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腹黑首领的甜心boss妻

第39章 失控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9章 失控 飞库网

李叶桐和李小桐都抓住李越的小辫子道:“那你呢,大哥?我们可是想嫂子想疯了哦?”李大志和方月娥也跟着道:“就是,要说啊,还是小桐省心,早早和张翼结婚生孩子,看他俩现在多好啊?来这最好的东西都要给张翼和妮妮!”方月娥给张翼又是夹鱼又是夹虾的。

李越一脸黑线,“我算是听出来了,这好不容易回趟家,怎么这么不招人待见啊?我尽快就走!”

李大志发话了,“你敢?先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了再说?”

李越“咳咳咳”道:“爸、妈,不是我不找,是真的没碰上合适的人,你们说咱家又不是什么一方富豪,我还在那儿矫情呢?真是没有合适的人~”

“那这次就在A市找,不行就回老家找?”李大志这次真是拿出了大家长的风范了。

方月娥瞪道:“真是老糊涂了,老家哪里还有他这么的大姑娘?真是的?”

李叶桐不紧不慢道:“爸、妈,都别急吗?反正我哥是晚了,咱也不急这一时啊?我哥呢又帅又有能力,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副营长了,有什么好着急的?缘分不到,婚姻大事吗,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嗯?”

“就是就是~”大家附和着算是给李越一个合理的台阶下了。

一大早李叶桐到会馆里给大家开了简单的晨会,她就通知李丽和付小君及店长和培训师到会馆附近的一家酒店,边吃边给她们安排了一些事宜。

事情安排完了,正准备开吃呢!李叶桐的电话又响了。她一看,起身到门外接听,“喂,怎么了?”

“阿姨明天下葬,你今天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没?”吕飞的车子就在她们开会吃饭的酒店楼下停着。

李叶桐道:“没有,都已经安排好了,谢谢你!”

吕飞抿嘴道:“你~忙完了没?我在你开会的酒店楼下等你,你下来我~有事!”

李叶桐给大家叮咛了一番就急匆匆下了楼,吕飞带着大大的墨镜斜倚在车门上。

“你还好吗?”吕飞看着消瘦了一圈的李叶桐眉心紧邹着。

李叶桐淡淡道:“我没事,谢谢你!你~什么事?”

吕飞拉开车门,道:“上车,一起去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聊?”

陆坤从司令部出来直奔叶桐会馆,得知她在附近开会就驱车赶往酒店。刚到就看见李叶桐上了吕飞的车子。陆坤阴扈不定的眼神看着吕飞的车子疾驰而过。

李叶桐的电话声使诡秘的车内气氛稍稍缓和了一点。她一看陆坤轻轻拧了一下眉心,接起电话往窗户边上靠了靠,“喂?”

陆坤此时的脸比锅底还黑,“在哪儿呢?”

李叶桐咬一下唇,道:“我~和一个朋友吃饭说点事!”

“是吗?我刚忙完,现在必须和你商量明天的事情,地址给我?”陆坤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就一直跟在吕飞的车后。

李叶桐拿着电话在手上来回翻转,她胳膊肘撑着窗户淡淡道:“你有什么事现在说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吕飞低笑一声道:“陆坤的话就是圣旨,随叫随到?”

“我妈妈的事情是他一手在办,所以我必须要和他商量!”

吕飞回头看了一眼李叶桐抿嘴道:“凯瑟瑞酒店303包间,发给他,一起!”

吕飞和李叶桐刚落座,陆坤就一股旋风似的飘进来,不请自坐。

“陆队真是速度?”吕飞似笑非笑地对着陆坤调侃。

陆坤坐在李叶桐旁边看着她,墨眸宠溺地看着她,沉沉道:“脸色这么难看还到处乱跑?”大手在她的秀发上轻轻揉了几下。

李叶桐也没反对陆坤的宠溺举动只是淡淡一笑,道:“这么快,先喝杯茶,嗯?”对面的吕飞彻底成了个多余的灯泡。

陆坤接过茶杯“谢谢!”不忘再次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情款款的浅笑。

“吕总好雅兴,挑了这么雅致的地方招待我们两口子,来~以茶代酒,谢谢吕总的款待!”说着陆坤看着吕飞一饮而尽。

吕飞也不是平地上卧的龙,嘴角一个邪魅的微笑,道:“哦?没想到日理万机冷面恶魔的陆队也有幽默的一面?”

陆坤不屑地看了吕飞一眼,“哼!”一声道:“吕总此言差也!再怎么日理万机、冷血无情但在自己老婆面前还是要展示最幽默的一面嘛!你说是不是老婆?”说着陆坤搂住李叶桐的纤腰往怀里轻轻一代,两人暖昧地偎依在了一起。

吕飞强镇定着隐忍的情绪倏地起身道:“陆队慢用,有事先走一步!”

陆坤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道:“好啊!改天和吕大总裁一定好好喝一杯,不送!”

吕飞“哐~”一声把包间的门摔上,李叶桐就推开陆坤道:“你这人有病吧?一个军界、一个商界,你们两不可能有深仇大恨吧?”

陆坤看着刚刚端上桌的美味,道:“这么诱人的饭菜堵不上你的嘴?快吃,一会儿还有事呢!”

李叶桐被他搅合的没什么心情了,端起饮料“咕咚、咕咚~”的往下灌。

陆坤脸一黑,“怎么,老情人走了就连饭都吃不下了?啊?”

李叶桐气得恨不得端起桌上的饮料给他从头灌下去。

“你不要乱冤枉人好不好?”

陆坤“嗤~”一声低笑,道:“是嘛?你话里话外的意思,我是冤枉你老情人了,还是冤枉你了,或者把你俩都冤枉了,嗯?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和他单独出来吃饭?”

李叶桐踱一下脚,“跟你这种人说不通,懒得理你!”

陆坤一脸黑线,指着李叶桐的鼻子,怒吼道:“自己的亲生母亲尸骨未寒,你这唯一的女儿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私会,你可真是干妈的好女儿,啊?我替她老人家孤苦一生感到不值~”

李叶桐这几天本来就没怎么吃饭,再被陆坤这么一指责,她气得浑身抖动。吸着鼻子是为了不流泪,“你~你~血口喷人,你混蛋~”

陆坤看着她这短短几天像是脱了层皮似的憔悴,稍不小心都会晕倒的样子。他的内心深处也感到了一丝疼痛,但他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驴脾气吼道:“哼!是,我混蛋,打扰了你和老情人幽会对吧?好,李叶桐,明天的事情一办完,你我不认识。以后在A市见了我就绕道走,别让我再看见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不配!”真是见鬼了怎么一看到这个是女人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就失控了呢?他拧着眉心握着拳头,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李叶桐扶了一下桌子,咬着发白的嘴唇,“你先走吧!我知道了,过了明天~我见了你陆坤~绕道走~”

陆坤摔门踱步而走,随着那声“哐~”的摔门声,李叶桐的心也跟着掉到了谷底。她扶着桌子慢慢坐下,在心里告诉自己“李叶桐,你不许哭,你什么都可以,这么多年没有他陆坤,你不也挺好的吗?不认识就不认识,他陆坤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不由自主泪水、鼻涕的模糊了她的丽颜。

李叶桐迷迷糊糊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隐隐之中有个脆脆的声音轻唤道:“小姐、小姐~”李叶桐慢慢睁开眼睛,一个服务员对她莞尔一笑道:“小姐,您已经睡了半个小时了,菜都凉了,要不要给您重新热一边呢?”

李叶桐起身尴尬一笑,道:“哦!不用了,不好意思啊!那个多少钱,结账?”

服务员笑道:“吕总已经结过帐了,您看要不要打包?”

“不用了!”李叶桐拎起包包离开了凯瑟瑞酒店。

翌日的环山墓地,前来为叶青杨送行的人可真不少。人群中哭得最伤心的人是白发苍苍的叶母,所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全都写在了她老人家的脸上。叶青杨唯一的女儿李叶桐一袭黑色的衣裳,黑色风衣的裙角随着山上的秋风翩翩起舞!她胸前戴了一朵白色的花,用一绺白纱轻轻扎着头发,发丝和白纱在凄凄秋风中随风舞动!

作为生前是一名军医的叶青杨来送行的军人很多,他们都是一身正装对着叶青杨的墓碑在陆坤的口令下举手敬了最为庄严和敬仰的军礼!

叶青杨的墓碑被黄色的鲜花围了个金黄色的大花坛。每个离去的人都深深的拥抱了一下李叶桐,并在她瘦弱的肩膀上轻轻拍着以示安慰!

叶青川和叶青霞搀扶着叶母走到李叶桐跟前,老太太上下打量着李叶桐,老泪纵横道:“真像,太像清扬了,和你妈妈年轻时候的样子一样!呜呜呜~”老太太抱着李叶桐一顿嚎啕大哭。叶青霞哄着老太太道:“妈,您节哀吧?把孩子吓着了!”叶母才停止了哭泣。

叶青霞轻轻拍着李叶桐的肩膀道:“桐桐,快叫姥姥!”李叶桐对这段时间的事情总是反应慢几拍,她不知所措的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好久才轻轻唤了一声“姥姥~”

老太太是既哭泣又高兴地点头道:“哎~”

老太太拉着李叶桐的手,和蔼道:“孩子,你爸妈也来了?”

李叶桐抿嘴“嗯~”一声后跑到李大志和方月娥跟前说了句话就把他们带到老太太跟前,道:“这是我爸爸、妈妈~”她转身拉着李越和李小桐道:“我哥哥李越、这位是妹妹小桐;爸、妈,这位是姥姥舅舅和大姨!”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