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腹黑首领的甜心boss妻

第49章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争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9章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争

她就这样两眼变的无神,任由陆坤拉着到了一个刻着:上官颖之墓,享年二十五岁。一个非常年轻有朝气的小姑娘,齐耳的短发浅浅的微笑,橄榄绿的军装、英姿飒爽。乌黑的眼眸笑成了两道湾湾的月牙儿,使人有种眼前一亮心情明朗的好心情!李叶桐不由得心里一紧,感觉到自己的心一下子掉进了一个深深的谷底,万劫不复!犹如万根金针在扎一般,一下一下的在隐隐作痛!

陆坤依然是庄严地军礼,献上鲜花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着,李叶桐能从他的眼神里感觉到他的隐忍和痛苦。他两个紧紧握着的拳头垂在军裤的裤缝处,一个标准的军姿站着。李叶桐的侧眼感觉他的眼角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良久,一股深秋初冬的冷风刮过他们的脸颊,一阵阵刺痛感。陆坤回头,沉声道:“走吧?”

李叶桐跟在陆坤的后面,两人向着车子的方向走去。山风愈来愈大,陆坤突然回头,伸手去帮李叶桐拉风衣的领子,李叶桐本能的向后一躲,她的眼神一如当初陆坤见她第一次时那么忧郁!看向远处一望无际的天际。

陆坤两手一摊,一个苦笑道:“风太大了,赶快到车上去?”说着他伸手去拉她的手。

李叶桐抿嘴一个落寞的浅笑,眼睛始终没看陆坤,“我自己走!”

一路上车内气氛太过紧张,陆坤依然放着那首“林中有两条小路都忘不到头……”李叶桐一路都是两手相互扣着。

陆坤侧目发现身边的人脸色苍白,嘴唇发紫一副遇风就会倒地的样子。

陆坤“嘎吱~”一声踩住了刹车,“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李叶桐紧紧抿着唇,尽力提了提精神,抬头,翘着骨子里本有的那股傲气,“没什么!”她的眼里满是伤痛和质问,使陆坤犀利的眼神也没那么犀利了,他低殓了一下眼眸,沉声道:“现在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李叶桐抿嘴,“好!”

陆坤拿出一只中华烟点燃,对着半开的玻璃窗使劲的吐着烟圈,一泄心中的怒气。

“李叶桐,别这样好吗?我相信我这个年纪的男人一见钟情是不可能的,那样也太不理智了,但是我想娶你做老婆是没有任何杂念的!陆坤的命是萌萌爸爸的命换下的,她的妈妈在得知谷鑫牺牲的消息晕倒早产也去世了……”说到这里陆坤连吸几口烟,太阳穴处的青筋暴起。

李叶桐始终是善良的,她两行清泪滴在了她大红色的风衣上,晕开了几块大大的水印。她转过头,拿掉了陆坤的烟头,抽泣着柔弱的声音慎怪道:“不要抽烟,对身体不好!”

陆坤慢慢抬起手,用手背给她拭去了脸颊的泪痕,沉声道:“谢谢~”他依然轻轻揉着她的发丝,有爱恋也有宠溺的感觉。

“上官颖,是~之前~跟随了我近七年的一个女孩子,一个特别好~特别好的女孩子,可是我当时太年轻了没在乎过她的感情,竟然没想到她真的可以为我去死~”李叶桐感觉到陆坤说最后一句话时手在颤抖。

李叶桐摇头,“别说了~陆坤!”她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将他抱住。

军区医院吕飞的病房里,兰澜推着医用推车进来,职业的笑容,道:“吕总该打点滴了!”

“嗯~”

兰澜熟练地拿出胶带和棉签才发现吕总今天要打另一边的手了。她莞尔道:“那位当兵的大哥,帮忙把吊杆移到那边!”她指挥着李越还不说个谢谢,好像是多么的理所当然是的!

李越“哦~”一声,赶紧起来移动了吊杆,对着兰澜道:“小兰护士可以了吗?”

兰澜抬头浅笑道:“可以了,麻烦帮我把车子推过来!”其实她自己就拿了瓶药水而已嘛!

李越及其不满但还是很绅士的把医用车子推到了兰澜那边。吕飞躺在**当他的太上皇才懒得理他们两个人斗勇斗智呢!

兰澜娴熟得给吕总打好点滴,两手轻轻一拍,浅笑嫣然道:“吕总,点滴掉好了,您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一边的李越看着兰澜献媚的样子撇了撇嘴,一种不屑一顾的表情和轻蔑的眼神。

“暂时没了,如果有需要我会随时找兰澜小姐的,你的服务和态度都很好,我会向你们领导推荐你的!你去忙吧?”吕飞一副高高在上的王者般的口气,是刚刚进来的另一个护士林夕看傻了。

兰澜高兴道:“真的吗?谢谢吕总夸奖,我们两个会努力的,您放心!”

林夕主要是负责吕飞的生活起居、衣食用行,最重要的是帮他每天做一个小时的按摩活动,以免长时间躺在**肌肉和骨骼的萎缩。

兰澜看林夕拎了几件吕总的衣服和毛巾,便道:“林夕姐,该你盯着了,我出去了,有事叫我哦?”林夕对着兰澜点头道:“嗯!你去吧!”

兰澜在走时不忘瞪了李越一眼,低声一口型道:“出来!”

李越对吕飞说道:“我也出去一下,你有事让小林叫我,我在外面呢!”

“嗯!”吕总今天心情极为不爽除了对两个小护士怜香惜玉外对其他人都是一个字“嗯~”

病房外一脸黑线的李越斜视着兰澜那个鬼精灵般的天使,道:“有什么话快说?”

兰澜勾勾手指,李越往她跟前移了移,“我说当兵哥哥,我那天看你的官职也不低吧?怎么就一个榆木脑袋呢?人家林夕姐姐是帮吕大总裁生活起居的好不好?你杵在那儿,她怎么工作吗?”

李越的脸更加黑了,不屑道:“既然有这样的护理就不怕让人看到,难不成是什么~”他诡秘一笑,低附在兰澜的耳根边,低声道:“你们的服务也太过周到了吧?你也经常~”

兰澜瞪着大大的瞳孔,惊愕道:“你瞎琢磨什么呢?不是那样的啦~是~这是特护的工作嘛!主要是帮患者擦擦身体什么的~”

李越嘴角一斜道:“我比你知道的多,因为我也接受过此等待遇,嗯?”

兰澜大张着嘴巴,“你~你敢耍我?”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哎~”

李越回头,“我叫李越~”

“当然知道了!”

“那你还喊爱我?”

“你?”

“有话快说,否则我可走了?”

兰澜莞尔道:“过来帮我个忙?”

“什么忙?”

兰澜抿嘴“呵呵呵~”一笑道:“到了就知道了!”

陆坤和李叶桐到达陆家时,杨妈早已准备好了饭菜也在等待着主人的归来。萌萌更是听说麻麻要来,高兴地站在门口两只小手扒着玻璃门,望穿秋水的等待着麻麻的出现。

一阵鸣笛大门缓缓打开,车子缓缓驶进了院子。停好车,陆坤先下了车帮李叶桐打开车门,李叶桐下车整理了一下衣服回头,那个粉嘟嘟的小不点儿已经在门口喊道:“麻麻~”

李叶桐伸手抱起萌萌,在她脸上“啵~”亲了一下道:“萌萌,今天好漂亮啊?”

萌萌卖力道:“麻麻~漂漂~亮~”

门口一阵欢笑声,“李小姐!嫂子~”杨妈和小刘、小王都站在门口对着李叶桐微笑。

军区医院的消毒房里,几个大姐嘀咕道:“听说那个什么吕氏少总裁是兰澜和林夕负责的~”

“是啊!看来两个小姑娘要发达了~”

“就是啊!你想想,护理吕总裁是小事,这万一被那个吕飞看上了,这不就一步登天了吗?还用起早贪黑上这破班呐!”

“就是~”

“谁让人家年轻呢!人家年轻就是资本嘛~”

兰澜握着拳头准备冲进去质问人家的样子,李越一把拉住她,摇头道:“你不是要吃门口的蛋糕吗?什么口味的?”

兰澜生气道:“没胃口了,不想吃了!”

李越“嗤~”一声低笑道:“幼稚~”

兰澜瞪他一眼道:“你才幼稚呢?我又改变注意了,巧克力、蓝莓、奶油都吃,还有冰激凌!”

李越帮她把一堆需要消毒的器具拿进消毒房,道:“我一会儿给你送到病房怎么样?”

兰澜点头,“嗯!”

几位大姐吐吐舌头相互交换着眼神,一个胆儿大资历深点的,妖娆一笑道:“吆!这不兰澜护士吗?那位是~男朋友?”

兰澜嘴角一抿骄傲道:“是的大姐,您帮忙参谋参谋怎么样?您是过来人嘛!”

那位大姐还真是大言不惭道:“那你得告诉姐姐们,他是干嘛的呀?”

兰澜一边把器具放进消毒机里,一边平静道:“就一穷当兵的呗!”

几位大姐大,惊恐地张着嘴巴,最后只能说:“是吗?那挺好的呀!什么~职务呀?”

兰澜在心里骂道:“一群庸俗的老女人,浅薄、刻薄去死吧!”

兰澜莞尔一笑道:“就一个~小小的~士官而已!”她背过身认真地给器具消着毒。

“啊?兰澜~”

“你~真是的,年纪轻轻,要什么有什么~找个士官?”

“就是啊?”

“哎~你们病房的那个吕总~不太好说话吧?”

“没有啊!挺好说话的,没有那种大老板的架子很好接触的!跟那些八卦报纸报道的简直大相径庭!”

“哦~是吗?那就挺好的~”好不好管你什么事儿吗?

看来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争真是不假,犹如后宫深宅一样,你不惹人人惹你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