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10章 回到家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章 回到家

钟离善和火龙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乌旺财直接把摩托车停在了钟离善家的门口。

钟离善先下车,然后小心地把火龙果抱了下来。

钟离父和钟离母、桂圆听到摩托车的响声立马就跑了过来。

桂圆人小,跑的最快,钟离善刚把火龙果从摩托车抱下来,她就冲了过来,问了一声钟离善,然后就把目光停留在火龙果受伤的手上了。

桂圆两眼含着泪,白藕般的小手想摸一下火龙果,却不敢摸,半晌,才吭吭哧哧道:“果果,你好些了吗?还痛吗?”

火龙果从来就很讨厌自己的妹妹哭,桂圆小时候就很爱哭,一哭就像一只小花猫,每一次桂圆一哭,他整个人就觉得头痛,但是这会看到桂圆因为自己受伤而哭,火龙果心里头却是很受用,摆了摆没有受伤的左手,小大人样说:“没事,早就不痛了。大夫治好了,以后吃些药就好了。快别哭了,像个小花猫一样,等会我就要笑你了。”

火龙果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桂圆的眼泪立马就流下来了,她扁着嘴,眼泪不停地往下落,真的像一只小花猫,她听到火龙果这调侃的话也不气,反而哭着道,“哥哥,我以后再也不谗嘴了,我再也不拉着你一起去摘捻子了。我们以后离那个钟离富远远的。”

都是因为她想吃捻子,这才跟着十三他们出去。若不是因为她,她们这一行也不会跟钟离富一起上山,钟离富也不会为了哥哥手上和她手上的那些捻子,把哥哥推下山去。

都是她不好!

都怪她谗嘴!

火龙果还没有来的及安慰自家小妹,就被随后而来的钟母一把抱住,嘴里直呼:“外婆的乖孙,我可怜的果果。还痛不痛?”

火龙果摇摇头。

这厢,钟离父给依旧坐在摩托车上的乌旺财道:“旺财,今天可是多亏了你呀。我那个外孙也是一个不省心的,劳烦你今天跑了一天了。得空了,让你婶子做一席好吃的,来我家喝酒。”

乌旺财接过烟,却没有立马点燃吸,而是把烟直接夹到自己的耳朵后,挥了挥没有抓摩托车的手,说道:“瞧叔说的,火龙果也是我的侄儿,我这人当人家伯伯的,替侄儿跑一下那是应该的。得亏我有这一辆125摩托车,若不然,我就算是想出力那也没有地方出呀。”

“可真多亏了你呀。要不然,我们两个老木头不在家里,我家老二(钟离善排行第二,所以钟父叫她老二)和火龙果估计吓的团团转。”钟离父真心实意地感谢。

他们一回家里就听胖婶说了这事了。

真心多亏乌旺财这人,若不然,善善和火龙果也不会那么快到石棠市。听胖婶说火龙果这一次摔的待挺重的。若不是眼前些人,凭着善善,哪里会那么快拿主意去城里医院。

他的儿子什么样子他知道,今天真是多亏了他了。

“多大的点事,值得叔一说再说。火龙果也是我的侄儿,叔说这话就见外了。好了,善善他们从医院里回来,你们一家想必也有许多话要说,我也不多打扰了。”乌旺财看天色不早了,而且,今天奔波了一个下午,他也骑了一个下午的摩托车,也累了,更别提一直提着心的钟离善和受着伤的火龙果,所以她就提出了告辞。

钟离父看了一下一脸疲惫的钟离善还有那个吊着手的火龙果,再看了一下已经暗了的天色和风尘仆仆的乌旺财,约定过几天让他过来喝酒,这就让乌旺财先回来了。

乌旺财脚一踩125摩托车,加一下油,嗖的一下就走了。

钟离父的眼光从乌旺财的背景转到钟离善她们身上去,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回到家里再说。”

钟离母此时也站起身,拉着火龙果的小手就往里走。钟离善也一手拿着医院开给火龙果的药,一手拉着桂圆的手,就往里面走去。

“善善,有什么事我们吃过饭再说吧。善善和火龙果在外面一天,估计什么也没有吃。”钟离母喃喃想说话,钟离父却是没有让她说,而是直接开口道。

钟离善这才惊觉,她一路上只顾着火龙果的病情了,他们三人一路上居然滴水未进。

也不知道火龙果饿不饿?

必定是饿的,小小的孩儿,正是长身体,多吃饭的时候,怎么可能不饿?怪不得火龙果有时会用左手压着她自己的肚子,原来是饿的。

火龙果大抵是怕她多花钱,所以宁愿自己饿着,也不愿意向她要什么。也怪她心粗,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孩子异状。

十几年没有跟孩子相处,而到张奕事业成功的那几天开始,她的生活起居都是由着保姆来照顾,所以,她一时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孩子气。

压下心中的愧疚,钟离善对火龙果说:“果果,我带你去洗手,然后我们再吃饭。”

钟离母擦了擦眼泪,招呼桂圆就去厨房端饭菜。

因为所女儿和外孙在外面没有吃饭,所以尽管担心不已,钟离母还是提着准备了饭菜。

刚才看自己外孙的反应和女儿的反应,钟离母所料不差,她的女儿也是心粗的,都是两个五岁孩子的母亲了,却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的孩子,唉。

钟离善拉着火龙果就去了外面的院子里。那里有一口水井,井上面有着一个压水井,旁边还有一个大缸,里面装着水,钟离善去拿了毛巾,然后去旁边的大缸里舀了一瓢水,把毛巾湿了湿,给火龙果擦脸和擦手。

火龙果第一次感觉母亲的热情,以往这事都比是她外婆给擦的,尽管钟离善的手法不是很熟练,擦的他有些痛,但是火龙果的两个耳朵还是红了,就连心底,都是暖洋洋的。

要是妈妈每天都那么温柔对他说话,那么温柔地帮他和妹妹擦脸就好了。尽管妈妈的动作有些粗鲁,擦的他的脸有些痛,但是他好喜欢。

可惜妹妹不在这里,要不然,妈妈也会替她擦,让她也高兴高兴。

“果果,闭眼,妈妈给你好好擦一下,今天从摩托车走了一天,路上都是烟尘。”钟离善察觉自己的儿子想转头,嘴里说道,然而手上却是不停。

火龙果害怕钟离善生气,一下子就把刚才乱转的眼睛闭上了。

现在让妈妈好好替她擦脸好了,以后有机会再叫桂圆来。

钟离善给儿子擦了三遍,然后才让他到院子里的饭桌前坐下。

钟离善自己也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才跟着来到了饭桌前。

钟离家的晚饭是在院子里吃的。

她们家在钟离父和钟离母的努力和钟离善已经嫁人的大姐钟离上的资助下,盖了二层高的砖屋,用围墙围着,屋里前面形成一个小院。

南方这个季节,天气很热,尽管屋里外有着风扇,但是钟离家还是喜欢在院子里吃饭,就着昏黄的月光和闪烁的星光,一边吃着饭,一边吹着微风,仿佛一天的燥热都给吹尽一样。

我已经调整过来了,明天正常更新!亲们,给我来点推荐吧,这本的数据太可怜了,不给点赞,作者君支持不下去了!

(压水井我家也有一个,小的时候,最不耐烦就是人工打水了,每一次都要用尽全力压手柄,很累。特别是洗衣服的时候,一次要用很多的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