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4章 反驳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四章 反驳

钟离善怀里的火龙果被李桂珍这嚎叫吓的瑟瑟发抖,甚至抖的连哭声都停止了。

钟离善一阵心痛,都是因为她的懦弱,害的她孩子被人欺负至此。前世,她究竟是有多错,才会连自己的孩子被人欺负了都没有替他讨回公道。

现下,无论这个梦中,还是怎么回事,她再也不让前世的事再次发生,若是再次发生,那她就真的枉为人母了。

钟离善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火龙果的后背,安抚他不要害怕,然后嘴唇一抿,把头转向了李桂珍,她的二伯母。

她恨死了自己这个二伯母。若不是前世这个李桂珍利用今天这件事来讹她200元和一个手镯,那她的儿子火龙果也不至于遭那么大的罪,那个手镯就算了,横竖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那200元,却是她仅有的积蓄。

她赔了所有的积蓄不说,还落实了自己儿子推自己的至亲下山的恶名,最后,连带着她儿子遭受了几个月的罪,到死的时候,那只右手还是畸形的。

一想到这个,钟离善的眼神平白的增添了几分狠意。

李桂珍嚎叫了很久,看钟离善没有像往常一样唯唯诺诺地向她道歉,立马就往钟离善那里看去,就想发飙,却冷不丁看到钟离善这个带着狠意的眼神,吓的缩了一缩,但是听到自己孙子痛苦的嚎叫声,再想到钟离善平常软弱好欺的样子,心里哂笑一下,刚才那个肯定是她的错觉,她怎么可能在钟离善的眼中看到那种狠意。

这些年以来,不管她家人还是她的孙子如何欺负那双野种,钟离善都会对他们道歉,现下,钟离善怎么可能露出那种狠意来?

刚才那个肯定是她的错觉,李桂珍一想到这个,刚刚有些微乱的心一下子就定了下来。

李桂珍腰板一下子就挺直,两眼一厉,用力拍了拍怀中的孙儿,示意他停止哭叫,面向钟离善说:“钟离善,你安的什么心!”

喧声夺势,在这一点上,她做的非常好,也是她屡战屡胜的法宝。

钟离善面无表情,并不搭理李桂珍,像李桂珍这种人,越是搭理她,她越得瑟,她现在最重要的是,是要找出能证明她儿子没有推人的证据或证人。

她把头看向了旁边那几个和他们一起上班去摘捻子的小朋友们。

捻子是他们这边的特产,90年代,没有什么水果,物资也不是很丰富,所以村里的小孩子都喜欢上山采些捻子解解谗。

桂圆今天也跟着她的哥哥一起过来摘捻子的,但是这会儿,却是没有在人群看到她。

桂圆去哪里了?刚才她来的时候,看到火龙果在地上,而且二伯母又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所以一时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

这会,看向人群,才发现自己的女儿不见了,只是,现在事情紧急,而且,在这个小农村里也不会发生人口走丢的事情,估计是桂圆看见这里发生的事情,跑回家找她也说不定。

她便把提着的心放下,专心想着如何解决眼前的事情。

钟离善把目光再看向那一群小孩子。

只见人群中有钟离珠,钟离富他妹妹,此刻,正在飞速地吃着捻子,连捻子上面的那个捻子头也一起囫囵吞枣,生怕吃晚了一些,就会有人来抢她的似的。就连自己的哥哥在一旁哭着,她奶奶在一旁也没能让她停下来。

这个钟离珠,跟她哥哥一样爱吃,长的圆滚滚的,就像一个木头鱼,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个钟离珠,也跟钟离富一样,爱吃,贪吃。

钟离善把目光看向钟离珠手上拿着的那个袋子时,那个布袋正是她缝给她家火龙果的。

为了方便自己的儿子上山去摘那些捻子,她记得她有抽空用碎布给这两个孩子一人缝了一个布包。

钟离珠现在手上拿的那个布袋,正是她家火龙果的。而她吃正在的捻子,正是她家火龙果辛苦摘的。

钟离善只是看了一会,然后把头看向其它几个小孩。这件事,她记下了。钟离富和钟离珠欺负她的两个孩子,虽然依着她这么一大把年纪,本来不应该跟这些黄毛小子计较,但是现在她的儿子都被这两个黄毛小子给推下山摔了,若不是自己的孩子福大命大,只是摔断了手,若是这山再高些,估计连命也没有。

就为了一袋捻子和一些小孩子之间的恩怨,这个钟离富就能下的那么狠的手!若说背后没有挑衅,她怎么也不信。

别外还有四个小孩,跟着他们一起到这后山来摘捻子的。这四个小孩,三个男孩,一个女孩,钟离善看了一下,这四个孩子有两个跟那个钟离富家的关系不错,另外两个,则是跟自己家的火龙果和桂圆关系不错,应该来说非常好,整个村里估计也就是这两个小孩愿意跟自己家的孩子一起玩。

难怪火龙果和桂圆愿意和一直欺负他们的钟离富他们一起上山摘捻子吃,原来是有着这个关系。

小九和十三是两兄妹,十三是女孩,跟桂圆一向要好。他们的父母都外出打工,两家又都靠的近,所以平常也爱和火龙果和桂圆一起玩。

另外两个则是小九和十三的堂兄弟,他们一个叫刘显才,一个叫刘显光,两个人的一向跟钟离富要好,今个儿,应该是他们兄妹四个一起邀请他们钟离家的四孩子一起上山去摘捻子的。

谁知,就出了这事。

“二伯母,话可不是上嘴唇碰下嘴唇就可以了的。这话说出口,可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你说是我家火龙果推的,可有什么证据?我家火龙果年纪小,而且,身子也弱小,怎么可能推得到钟离富!您也不看看钟离富!更何况,若是我家火龙果推的,没有道理你家钟离富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而我家的火龙果的手却摔断了?”钟离善一眼扫过去那些孩子,先是一脸嘲讽,而后一脸气愤地回答二伯母的话。

她与二伯母之间的亲情早在上辈子火龙果变成那样子就被磨成渣渣,一点也不剩了。

现在,不管是在梦中还是在从前,她都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围观的众人听到钟离善的话,立刻把眼睛看向正是哭叫的钟离富,顿时失笑。

那个胖墩,哪是火龙果那小身板能推的动的?!

我回来了。

不好意思!

这几天断更了。家里有事,忙了些。

以后都是17点更新。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