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9章 接好,回家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九章 接好,回家

谢谢!

钟离善看着小小的火龙果跟着那个穿着灰色长袍,脚蹬着一双黑色布鞋的方老中医走进了里间的治疗室。

治疗室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钟离善整颗心都要停止了。

她好不容易才说服她自己不要跟着进去,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跟着不进去。

她不能跟着进去打扰到方大夫接骨。

钟离善松开她自己的手,只见她的两只手手心都被指甲戳红了。

“善善,别担心,火龙果会没有事的。这个老中医是我的熟人,早年上山下乡的时候,曾在我家里住过,他的医术极好,所以我才会建议你把火龙果送到这里来。”乌旺财看到钟离善担心地都把她自己的手给戳红了,就开口解释了一下。

本来,他不用解释的,是好是坏,等会出来就知道了,但是他看不过钟离善那么担心,便开口解释了一下。

钟离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这才平静地和乌旺财到一旁的椅子坐下,然而她的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乌旺财跟这个老中医是熟人!

他们居然是很熟的熟人!

这个老中医当年上山下乡的时候,住的就是乌旺财他们家!

钟离善的心瞬间就升起了一股戾气,她很想质问乌旺财,他跟这个方大夫是熟人,那么前世的时候,为什么这个乌旺财不带火龙果过来这里!

为什么前世的时候,乌旺财眼睁睁地看着火龙果受苦?

为什么?这到底是不什么?

钟离善忍住泪意,忍住心里的冲动,才没有上前去质问乌旺财。

钟离善深呼吸几下,这才把心中的愤怒与戾气压下。

乌旺财没有觉得出钟离善的心理活动,他以为钟离善紧张了,这才需要深吸几口气。

也是,自己家小孩出了这种事,哪里不紧张的?若是他家小孩也摔断了手,她老婆指不定能慌成什么样呢?未必做的比钟离善好!呸呸呸,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他孩子才不会摔断手呢。

乌旺财没有再开口劝钟离善,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劝是没有用的,只得等钟离善慢慢地平静下来。

片刻过,钟离善这才把自己的理智找回来。

她看了一眼那关紧的门,知道现在再着急也是没有用的,里面没有声音传出来,表示,眼下的情况是好的。

火龙果没有吵着出来,也没有害怕,这就好。

她静下心来,细想上辈子乌旺财为什么没有出现?更没有带他们一起来这个中医院!

为什么!

钟离善从头到尾细细想着,想了一会儿,钟离善没有头绪,就转头看了眼乌旺财,正好看到乌旺财两眼直直地眼着那扇门。

“财叔,今天是桂圆自己跑去找你的?”钟离善想了想,便问了起来。上辈子桂圆应该也是去找了乌旺财,可是中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乌旺财没有过来。这辈子桂圆也是去找,想必是去的路上或来的路上发生了事,所以导致了结果不一样。

“嗯,可不是嘛,想不到桂圆小小的年纪,居然那么机灵,看到情况不对,就自己一个人跑去我家找我了。我一听,坏事了,就急忙赶了过来。”乌旺财一边看着那扇门,一边跟钟离善搭话,冲了几句,转头看了一眼钟离善,往自己的口袋摸去,想把烟拿出来,吸上几口。

今天一整天没有吸烟,可把他憋坏了。只是他的手碰到那个烟盒后,就咻的退了出来。

还好他记得这是医院,不能吸烟。

“哦。桂圆一向是一个机灵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哥哥受伤了,便急着跑去找人。你们来的路上可遇着什么人了?我怎么看着胖婶也跟在后面过来了。”钟离善继续套话。她非要弄清楚上一辈子乌旺财为什么没有来的原因,这样心里才不会留下疙瘩,以后帮乌旺财也帮的情愿一些。

“就遇上了村里的四叔。半路的时候遇到的。他说你家的火龙果被钟离富推下山了,你家的那个二伯母还在撒泼,我一听,不得了了,就急忙赶了过来。快到的时候,胖婶才追了上来。原来,胖婶到了我家,没有看到我,就听你嫂子说我过来这边了,才急着追了上来。”乌旺财握了握自己的右手,说道。烟瘾有些犯了,只是,这里是医院,不能吸烟,还是说说话,转移一下注意力才行。

钟离善一听就明白了。

乌旺财嘴里的这个四叔,姓乌,名国林,排行第四,人称四叔,这人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主,偏偏又爱听八卦,觉得谁好,那就使劲说谁的好话,若是听人说谁不好,是个坏的,就会使劲诋毁别人。

上辈子,乌旺财他们想必也遇到这个四叔了。上辈子,她懦弱,只想着息事宁人,所以被二伯母讹了钱不说,更落实了火龙果推钟离富的事实。

乌四叔遇到乌旺财,想必是使劲说她和火龙果的坏话。

一个才五岁的孩子,恶毒到推自己的表哥下山,而这个孩子的母亲又极为懦弱,难怪上辈子乌旺财没有出现,也没有带他们来这个医院。

一想到这个,钟离善心里就平静下来了。

人家带你来是情分,不带你来是理所当然。

上辈子乌旺财那么做,无可厚非,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钟离善这般想着,心里就真的平静下来了。不管怎么样,这辈子不一样了,乌旺财也跟着他们过来了,若是没有他,没有他的摩托车,估计她和火龙果到现在没还有到这石棠市呢。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情她领,而且,领的心服口服。

“哦,胖婶也是一时急了,所以才去找了财叔。今天多谢财叔了。”钟离善放下心结,真心实意地谢谢道。

“客气啥,火龙果也是我的侄儿,他有事,难道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乌旺财连连摆手。

上辈子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了,钟离善差点就脱口说出这句话。好在,钟离善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

钟离善和乌旺财就看了过去了。

火龙果走在方大夫的身边,他的手被方大夫用两块木板夹着,用纱布包了起来,挂在脖子上。

钟离善隐隐地闻到了一丝药味。

钟离善急急起身,走了过去。

她家火龙果真是好样的,接骨过程中一声不吭。

钟离善摸了摸火龙果的头,以示赞扬。

“好了,没事了。回去后,好好保护着,别让人撞到,也不要乱动。我开些药,你下去拿,一天三次。”方大夫出来后,就径直走到桌子上坐下,拿出钢笔,开始在纸上写道。

淡蓝色的字龙飞凤舞,钟离善看不出来写的是什么,她只看了一眼,便抬起头问道:“在饮食方面,可有什么讳忌?";

方大夫一边写,一边说了几样。

钟离善与火龙果道了谢,钟离善留着火龙果给乌旺财看着。

她自己下去拿药,交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