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腹黑首领的甜心boss妻

第40章 举手之劳而已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0章 举手之劳而已 飞库网

叶母忙拉着叶青川和叶青霞道:“快、快给桐桐的爸爸、妈妈鞠躬,我们叶家对你们的大恩大德表示感谢~”

李越和李大志赶紧扶住老太太,李大志尴厚道:“使不得使不得啊!大娘,真没什么的,你们不用这么客气,其实三个孩子和两个孩子没什么区别都还不是一起就长大了嘛!倒是您老人家一定要保重身体才是啊?”

老太太泪眼婆娑道:“哎~改天我和青川、青霞一定登门道谢,你们的恩情岂止是一个谢字就能感谢的了得?”

方月娥忙安慰道:“大娘客气了,我们晚辈应该上门给您问好才对啊!您就别跑了,桐桐她~您老人家要是想和她呆呢就让她过去陪您几天,孩子大了,有自家的想法,我们尊重她的选择,啊?”

“哎!真是好人啊!好人~呜呜~”

“大娘,桐桐她从小就听话懂事,我们真的很省心的!”

随着远方两声“砰砰~”的声响,吕飞戴着偌大的墨镜和纪泽捧着一大束鲜花缓缓走来。

李越一脸的黑线攥着紧紧发白的拳头随时都有打翻吕飞的架势。

吕飞和纪泽放下花束,鞠了三躬后走到李叶桐这边,李越上前冷冷道:“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同时一直冷漠无情的陆坤脸黑的比刚才还要难看,一股阴森的空气袭过李叶桐的脊背。

李叶桐上前对着李越道:“哥,今天来的都是人客,不许为难他!”

江烨也拉住李越摇头道:“就是,来者是客!”江烨对着吕飞和纪泽点头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李叶桐无视陆坤对她不可一世的鄙视眼神,抿嘴道:“谢谢师兄百忙之中前来送我妈妈,谢谢!”说着李叶桐对着吕飞和纪泽深深鞠了一个躬。

整个墓地就剩了叶家李家、罗浩东和罗星宇还有从北京赶来送行的张曼华陆坤的母亲。

灰蒙蒙的天空开始飘起了雨滴,李叶桐对大家说:“天不早了,大家都请回吧!谢谢!”她又对着众人深深鞠躬。

纪泽和吕飞一一和李叶桐过来拥抱,并拍着她的肩膀道:“叶桐,节哀顺变!”

“谢谢!”

陆坤的不正常表情使他身边的李朝辉和欧阳少康都感到奇怪,当然罗浩东和方月娥李大志也都感到陆坤的火药味十足。

张曼华走到李叶桐跟前莞尔道:“丫头,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张曼华,以后有什么事呢就尽管向阿姨开口,嗯?”

李叶桐浅淡一笑道:“谢谢阿姨!”

张曼华爱怜地看着李叶桐微微抿唇道:“节哀顺变,孩子!”

大家都在寒暄道别着,一袭黑色风衣的邓可欣下了一辆出租车,抱着一大束鲜花慢跑着朝李叶桐的方向飞奔了过来。

由于跑的太急,邓可欣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小心!”一声醇厚的声音后,一只大手紧紧地扶住了邓可欣,由于惯性的原因她紧紧地靠在了那个宽厚的怀里。

“可欣,你怎么回来了?”李叶桐惊喜地看着靠在李朝辉怀里发呆的邓可欣。

邓可欣赶紧逃离李朝辉的怀抱,“谢谢!”

李朝辉面无表情平静,道:“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大家都一前一后离开墓地,当罗浩东和罗星宇道别时,李叶桐莞尔点头,道:“谢谢罗叔叔、罗小姐!”

罗星宇对着李叶桐点了一下头道:“李小姐,我小时候还跟在坤屁股后面叫过阿姨干妈呢!小时候经常得病没少麻烦叶阿姨的!”

李叶桐抿嘴一笑道:“谢谢,罗小姐快扶叔叔上车吧?”

罗星宇走到陆坤跟前停驻脚步,道:“陆坤,今天有人欠你钱了吗?臭着一张黑脸给谁看啊?哼!伯母,咱们走吧!我可是要和伯母好好聊聊天的,不和某个冷面恶魔一起,空气会窒息的!”

罗浩东呵斥道:“星宇,没大没小的,怎么说话的?”

张曼华“呵呵呵~”一声劝道:“没关系的,他俩大小不都这样吗?好了、走吧?现在这年轻人,我们这些老古董哪能了解他们整天在想什么?”

邓可欣和李叶桐送走了李家二老,她俩和李越、江烨一起回到陆坤和李朝辉他们这边,邓可欣甩了甩被秋风落叶吹乱的秀发道:“哎~陆大队长长,您今儿可是真酷哦?我可是今儿早上才看到江烨的邮件就打了个飞的回来的,陆队怎么招待我啊?”

“邓大小姐大驾,当然是国宾级待遇了!”陆坤一脸黑线沉声飘了这么一句话。

“好啊!那我可等着陆大队长为我接风洗尘呢!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邓可欣一副久经商战的精明,穷追不舍让陆坤接招。

欧阳少康和李朝辉一副看笑话的表情似笑非笑地别过脸看着另外一处风景。

陆坤“咳咳~”两声道:“择日不如撞日,下山就是时候,地点嘛,邓大小姐选?”

“好,这可是你说的,您可千万别后悔?”邓可欣一副打抱不平的幸灾乐祸,心中暗喜,“哼!敢欺负我姐们儿,陆坤,你死定了!”

波澜不惊的陆坤当然懂得邓可欣是在为李叶桐而整他的,嘴角一斜,道:“当然!”

李叶桐拉着邓可欣的手道:“可欣,让他们先走吧?你~陪我走走好吗?”

邓可欣瞪着大大的眼睛道:“喂?我的李大小姐,你有没有搞错?现在雨越来越大了,你要和我雨中漫步?我被淋死倒不要紧,倒是你啊!估计有人会心疼死的吧?”

李叶桐放开邓可欣的手道:“那你和他们一起下山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邓可欣用手背在李叶桐额头上一摸,邹着眉心道:“哎~她真的在发烧哎!”

李越一个箭步上去,李叶桐往后一退道:“没事儿,别听她大惊小怪的!”

李越一摸李叶桐的额头果然在发烧,他呵斥道:“上车,去医院输液,听话?爸、妈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你要出事了,他们会把我皮给扒了的?”

江烨和邓可欣也劝道:“就是啊!叶桐,别倔了,你可是刚刚得过肺炎的,别再搞得旧病复发了?”

李越拧着眉,道:“什么时候得肺炎了,我怎么不知道?”

陆坤一听沉不住气了,长腿一抬,一把将李叶桐打横抱到车里,“快开车?”

李朝辉打开车门让陆坤和李叶桐坐好后,对着李强道:“军区医院?”

“是,队长!”

江烨开着车子和李越、邓可欣紧跟着陆坤的车子往军区医院的方向疾驰。

车厢内异常的诡秘,李叶桐推着陆坤紧贴在她额头的下颚,“放我下来,我自己能坐好。”陆坤危险的眸子瞪着她,嘴角一斜,惜字如金道:“听话!”副驾驶的李朝辉差点把口水都喷洒到挡风玻璃上,而李强是认真地开着车子,除了能看见前面的路,什么都看不见,他可不想被罚!

李叶桐推着陆坤的胸肌,扭着燥热的身体脸颊粉若桃花。她那特有的桐花香息和柔软无骨的身体,蹭得陆大上校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不受大脑控制的蠢蠢欲动了。

“放我下来,是谁说办完今天的事情就和我不认识了吗?希望你说话算数?”李叶桐说话有点喘着粗气了,肺部再隐隐作痛!

陆坤咬牙道:“别动,今天还没完呢?明天我保证~说话算话!”

李叶桐忽一抬头,迎上陆坤邪恶的墨眸,有得意和一种隐忍的责备也有一种霸道。她的脸颊从粉色转为酡红色,而且耳根子和那美妙的锁骨都成了一大片的绯红。

陆坤喉咙“咕噜”一哽,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李叶桐坐在他的腿上动都不敢动一下了,生怕他在做出什么事来。

她在心里狠狠地诅咒道:“恶魔、兵痞、人渣~”

李朝辉和李强通过镜子交换了一下眼神,车子加速,再来个急刹车,陆坤把怀里的人跟抱无价之宝似的紧紧抱着,一脸黑线道:“怎么开车的?”

“对不起队长!”李强感到很无辜。

李朝辉“嗯嗯~”两声语气严厉道:“注意点,伤到嫂子了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李强忍笑道:“是,营长!”

刚一进市区就开始堵车,陆坤摸着李叶桐的头,“怎么这么烫?”

李朝辉懒洋洋道:“抱得太紧了,当然会越来越热的!”

陆坤一脸黑线道:“闭嘴,开快点,红灯不停,往过创!”

“是,队长!”

陆队的车子一路绿灯飞奔着,引来了一路拦截的一辆交警车。可跟在后面的江烨就不行了,最后等他们三人到医院时,李叶桐已经输上**了。李朝辉和欧阳少康已经把警车给支走了。

主治医师请陆队到他的办公室,李越也跟着去了。

院长沉声道:“李小姐没什么大碍,可能是最近太累,再加上一直低烧,所以先打几天真观察观察,只要低烧退了就没事了。”

陆坤沉沉道:“嗯,谢谢院长!”

主治医师建议道:“打三天吊针,不过千万不能再感冒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她的肺部有点杂音所以先打针,而她本人也要配合治疗,观察观察,过了明天肺部杂音消失就无大碍了,多多休息就行了!不能让她生气,知道吗?”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