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7章 医院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七章 医院

钟离善觉得时间过了很久,终于在她的心急如焚下,乌旺财终于把摩托车停在了石棠市中医院的门口。

钟离善原本是想去市一医院的,但是乌旺财说中医院比较有名,而且,他在中医院认识有人,便去了中医院。

无论在哪里,从来都是有人好办事。

火龙果耽搁不了,钟离善实在是害怕火龙果像上辈子那样子,痛了整整几个月,然后手变的畸形。

重来一次,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好好的,平安快乐,再也不愿自己的儿子那么小的年纪便经历那么多的苦难。

去市一医院固然好,因为那是石棠市有名的医院,只是,重回一世的钟离善在市一医院没有认识有人,她怕排号麻烦,听说乌旺财在中医院认识一个老中医,便直接到了中医院。

一下摩托车,钟离善拉着儿子的小手就往医院的大门走去,乌旺财则去停车。

不是钟离善不想抱着火龙果,实在是她抱不动,而且,她也怕弄痛火龙果另一只手,便只能拉着他的手进去里面。

好在,这路程也不是很好。

钟离善进了医院大门,径直走到了那排号处。那排号处极为显眼,就在医院的大厅里,根本不用找。

医院从来都是人多的地方,此时,更甚。长长的一条排号队伍,而且,正逢夏季,南方热的很,刚才在大中午的时候,坐着摩托车赶了一路来到了中医院,钟离善脸上都是汗,却来不及擦。

钟离善握着自己儿子的左手,焦急地等着。不是她不想去找一个位置让火龙果坐着,然后她自己排队,奈何这里人太多,根本找不到地方坐着。

钟离善又怕孩子丢失,只得拉着火龙果的手,小心地护着,惟恐旁边的人撞到火龙果。

钟离善好久没有这样子排过号了。

前世时,刚去鹏林市,她没有钱,连病也不敢生,有一次发烧,实在是痛的厉害的时候,还是张抗美陪了一夜,换了一夜的湿毛巾。也正是那个时候,她一点点地感受到张抗美的关心,以至到了传来火龙果和桂圆的噩耗,她伤心之下,被张抗美感动,最后才心甘情愿地替张抗美卖命。

她不分寒暑,不分日夜,比那些廉价的工作还卖力,为张抗美打下那一个鞋业王国,而张抗美呢,却是在利用她!最后,还为另一个女人,彻底跟她翻脸,害了她的性命!

“妈妈,你怎么了?”火龙果有些害怕地看着钟离善微微狰狞的脸问道。妈妈也不知道想什么了,居然脸色那么难看!早知道他就不那么谗嘴了。

要不是他谗嘴,非要去摘捻子吃,也不会跟钟离富他们一起上山,更不会被钟离富推下山来。现下,虽然什么也不懂,但是他也明白,妈妈带他来医院就是为了给他看他摔伤的手的。

他听别人说,来医院要花很多的钱的。他家没有多少钱了,都是他不好!

早知道,他刚才就应该说他没有摔到,手一点也不痛。

稚嫩的童声惊醒了正出神的钟离善,钟离善低头一看,正好看到火龙果眼里还没有消逝的愧疚,她想了想,便知道了火龙果在想些什么。钟离善心里一暖,脸上的表情也柔和起来,伸手把火龙果因汗湿的刘海拨到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块碎花手帕,给火龙果擦了擦汗道:“果果,手还痛吗?别担心,妈妈有钱。”

火龙果闻言摇了摇头,然而脸上的神情却是没有放松。

钟离善蓦地想起了上辈子的事,上辈子她赔了200元给二伯母,心里低落,那会,对这一双儿女也不是很关心,那时,火龙果大抵也是像今天这样,担心她的钱不够,所以就算手再痛,他也忍着不说,以至了到了后来,家中发生事,她家身无分文时,她妈才发生火龙果的情况,只是,再也没有钱让火龙果治疗了,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当时,问遍了全村的人,还有她的亲人,也没有能够凑够钱。

那些人并非没有钱,只是他们嫌弃火龙果来历不明,不想借而已,就算自己那个在石棠市嫁了个好人家的大姐钟离上,想从她婆家里拿些钱救急也不得。

钟离上的那个婆家有的是钱,只是,他们不想把钱花在火龙果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身上。

所以,前世,她眼睁睁地看着火龙果受罪。无它,她家太穷了,她太穷了。

“妈妈,我们回去吧。火龙果的手现在不那么痛了,果果忍一下就行了。以前,在家里摔跤的时候,也摔的痛,我也是忍一下就好了。妈妈,我们回家吧。”火龙果仰着小脸,忐忑不安地说道,而后,飞快地低下头。

他不想在这里浪费妈妈辛苦挣来的银,但是今天费了那么大的劲来医院,还是坐着村长叔叔的车来的,他怕这么说出来,会遭到钟离善骂。

妈妈虽是很少骂他,但是每一次他做错事,妈妈看他的眼神总会让他难受。

妈妈本来就不太喜欢他和桂圆,今天他闯了那么大的祸,妈妈肯定会更不喜欢他了吧?

火龙果心里一阵沮丧,今天他贪图钟离善的关心,所以一开始没有说不要来医院,现在来了,又说想走,妈妈肯定想骂他的。

火龙果垂着头,等着挨骂。

“傻孩子,这跟摔跤能一样吗?你的手都摔断了,乖,我们接了骨再回去。”钟离善心酸地哄道。她好久没有哄别人了,然后,大抵是母爱的关系,她毫不费力地捡起了这项技能。

她的火龙果真乖巧,真懂事!

她前世,真是太懦弱了,才会害的自己那么乖巧的孩子早早离世。

火龙果没有再说话,但是钟离善明显地感觉到他拉着她的手更紧了。

钟离善笑了笑,把手帕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手,继续等着。

能够再活一次,再见到自己的一双儿女,即使天气再热,未来再辛苦,钟离善也觉得一切都是值得。

乌旺财很快就过来了,与此同时,他还带着一张号码纸。

有人好办事,钟离善和乌旺财带着火龙果就去了一个老中医处。

我的旧坑《娘亲难为》解锁了。亲们以前订阅没看的,现在可以看啦!(话说,有人从旧文追过来的吗?有的吱一声,嘿嘿。)

不好意思,今天更晚了,昨天晚上开会,没有时间码字~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