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5章 雷声大雨点小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五章 雷声大雨点小

一时之间,众人看李桂珍和钟离富的眼神也带着些鄙夷。

他们是知道李桂珍一直不喜欢钟离善,因为钟离善未婚生子,也知道钟离富他们兄妹时时欺负火龙果他们,却没有想到,今天钟离富这个小子,居然污蔑自己的表弟推他下山。

这得多大的罪名和多大的仇恨那么这样做!

这个小孩子,还那么小,就那么恶毒,到了长大之后怎么了得?

再一想到钟离富那么小的年纪就会推人,要别人的命,肯定不是自己想出来的,必定是有人教,再看到李桂珍安抚钟离富那样子,转眼间,众人的眼光就有些变了。

李桂珍没有想到钟离善居然敢反驳,再看到众人饱含着意味的眼光,哪里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想些什么,恼羞成怒,冲着钟离善就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明明白白是你家火龙果推我富儿下山的,你,还敢否认,你这个没有家教的!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做出那种事,还生下那两个野种!”话说到了后面,李桂珍愤怒的老脸已经转成了嘲讽。

众人听到李桂珍此言,眼光就由李桂珍看向钟离善。

是呀,有那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妈,没有成亲,就跟别的男人生下孩子,而且,还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什么样的种就生什么样的人,有那种母亲,就算孩子会推别人下山,也不是没有可能。

人群中有人听到这话,一下子就嗤笑起来了。

抱着钟离善大腿的火龙果听到“野种”这个词,抖的更厉害了。他不是野种,他不是野种!

钟离善轻轻地摸着火龙果的头,心里给李桂珍记上一笔!淡然笑道:“我的孩子不是野种,他们是有父亲的。日后有谁说他们是野种的,我钟离善第一个不放过他。”说话间,钟离善的表情就由浅笑转为凶狠。在商场浸**几年,钟离善的性子早就不像当初的那么善良,说是善良,其实是软弱,现下,在场的人都被钟离善的表情吓的怔一怔,场面除了钟离富的嚎叫声,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

钟离善转而对李桂珍说道:“二伯母,你说是我家的火龙果推钟离富下山,可有人看见?可有物证?若是只凭你空口白牙这么一说,就定了我家火龙果的罪,我可是不依。更何况,我家火龙果也摔的那么厉害,整只手都给摔肿,看着不像是自己摔下来的,而是被人推下来的。”若是可以,钟离善就想立马就带火龙果去医院,她知道,耽搁一分钟,火龙果就得受一分的罪。

摔断手不是小事,就是大人,也受不了,火龙果一个才五岁的小孩,摔断了手,痛的那么厉害,现下,也只是小声地哭泣,也没有向她闹着喊痛。她想带火龙果走,但是此间事情没了,肯定不能走,若是他们走了,火龙果推钟离富下山的事实就坐实了。

更何况,外人看到火龙果,只是以为火龙果的手摔肿了,绝对是没有想到火龙果的手是摔断了。

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更快地看医生,钟离善决定把此间的事快速了断。

“他们都看到,他们刚才看到火龙果把富儿推下山去了。”李桂珍得意地说道。她其实也不信是火龙果把富儿推下山去,就凭着火龙果那个胆子,再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火龙果也不敢把富儿推下山去,这事肯定有猫腻,说不准还是富儿推的火龙果,然后不小心也一起跟着掉下去了。但是她才不能蠢的说出去呢,说出去了,他们家富儿的名声还要不要了?说出去了,那就不能教训钟离善了,她老早就看钟离善不顺眼了,未婚生子,败坏门风。更何况,这次事后,她说不定能占些便宜,她前几天就听说了,钟离善有不少钱,而且,看钟离善手上的那个银镯,样式不错,刚好要过来给珠儿戴。

银能辟邪,珠儿戴着正正好。

“儿子,是不是你推钟离富下山的。不要怕,说出来,妈妈会给你主持公道。”钟离善看了一眼李桂珍,然后把目光看向自己的儿子。

上一世,火龙果好像也说过,但是她那么懦弱的很,不仅没听自己的儿子说些什么,更加地没有替自己的儿子讨回公道,现在,不管是在梦里,还是重活一世,她都要好好地听儿子的话。

火龙果在她妈的轻轻安抚下,提着的心也放下了,忍痛道:“妈妈,我没有推他,是他推我!他想抢我的捻子!我不给他,他就一把抢过去!是他推我下山的,妈妈,火龙果的整只手都是痛的。”

众人听火龙果这么一说,也品味过来了。这个小胖墩分明是想抢火龙果的捻子,人家不肯给,就一把把火龙果推下山。然后估计推人的时候用太大力,加上钟离富也太胖了,所以跟着一起掉下来。

众人有人脑补到这个,一不小心,就笑了起来。

钟离富这时也停止了哭泣,一想到火龙果说的,也跟着反驳道:“是他扯着我的衣角,把我扯下去的,我不过是推他一下,他那么恶毒,要拉着我一起下去,呸,摔断手,活该!”

众人一时静默。

钟离富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又向李桂珍吵着道:“奶,快叫那个野种向我陪罪,他扯我下山的。”

钟离富丝毫不知道他刚才已经把真相说了出来,还在诋毁火龙果,说火龙果恶毒。

李桂珍急忙捂住他的嘴,她没有想到,在事情快要成功的时候,自己的孙子却是拆台的那一个。

钟离善早就知道钟离富会那么说,那么一个贪吃,没有脑子的人,能说出这番话没有什么奇怪的,她冷笑一番,道:“呵呵,还来做贼的还喊捉贼。二伯母!”

“走,你给我走回家去。”李桂珍揪着钟离富的耳朵,拉着他就走村里走去,走之前,还看了一向钟离珠,对钟离珠只顾吃捻子不满,骂道:“吃吃吃,成天就知道吃,吃死你去算了。”

她的心在滴血,这会儿,想算计钟离善一番不成,现在反而爆出自己孙子推那个野种下山的事实。现下,她不得不走,留下来只是自取其辱,更何况,她还怕她得赔火龙果的医药费呢。

钟离珠看到李桂珍这番作为,许是被骂惯了,也不恼,把袋子里剩下的捻子一把就抓进嘴里吃完,然后把袋子扔在地上,拍拍自己的手,便走了。

众人见没有热闹看,也没有架要劝,也走了。

钟离善没有管李桂珍他们,就算把他们留下来,也占不了好,能得到如今的结果,已是不错,再纠缠下去,那就不好了。

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她要带火龙果回家拿钱,然后带火龙果去医院。

钟离善准备背着火龙果就回去,然后就看到桂圆领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