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腹黑首领的甜心boss妻

第45章 想好和他领证了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5章 想好和他领证了

李叶桐抬头幸灾乐祸的陆坤,结结巴巴,到:“你你~?”

“你什么你~?”他看着她煞白的脸上两朵红晕,“哧~”一声道“怎么了?想反悔吗?”

“你想以权压人吗?”她低声嘀咕道。

陆坤眼睛危险地一眯,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粉唇,闷声道:“是,又怎么样?不服气就去告我滥用职权强娶民女好了?”

李叶桐试图别过脸,“恶魔~昏-君~”

陆坤眸子如墨般深邃,他死死盯着李叶桐的眼睛有种将她凌迟掉的欲-望。

他眸子危险地一眯,倏地将她挤压在真皮座椅里,整个身体都压了上去,吻住她的唇,长舌一伸强行敲开了她的贝齿。

李叶桐被他霸道的狂吻几乎晕过去了,她刚开始还有力气推打他,被他把两只手牢牢地控制在他的一只大手里。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上衣里面,李叶桐使劲一挣扎,“唔~不要~”两行泪水已经流了下来。

陆坤才如梦初醒放开了她,“啪!”一个巴掌打到了陆坤的脸上,“流-氓 ~”她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不住地“咳咳咳~”着,鼻涕眼泪往下流,他“啪!”一声把车门锁上。

“不许哭?”

李叶桐哭得更凶了,陆坤看着她都快把肺咳出来了,心一揪一把将她捂在怀里,揉着她的秀发道:“对不起!”

李叶桐鼻涕眼泪统统流到陆坤的军装上,她哭道:“你~你你~你欺负人,我~我不要和你说话!”

“好,我不说话了,你不许再哭了哦?再敢哭一下,我就~真把你吃了?”

“你敢?”

陆坤嘴角一斜,又一次吻住她的唇,这次他温柔的一下又一下地吻着她的香甜。李叶桐本打算狠狠咬他一口,以报刚才的仇恨,可是她被他给吻迷糊了,稍不留神就回吻了一下他,陆坤激动的沙哑着嗓子道:“李叶桐~”

李叶桐一把推开他道:“放开我,有话跟你说!”

“你不是不要和我说话吗?”他在她的秀发里五指来回地摩挲着,他在极力克制自己隐忍的某种难耐的火。他在心里骂道:“该死,怎么总是被这个小坏蛋给弄得失控,真是受不了!”

李叶桐咬唇道:“对不起!”

“别~动~”陆坤沙哑着嗓子宠溺的揉捏着她的丽颜。

李叶桐看着陆坤,红着脸颊道:“你真的想好明天要和我去民政局吗?”

“嗯!你如果没想好~就~算了!”

“我~想好了,但是~不许强迫我?”李叶桐耳根子都红了。

陆坤如获珍宝,把李叶桐揽进怀里,“谢谢!”

李叶桐莞尔一笑,在陆坤不注意时,一口咬住他的手,道:“怎么谢?”

陆坤跟没事儿人一样,邪恶一笑道:“笨蛋,别高兴太早哦?过了明天早上八点,你可就是我的人了,而且是一辈子,你知道什么是军婚,嗯?”

李叶桐使劲咬了一下他的手,狠报了一下仇,道:“不就是不容易离婚吗?”

“不是不容易离婚而是压根儿就不能离婚,懂?而且还要忍受孤独、寂寞,嫁给陆坤就等于嫁给了寂寞,你想好了?”陆坤吓唬李叶桐是很有一套滴。

“再敢啰嗦一句我就反悔了!”李叶桐对着陆坤眨巴着眼睛。

“晚了!”陆坤把她一把带进怀里,沉声道:“我会给你时间适应的,嗯?”

“嗯!”

陆坤沉声道:“你不是要跟我说话了吗,说吧?”

李叶桐仰着下巴抿嘴道:“那你不许跟我大吼,听我把话说完?”

陆坤揉一下她的秀发,“嗯!”

李叶桐整理了一下狼狈的形象,道:“我去趟医院,我觉得我该去面对整件事情的,事情因我而起我必须解决,否则这误会永远没完没了。”

陆坤没说话,脸一沉踩了一脚油门,“我陪你一起去!”直奔军区医院。

骨外科手术室的灯一直在闪烁着,江烨和李越邓可欣都在,纪泽、杜小川、吕家老爷子也在两位黑衣保镖的陪同下老眼盯着抢救室门,白发苍苍的孤家老人,久经商场的雷厉风行在这一刻已经是荡然无存了。

李叶桐和陆坤相互看了一眼,吕老爷子了侧目看了看李叶桐,那种眼神并没什么敌意反而是一种年过半百老人的温暖和慈祥!

李叶桐颔首道:“老爷子好!”

吕老爷子“嗯!”一声道:“你就是李叶桐?”

“是~”

在大家的焦急中,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吕飞他整个身上都裹了绷带,插着很多管子,还掉着点滴。

众护士中有一个身影就是被李越那天撞倒的兰澜,她虽然戴着口罩,但还是对着陆坤和李越点了点头。

主治医师道:“谁是患者家属?”

老爷子上前道:“您好!我是他爷爷!”纪泽也走上前。

医生由于长时间手术有点疲惫,面无表情道:“跟我来一趟?”

医生办公室里,“吕飞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就是断了两根肋骨,现在已经接上了,其他都是皮外伤不碍事。如果恢复快的话,七天就可以拆针了,当然还要好好调养和休息!”

纪泽和老爷子道:“谢谢,希望医生给他用最好的药物和治疗方法!”

“嗯!这个不是问题!你们去吧?”

吕飞除了身体不能大幅度动弹之外,说话是不成问题的,脑子也没什么创伤,只有心脏检查还没出来其它一切正常。

吕飞吩咐所有人出去,他都那样了还笑得出来,“李叶桐~?”

李叶桐抿嘴一笑道:“对不起,我替我哥给你道歉,他就那犟脾气,希望你不要跟他计较~好吗?”

吕飞望着李叶桐,沉声道:“我从来都不会跟他计较,因为他是你哥!我知道他进了拘留所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你放心,我不再追究此事,当然,我也会劝爷爷不要插手此事,这是我自己的事,相信我?”

“谢谢!”李叶桐感觉眼睛涩涩的。

吕飞咧嘴一笑,“什么表情啊这是?”

吕老爷子推门而入,两眼放着寒气,“臭小子,还能笑的出来?是不是躺在这里很舒服,嗯?”

李叶桐忙上前劝道:“老爷子息怒,小心身体!”

吕飞笑笑道:“是啊!刚好可以休息几天了,哎~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只顾享受被人伺候的感觉还真不错!”

吕老爷子扶着墙壁道:“你?简直胡闹,荒唐~”

老爷子原地转了几下道:“李小姐,你跟我来一下?”

李叶桐看了看吕飞,吕飞道:“没事儿,我家老爷子就那样儿,雷声大雨点小,没事,去吧?”

吕老爷子把李叶桐带进了旁边的休息室里,他的保镖把门“嘭”一声关上。老爷子道:“坐吧?”

“谢谢~老爷子!”

老爷子看着李叶桐,一股震慑着让人难以琢磨的神情,“这件事情,我可以为了我的小飞不去追究,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

李叶桐的背部倒抽了一股凉气,嘴巴抖动了一下道:“请老爷子~明示?”

吕老爷子波澜不惊道:“你~得给我一个交代,换句话说,你必须嫁给我家小飞!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他今天为了你把自己伤得遍体鳞伤,我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了,你去看看他的胳膊和身上,到处都是伤痕累累!”老头子已是老泪纵横了。

李叶桐如雷轰顶,她瞪着眼睛,良久才道:“对不起,我答应不了您的要求,但是我可以让他好好振作不要在自我伤害,请您相信我?”

吕老爷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叶桐,老脸狰狞道:“多少姑娘可是做梦都想着嫁给吕氏少总裁的?我告诉你丫头,我老头子为了我的孙子,可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不管他是谁?”

陆坤推门而入,两眼冷若冰窟,沉声道:“吕老爷子,您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带我的妻子回家了,我的岳母刚刚过世,桐桐她最近身体一直不好,此次令孙和我大舅子呢,都是兄弟间的误会,改日我和桐桐登门给老爷子道歉!桐桐,我们走?”

吕老爷子当然知道敢和他这么说话的人是谁了?在他的调查下早都把陆坤的资料背得滚瓜烂熟了,原来下午要保李越的人是他啊?民不与官斗的法则他这个经久商场的老头子还是知道分寸的。老爷子回神,原来这大名鼎鼎的战神的传奇人物竟是如此年轻?看来他真是老了,他刚才说什么来着?他的妻子?难道?小飞真是糊涂,怎么能和他的女人纠缠不清呢?他得好好想个万全之策了!

李叶桐低声道:“陆坤,我想单独和吕飞谈谈?”

“嗯~不过他刚做完手术不宜多说话也不能太过激动,明白吗?我有事得先走了,一会过来接你?”

李叶桐坐在吕飞的病床前,替吕飞递水送药。吕飞还有些受宠若惊呢!

“是不是有话和我说?”

李叶桐放下水杯道:“是的,我和你爷爷谈过了,我答应他让你不要再自残、不要再跟我有任何来往和纠缠不清。要让你好好做你吕家大少爷该做的事情,否则,他不会放过我,你打算是让我平平安安过日子呢?还是让你家老爷子对我动手呢?或者是让我成天纠结在这些无聊的游戏中自责而死呢?”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