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8章 老中医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八章 老中医

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老人正拿着x线拍片上下看着。

钟离善在一旁等着焦急,几乎都要开口问火龙果的病情怎么样了?

乌旺财原本带着钟离善和火龙果就想直接去了那个老中医那里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医院居然要先拍片才能直接到就诊医生那里。

钟离善二话没有说,直接带着火龙果就去了拍片室。

反倒是乌旺财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妹子,对不起了。我原本以为中医院里有人,就不用去拍片了,谁知道,这会还是要去拍片,这拍片的钱也要不少,你带够钱了没有?没有你财哥这里有。”说完,他就把手直接伸到自己的口袋里,想掏出钱包。

“我带的钱应该够。财哥,你先别忙着拿出来。我出门的时候,胖婶还借给我一些。我想着,就算拍一片,也花不了什么。若是等钱会不够,我再借你一些。”钟离善感激道。

不管今天这个乌旺财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现在这里的,凭着他今日这么一帮,日后,他若是有事,她钟离善必不能袖手旁观。

再说了,她还是觉得要拍片好一些。前世,她去医院的时候,有事没事就要做一系列的检查。现下,自己儿子的手断了(手骨折的意思,不是真的整只手都断开了),还是要拍一下x线才好。

拍了x线,什么情况,她心里也安,更何况,现下也不知道自己儿子是粉碎性骨折还是一般的骨折,若是一般的骨折,那直接去看老中医才好。若是粉碎性骨折,估计还得动手术。

粉碎性骨折只靠着中医的推拿是不行的,要靠手术才更好。

钟离善便带着儿子去照了x光。

拿着x光片,她们一行就来到了乌旺财认识的那个老中医这里。

只是,这个中医看了那么久,怎么没有动静?

实际上那个中医并没有看很久,是钟离善心里着急,所以这才觉得老中医看了许久。

“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一般骨折,骨头没有粉碎。我推拿一下,然后再做一些固定就可以了。”那个长着方脸、留着一茬短短的白胡子中医放下手中的片子,慢悠悠道。

就是这么点小问题,居然去拍片,这个女人钱多了是吧?他虽是心里这般想着,但到底没有表现出来。毕竟他也知道,这必不是这个女人的主意,肯定是医院强行要求先拍片的。

真真浪费钱!

“真的,那真的太好了。”钟离善高兴的差点没有拍起手来。若是粉碎性骨折那就惨了,虽说她也有钱让火龙果动手术治疗。

但是她怕会留下后遗症。

现下的医术没有2014后那么发达,也没有那么先进。一个弄不好,留下后遗症怎么办?

她再也不想火龙果再像上辈子一样,不仅忍受了几个月的痛苦,最后还拖着一只畸形的手,被人指指点点。

眼下,是一般性骨折那就好。一般性的骨折没有那么难治,还不用开刀。

一想到火龙果那么小的人儿,就要往他的小手动刀,钟离善一想到这个,心就痛的就无以伦比。

“嗯,没有多大的问题。幸好也是来的早,要不然,拖久了也难治。我推拿一下,让骨头复位,然后用些药外敷,最后,再开些药内服,一个月之后,你再带孩子过来复诊,我再开另一些药。估计一个多月就好了。”老中医睨了钟离善一眼,而后这才淡淡道。

一般这种骨折要及时治疗才好,若是没有及时治,没有及时把骨头复位,骨头就会长歪,整只手就会畸形。

这个女人当妈也当的好,孩子出事了,能想到第一时间送到这里来,不像别的人,一有事,怕花钱,就去别的地方随便看一下,等发现不好了,这才送过来。

只苦了孩子。

这个女人不错。这个孩子也不错,小小的人儿,右手骨折了,也没有像别的小孩子一样大哭大叫,吵闹打滚,而是乖乖地呆在自己的母亲旁边,等着治疗。

看这两个人的打扮,不像富裕的。再看一下旁边等着的乌旺财。

这两个人肯定是乌旺财他们村里的。要不然,他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小子又多管闲事了。

“那就麻烦方大夫了。这是我的小侄子,今天早上去我们村后山去摘捻子,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把手给摔断了。这不,我坐着摩托车,大中午地把她们娘俩送过来,就怕来晚了。”乌旺财在一旁恭敬地说道。

说起来,他还叫要眼前这个方大夫一声叔呢。当年知青上山下乡的时候,眼前这个方大夫是在他家里住的。他小的时候,没少得这个叔的抱。

后来,方叔回城了。只是,这方叔的家居说是北方的,京城那里的,他想不明白的是,好好的京城不回,方叔偏要呆在石棠市这个小地方。

不过,方叔在这里也好,他们家但凡有个头痛脑热什么的,都是来找方叔开些药吃了就好了。

尽管他不是很清楚,但是也知道,方叔的医术很是厉害,这也是他敢建议钟离善带着火龙果过来的原因。

若不是确定方叔的医术厉害,他也不敢带着钟离善过来。

那不是平白耽误人家嘛!

火龙果那好么的一个娃,总不能平白耽误人家。他在桂圆寻来的时候,原本是想来看看而已,然而在半路听到四叔说是钟离富把人家火龙果推下山去的。

钟离富小小年纪就做出了这样恶毒的事,还污蔑火龙果,若不是钟离善立的起来,估计这恶名就得火龙果担着了。

他今天会坐着他刚买不久的那辆125摩托车过来,一方面是因为他可怜火龙果小小年纪就被自己的表哥推下山去;另一方面,则是被钟离善惊到了。

钟离善今天很好,立的起来,若是钟离善一声不吭,他都要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不要来跑这一趟。

还好钟离善立的起来,火龙果又没有做坏事,所以乌旺财这才跑了这么一趟。

结个善缘没有什么不好的,多让别人欠他一个人情,日后,他自己或是他家有什么事,也好有一个相帮的。

就算钟离善没有出息,这日后不是还有火龙果和桂圆嘛。

这般想着,乌旺财的心好受了些,觉得自己的那些油没有白花。

“以后小心些。好了,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等着,我带这个孩子去医疗室里推拿。”那个老中医抛下这么一句,然后示意火龙果跟上。

火龙果看了一下钟离善,钟离善对他点点头,弯下腰,摸了摸他的脸,轻柔地说道:“火龙果,等会方大夫会带你去做推拿,把你的骨头复位,可能有一点痛,但是我们的火龙果是一个勇敢的小男子汉,肯定能忍的住的。妈妈相信你。”

火龙果点点头。他是一个小男子汉,能忍的住痛的。

他想说让妈妈别担心,不过,话到了嘴边就咽下去了。

他会让妈妈看的他的表现的,说不说都无所谓了。

不好意思,昨天五一,全家去烧烤了,回来晚了。这章补昨天的,还有一章。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