三天的时间让那里的医生护士都感到震惊和奇迹了,她已经拒绝再打营养针和抗生素了。李叶桐时刻不离得地鞍前马后照顾着。罗浩东每天都会离开几个小时,他随时都和叶青杨的主治医师联系询问情况。

叶桐会馆的电话都快把李叶桐的电话打爆了,她要么不接,要么就长话短说根本就顾不上会馆的事情了。可李丽告诉她说:“会馆的一个高级VIP客户把他们投诉到工商局和消协了,说是他们会馆的冬春夏草SPA浴里的夏草是假的而且还说是有的夏草都长虫子了,人家是证据确凿,客户还把虫子都带到消协去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