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11章 若有下一次,还请父亲不要插手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一章 若有下一次,还请父亲不要插手

今天晚上的菜较平常丰富。

一个豆芽炒肉,一个酿豆腐,一个清蒸排骨,还有一个炒苦瓜,一个蒜蓉空心菜。

平常晚上的菜都是清炒空心菜和一个素菜。

钟离善看这菜色,就明白了是自己父母赶圩买的。她低下头,掩去自己眼中的泪意,上一辈子自己的父母去鹏林市看她时出了车祸,她就再也没有吃过父母做的菜了。

事隔多年,仅是看一眼,都觉得有些心酸。

钟离父和钟离母没有察觉到自己女儿的异常,他们一双眼睛都黏在了火龙果身上。

因为火龙果手上不方便,钟离母更是接过了喂饭大业。

“妈,你吃你的,我来喂吧。”钟离善压下自己的泪意,稳定心中的情绪,就看到钟离母拿出饭碗和勺子,准备喂火龙果。

那菜堆的满满的,远远看去,钟离善都觉得那只勺子无从下手。

“你吃你的,我来喂,你今天忙了一天,也该饿了。我来喂我的乖孙。”钟离母从那堆着满满的菜中舀了一勺菜和饭,边往火龙果嘴里递去,边说道。

“老二,你吃你的,让你妈喂。”钟离父说道。

钟离善不再说话,端起碗,就开始吃。

饭有些硬,不是她平时爱吃的那种香米,而且,酿豆腐蒸的有些老,空心菜因炒出来久了,叶子都变颜色了,并不是很好吃,但是钟离善却吃的非常满足。

这是她近几年来吃的最好的一顿饭了。

自从她和张抗美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他们两个就很少有机会一起吃饭。

现下,一家人一起吃饭,这对钟离善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饭后,钟离母吃饭,钟离善和桂圆把碗筷拿去洗。

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就着昏黄的灯光和闪烁的星星,聊着今天的事情。

“善善,说吧,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你胖婶也说了,但是我还是想听你说一遍。”坐下后,钟离父也不理会正在吃饭的钟离母,便直接开口问道。

火龙果怎么会和钟离富争执起来?钟离富怎么会把火龙果推下山去?钟离父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钟离善捏住火龙果的鼻子,把中药给他喝下去,非是她不想喂火龙果吃药,而是,这中药太苦,一勺勺喂简直就是折磨,还不如直接灌下去。

火龙果很乖,基本不用哄,就自己乖乖把药喝了下去。

未了,还伸出自己那粉红的小舌头。

桂圆见状,等火龙果的舌头伸回嘴里去,立马就往火龙果嘴里扔了一颗蜜饯。这蜜饯是钟离母做的,平常用来给火龙果和桂圆解谗。

火龙果吞下蜜饯,钟离善便打发他到一旁和桂圆聊天,这才回答钟离父的话。

钟离善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么说,是钟离富把火龙果推下山,然后他不小心也跟着跌了下去,最后污蔑火龙果推他下去的?”钟离父吸了一口水烟,道。

院子里只听到竹筒里水翻滚的声音和钟离母嚼饭的声音。

从钟离父的语气中听不出什么,但是钟离善知道,她的父亲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主,当年,她怀了孩子,他威胁不许生下来,要是她真要生,就威胁在她生下来的时候就把那两个孩子扔了,但是,在她怀着孩子的那段日子里,他虽然没有说什么,却给了母亲不少钱,让她去买好吃的给她吃,孩子生下来后,他不仅没有像他以前说的,把孩子扔了,而是细心地照顾着火龙果和桂圆。

“嗯,是钟离富推火龙果下去的。二伯母还想把这个名头按在火龙果的身上,倘若不是我机灵,火龙果就要背负这个恶名了。”钟离善淡淡地说道,眼里却看不出情绪。

“以后我们少跟他们家来往。你也告诉火龙果和桂圆,不再跟钟离富他们玩。”良久,钟离父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钟离善听到这话,非常地失望,自己的外孙出事了,但是外公却不给他讨回公道,只是让他们以后不再跟肇事者一起玩。

钟离父也感觉到自家女儿的失望之意,他吸了一口水烟,水在竹筒里翻滚着,钟离母嚼饭的声音也一下子停了。

良久,钟离父这才叹了一口气,“善善,不是为父不替你讨回公道,而是,你知道的,你二伯一家,还有你那个二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钟离善吸了吸鼻子,才把心中的气给压下去,父亲这般说,她也知道,二伯一家就是就是他们家的极品亲戚,得罪不起,二伯母整个闹起来,能把她家都给闹崩,而且她二伯,则是一个妻管炎,凡事听从二伯母的。

钟离父这么做,除了怕他们一家闹腾外,更多的是基于与二伯钟离财的兄弟之情。

钟离父钟离进有一姐,一兄还有一妹,排行第三。大姐,也就是钟离善的大姑,叫钟离招,嫁到了京城,当年18岁钟离善意去京城大姑家玩,意外出事,在路上被人xxoo而怀上了火龙果和桂圆。

二伯钟离财,二伯母李桂珍,一个懦弱,一个撒泼,厉害的很,有四个孩子,取名为平安吉祥。钟离平26岁,娶了比他大三岁的孟娟为妻,生下钟离富和钟离珠;堂姐钟离安,二堂哥钟离吉,四堂妹钟离祥。整个二伯一家,就二堂哥对钟离善有善意,其它全是瞧不起钟离善。

也是,未婚先孕,而且孩子又是因那种不堪的方式得来,也难怪他们会讨厌钟离善。

小姑,钟离宝,与父亲关系最好,从小就跟钟离善很亲,对钟离善两个孩子很好。

自成家后,钟离父与二伯虽是各自以自己的小家为重,但是钟离父一厢情愿地以为他与钟离财的关系仍像小时候一样,亲密无间,所以面对李桂珍的各种挑衅,他都把他归结成他善良的二哥讨了那么一个媳妇,所以他都多般忍耐,为了就是他们兄弟之情不受破坏。

“这一次,父亲想怎样做,我都听父亲的,倘若有下一次,不管我怎么做,怎么对二伯一家,我都希望父亲你不要插手。”钟离善咬牙道。

这一次,二伯母那么吃了那么大的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会有下一次的。这一次,既然父亲不愿意向他们讨回公道,那么她现在就要一个承诺,一个下次对付二伯母他们家的承诺。

难道二伯家的钟离富是一个宝,她家的孩子就是草吗?

前世是她懦弱,护不住这两个可怜的孩子,这一世,她发誓,谁伤害她的孩子,她就跟谁拼命!

钟离父惊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仿佛很陌生的钟离善,他怎么感觉他出去赶了一次圩,钟离善就变的强硬起来了,但是到底这一次是他理亏,女儿想要他下次不插手,那他就不插手吧。

这般想着,钟离父点了点头。

钟离善也点了点头,坐了一会儿,然后去帮火龙果洗澡了。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先是重生,后来是火龙果出事,然后又去了医院,她累了,火龙果也累了。

有事,明天再说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