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13章 路遇中年妇女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三章 路遇中年妇女

钟离母很快就出来了。

看到钟离善站在门口旁边等着她,笑道:“怎么不先走,难道连菜地在哪里都忘记了?”

钟离善呵呵一笑,还真忘记了。

所幸钟离母并没有纠结这事太久,她出了门,就领着钟离善往前走。

钟离母今年四十四岁,那个时代的人结婚早,钟离母刘小莲跟钟离父结婚的时候才刚刚十八岁,婚后不久,就怀了钟离善的姐姐钟离上,生下钟离善后不久,生下了钟离善的妹妹钟离若。

这时候,钟离家已经有三个孩子了。钟离若出生那会,就算钟离父和钟离母再勤奋,挣的工分也不够养活三个孩子,但是,他们还打算再生,直到生出一个男孩为止,于是钟离善唯一的弟弟钟离水出生了。

许是钟离父曾经读过书的缘故,故钟离家的四个孩子并不像钟离善的二伯家一样,用“平安吉祥”比较俗气的词语取名,而是用了稍微有内涵与文雅一些的“上善若水”。

钟离善的大姐钟离上嫁到了石棠市,嫁给了一个比较富裕,但是成份有点不清的人家。当初,钟离父也不愿意女儿嫁给那人,因为他觉得钟离善的姐夫梁允并不是一个实诚的人。奈何,钟离上对梁允死心塌地,所以钟离父只是叹了一声,没有再说。钟离上有一个女儿,叫梁姿,仅比火龙果他们小五个月。

钟离善的妹妹钟离若正在外地读大学,平常也多喜欢跟大姐来往,并不太喜欢钟离善这个败坏门风的二姐,只是碍于两老,并没有说什么。

钟离善的弟弟钟离水正在读石棠市里读高三,准备高考,这个小子一向喜欢亲近二姐钟离善。

钟离善看了一眼母亲的背影,有些苍老,也是,在这物资匮乏的年代,拉扯着四个孩子的成长,钟离母脸上和身上早就留下了劳作的痕迹。

钟离善快步几步,跟上钟离母。

两人往村东头走去。

钟离善这才记起他们家的菜地是在村东头,那里全是田地,钟离家的空心菜就是在田地里挖出一角,专门做空心菜。

有些远,因为他们家住在村西,只是眼下除了在那里种菜外,别的地方又没有地方可以种。

“火龙果昨天晚上睡的安稳吗?有没有压到手?”路上,钟离母问道。昨天晚上她原本是想要火龙果跟着她一起睡的,就生怕自己女儿昨天晚上睡的太死,连火龙果压到手都不知道。

外孙还伤着手呢,若是压到了,那就难办了。

“睡的挺好的,一个晚上都睡的挺沉,也没有喊痛,火龙果的睡姿很稳,没有乱动的习惯,妈,你不用担心他压到手。”钟离善道。

事实上钟离母也知道自己外孙睡觉的习惯,火龙果的睡姿很稳,一般睡着了都不会乱动,除了有时要下**个厕所外,其它时间都能一个姿势睡到天亮。

所以,昨天晚上钟离母才没有坚持让自己外孙跟自己睡。

“嗯,这几日,你也不用下地,刚好是下秧的时候,由你爸去忙活就行了,你在家里好好地看着火龙果,以他的手为重。”钟离母叮嘱道。小孩子骨折非可小可,若是一个不小心,万一骨头长不好就惨了。

钟离善应了一声,她原本了是这么打算的。昨天刚重生,她就算想做些小生意来改善家里的生活,那也等火龙果好了之后才能做。一来,火龙果是她的**,上一辈,她深深遗憾,没有照顾好两个孩子,这辈子重来一次,她不会再像上辈子那样,再忽视自己的孩子了。二来,她刚重生,若是一下子改变自己的主意,不打算在地里忙活,而是去城里做生意,估计钟离父也钟离母得起疑,毕竟一下子改变太多也不好。

钟离母又问了一些昨天的细节,因为昨天晚上都是钟离父在问,等钟离父问完了,天色又太晚了。

钟离善又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跟钟离善说一遍。

钟离母叹了一声,不再说话。钟离父不替自己的女儿讨公道这一事她也能预料得到,但是钟离母却比钟离善多想了一点。钟离父之所以不替钟离善讨公道的原因是,他们钟离家只有一个男孩子,还是在读着高中,还没有立起来。

若是这一次去找二哥那边,那势必会跟二哥撕破脸,那日后,钟离家若有什么事,钟离善的二伯一家肯定不会出手相帮。

只是,钟离父毕竟是疼女儿,也疼自己的外孙,所以就承诺了若有下一次,他必不插手。

她也不好说什么。

他们也不是那等懦弱之人,这都被欺负到了头上,还不反击,只是,现实有时压的人不能不低头。

“善善,你别怪你爸,他也是.......“后面的话,钟离母掩了下去。

“妈,我都知道的。但是若有下一次,就算拼着我这命不要,拼着两家关系的恶化,我也不能于放过他们。”钟离善制止了母亲的话。

“......,都依你吧。“钟离母说道。

余下的路两个都沉默。

到达菜地的时候,钟离母把裤脚一卷,直接下了空白菜地去摘空白菜。

钟离善也想照做,但是钟离母制止了她:“你在上面摘旁边的那些就可以了,这菜地小,你再下来,我们都转不过身。”

钟离母还怕钟离善把那空心菜给踩坏。

钟离善停住了卷裤脚的手,就蹲在田梗上,摘着菜,偶尔把钟离母手上的空心菜接过,放入篮子里。

钟离母干活很利索,不一会儿,就把那空心菜摘好。

两人就往家里走去。

路上,钟离善遇到一个身材粗壮,面色黝黑的的中年女儿,她也挎着菜篮子,看到钟离善她们走来,死死地蹬了钟离善一眼,就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过,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还哼了一声,才扯高气扬地离开了。

钟离善纳闷了,但是无奈隔了二十年,一时也想不起这人是谁,怎么这般瞪她。

钟离善把目光看向钟离母,指望她说些什么,但是钟离母只是一脸阴沉,并不说话。

钟离善压下好奇,跟着钟离母回家。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