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3章 回来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章 回来

钟离善初时还迷迷糊糊,火龙果,她的儿子,不是早死了吗?不是溺水而死了吗?怎么现在有人叫说他去摘捻子而摔下山去了?

钟离善还是闭着眼睛,她已经死了,只是她不想睁开眼,她怕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和她一起死的那两个贱人.她怕她忍不住,变成鬼以后也要拉着那个张抗美再死一次!

";善善,钟离善,你还不快起来?!你儿子到山上摘捻子,下山的时候,据说,推了他表哥钟离富摔下山,他自个也不小心掉下来了.正在后山那里痛的直打滚呢.你二伯母早就去了.现在那里围着不少人看热闹呢.我一听到消息,立马就过来跟你说了.";来人推了推正在熟睡的钟离善,口中急迫地说道.

钟离善一惊,她分明感觉到那人温暖的手接触自己皮肤的感觉,按道理来说,她死了,变成了鬼,那身体就是冰冷的,寻常人接触不到,现在是怎样?

不仅有人接触到她了,而且,那人的手还是温暖的.

难道她没有死?钟离善被这个事实吓到了,急忙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

钟离善看了向眼,这才认出,这个穿着碎花的胖胖的中年妇女,正是自己村里的胖婶!

胖婶是村里的,只有一个儿子在外地念大学,因为家里只有一个儿子的缘故,所以特别地喜欢小孩子.她对钟离善的两个龙凤胎颇为疼爱,并不因他们身世不明而不喜.

";你终于醒了,出了那么大的事,你怎么还睡的着?!你还不快去,去晚了,火龙果就要被人欺负了.你爸妈也不在家里,要不然,我直接找他们去了.";胖婶一边拉着钟离善起,一连喋喋不休说道.

钟离善只觉得是在梦中,要不然,她怎么会看到胖婶,胖婶在十几年前就死了,因为劳累过度而死,算起来,她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见过胖婶了,若只是在梦中,钟离善只愿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你还发什么呆,还不快起来去后山看看!";胖婶说了半宿,发现钟离善只是呆呆地看着她,没有动作,不由地急地拍了拍钟离善的肩膀.她平时非常喜欢火龙果和桂圆,自是受不了别人欺负他们,就算是他们的家人也不可以.

现在钟离富那个小子所以然说是火龙果推他下山的.

怎么可能!

钟离富那个小胖子,又黑又胖,而且,还年长火龙果两岁,平常一惯欺负火龙果,现在说火龙果推他下山,哪也要火龙果有那个胆和力气才行.

谁不知道火龙果的性子随他娘,最是和善不过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招她疼.

钟离善被胖婶这么一拍,回过神来.她想起来了,火龙果五岁多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子的一件事.

那是1993年7月,火龙果五岁多的时候,和桂圆,钟离富,钟离珠,村里的几个小孩子们一起去村里的后山去摘捻子吃.

他们摘完捻子,下山时,快到山脚的时候,钟离富一把把抢过火龙果用袋子装的捻子,然后把火龙果推下山.

那时,她赶去的时候,二伯母已经在那里了,死咬着钟离富是被火龙果推下山的.

她去到的时候,火龙果只是哭,而大伯母只是撒泼.后来这事以她陪了200元和一个手镯结束.而她的儿子——火龙果,因为没有凑到钱,及时去医院医治摔断的手,然后右手整整痛了几个月,最后在一个赤脚医生的医治下好了一些,但是,那只右手从此变的畸形.

只是,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梦到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

钟离善低头一看,就看到她左手腕上的那个手镯,外婆给她的手镯还好端端地呆在她的手上.

";快起来.";胖婶看钟离善还没有动静,怕她刚起来,脑子还不清醒,又下狠力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钟离善哎呀地叫起来.痛!很痛,她居然感到痛,难道她没有死,而是回到了以前?

只是,这时候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事了,不管是在梦中,还是回到了从前,她都不想让她那可怜的儿子再经历像以前这样子的事了.

她再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被人冤枉推自己的至亲下山,让自己的儿子在背上一个生父不祥的同时,再背上一个毒害自己的亲人的恶名.

钟离善急忙下,两脚一踩,正踩在一双黄色的,散发着浓浓塑料味的凉鞋上.

她看了一眼那双凉鞋,只觉得有些陌生,然后弯下腰,两手笨拙地把鞋带扣好.因为不熟悉,她花了些许时间.

穿上鞋后,钟离善觉得脚有些痛.

她太久没有穿那么硬的鞋子了,她这双脚,自她事业有成后,一直穿的都是真皮,国外大牌的真皮鞋,现下,一穿到这么硬的凉鞋,只觉得那鞋刮的脚有些痛.

不过,钟离善一下子就把这事抛之脑后,再也没有什么比火龙果的事情更重要的了.

待钟离善穿好鞋后,胖婶一把就扯住钟离善的袖子,拉起她就往外跑去.

钟离善一开始不适应,毕竟她好久没有那么跑过,不过,儿子的安然更重要,几分钟后,就是钟离善拉着胖婶跑了.

她们很快就到了后山,远远地,就听到小孩子的尖叫与哭泣声.

钟离善的心越发焦急,火龙果千万不要出事,若是出事,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钟离善到的时候,就看到有不少人围成一团,挤在那里看热闹.

bsp;那些人看到钟离善,自动地闪出一条路来,让钟离善进去.

钟离善就拉着胖婶走了进去.

钟离善进去一看,就看到自己儿子火龙果抱着右手手腕在细声哭泣,而她的那个二伯母,则搂着哭的惊天动地的钟离富在一边站着.听到动静,二伯母抬起自己的头,恶毒地看了一眼钟离善.

阴鸷狠毒,像淬了毒的刀子,恨不得钟离善马上去死.

钟离善冷不丁地看到二伯母这眼神,身子抖了两抖,纵使后来发达了,也更有底气,但是因为是从小的缘故,她也有些害怕这个二伯母,不过,这个害怕在看到她自己的儿子那一刹那,就化为乌有.

钟离善急忙走过去,小心地扶起火龙果.

火龙果见自己妈来了,借着钟离善的手,一使力,站了起来,然后用那只没有受伤的左手,小心地抱着钟离善,抱头埋在钟离善的大腿里,眼泪不断往下落.

";钟离善,你居然叫你那个野种推我的乖孙下山,你好歹毒的心!我钟离家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子做啊!未错生子不算,我钟离家就当多添了两双筷子,现在,你居然让你那个野种儿子推我孙子下山,你安的什么心!老天保佑,富儿福大命大,没有让你的坏心思得逞!";钟离善的二伯母李桂珍摸着钟离富的脑门,安慰着她,一边用最刻薄的语言嚎叫道.

1,捻子:又叫桃金娘,南方的一种野生植物,7-8月成熟,果实可吃;

2,90年代的农村,一般都不关门的.所以,胖婶能那么容易进钟离家叫钟离善,也能拉着钟离善不关门就往外跑;

3,钟离善村里的后山,说是山,其实丘陵,很低,就是一小土坡.南方人懂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