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18章 什么,富儿居然推火龙果下山?!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八章 什么,富儿居然推火龙果下山?!

新书不易,爱大家~么么哒`

钟离吉走的时候,还带着那瓶甲鱼汤。

他失魂落魄,两腿沉重,迈着步子,踏着夜色,一步一步地走回家中去。

富儿居然推了火龙果下山,那个笑起来很可爱的小胖墩,居然在他不知道的地主,有坏心思,昨天还把火龙果推下山,只是为了一袋山野间随处可见的捻子。

那种东西,他现在上山,分分秒秒能采几袋,而且,钟离富,他的好侄儿,为了那些一文不值的捻子,居然把自己的亲亲表弟推下山去!

好在,那山并不高,而且他们当时也快到山脚下了,所以火龙果只是摔断了手,没有失去性命。

只是,富儿居然把火龙果推下山!

一想到婶子刚才的话语,钟离吉只觉得手上拎着的东西千斤重。他没有想到,他妈和大嫂为了替富儿出一口气,居然想了如此歹毒的计来害火龙果。

他也是听了婶子的话,才知道原来刚骨折的人,是不能喝这些甲鱼的,不仅不能喝,连碰也不能碰。

若不然,伤口不容易好。

明明是钟离富把火龙果推下山去,二叔他们不来讨回公道就是对他们很好了,反倒是他们家,却想方设法,去伤害火龙果!

火龙果并不是外人,他是他们的亲人。善善也不是外人,当初出了那样子的事,善善也是不想的,为什么大家却把罪怪在善善身上?!现在,又不待见火龙果和桂圆!

钟离吉傻傻地站在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心里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滋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钟离吉终于调整了他自己的面部的表情,让自己不露出一丝的情绪来,理了理因夜风而吹乱的头发了,深呼吸一口气,不动声色地拎着那个保温瓶举步进门。

钟离母见钟离吉回来,撇了撇嘴,不耐烦放下自己手中的碗筷,汲着拖鞋,走到钟离吉面前,想把他手中的空瓶拿过来,然后再去厨房帮钟离吉拿碗。

呸,那一家子也不是一个好的,她好好的儿子拿着一瓶甲鱼汤送去给她们家,她们家居然那么厚脸皮,也不留她家儿子在他们家吃饭!怪不得那么早就回来!不过,看儿子那样,估计甲鱼汤被那个小贱种喝了。

若不是因为给那个小贱种一个教训,她还舍不得那个贵的甲鱼汤呢。

这甲鱼捉回来也几天了,她一直养在水缸里,舍不得吃,若不是昨个儿出了那件事,儿媳妇要教训一下那个小贱种,她估计还要养些日子呢。

钟离吉隐晦地看了一眼看到他回来便往这边看到的孟娟,果然看到孟娟那还没有来得及隐去的笑容。

他心里咯噔一下,婶子说的话估计是真的了,他的亲侄子钟离富,真的把火龙果推下了山,而自家大嫂和母亲不仅不思悔改,还想着法子想害火龙果!

钟离吉心伤之余,手中忽然一轻,他正拎着的保温瓶被人拿了去,他抬头看了一眼,正看到来不及褪去讶异表情的李桂珍。

李桂珍心里也是一突,她没有想到,这个保温瓶居然是沉的,也就是说,钟离善的那个小贱种不知道为什么竟没有喝里面的甲鱼汤!

她为了让火龙果喝这个甲鱼汤,就让自己一直以为对他们家都特别好的二儿子送去,谁知道火龙果他们竟然没有吃?!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知道骨折不能吃那么滋补、燥热、易过敏的甲鱼汤?

不可能,钟离进那两口子没有什么见识,钟离善一个才读了两年的高中,怎么知道骨折不能吃甲鱼汤?!

那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是自己家儿子没有送?

李桂珍心里的念头转了又转,就想开口问钟离吉弄清楚此事。

“妈,大哥,是钟离富把火龙果推下山的?”李桂珍的放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钟离吉带着质问的语气说道。

钟离平也从饭桌上抬起来,脸阴沉的想下雨的样子。

全家的碗筷碰撞声一下子就停了,只听到钟离富和钟离珠在不停在嚼着嘴里的食物发出的声音。

“你是怎么说话的,怎么是我的乖孙把他推上山?!明明是火龙果那个小贱种把我的乖孙推下山的!老娘本着两家之间的关系,就想着煲了甲鱼汤让你拿过去给他家火龙果吃,补补身子,谁知道,好心不得好报,反过来还被咬了一口!哼!”李桂珍气哼一声,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若不是刚才看到自己大嫂那模样,还有他一直都非常地相信钟离善他们,钟离吉此刻就信了李桂珍说的话。

这时,钟离平气的啪的一下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起身离桌,道:“我吃饱了。”

他自己的亲兄弟,居然帮着外人,一想到这个,钟离平就吃不下饭。

“平儿,你去哪里?这里还有甲鱼汤,既然你二叔家不知好歹,浪费我们的一片心意,这甲鱼汤,我们就自己吃了吧!”李桂珍急忙喊道。

“不吃了,气都给气饱了!自家兄弟帮着个外人,想想都寒心!”钟离平往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钟离吉,你看你!啊?!一回到家里就把你大哥给气着了。我真是造孽,怎么生了个吃里爬外的孽障来!”李桂珍骂骂咧咧。这老二的心都偏到那家人去了,只不过是去送个汤,回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地质问他们!

他们可是他最亲的人!

“妈,你明明知道这骨折的人不能喝甲鱼汤,你还让我拿过去给火龙果喝!”钟离吉吼道,差点没把那一句“你安的什么心?!”给吼出来。

“我,我,我去哪里知道骨折的人不能喝甲鱼汤了?!我这不是一片好心吗?我们家里前几天正好捕了一只甲鱼,我寻思着,火龙果昨天不小心掉下山,今天便把甲鱼给炖了,让你送过去给他补补身子。我好心没有好报,我好柴烧烂灶!我好心被累劈!”李桂珍初时有些心虚,但是一会便理直气壮地说道!就算全世界都知道了,她还是想法子来遮掩!

钟离吉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理直气壮的李桂珍,再看了一眼正在低头沉默吃着饭的父亲,眼光略过大嫂那气愤地脸,还有那两个正吃的香的小屁孩身上,心里一阵无力。

他妈肯定知道骨折的人不能吃甲鱼汤,却偏偏煲了甲鱼汤让他送过去给火龙果,这期中没有猫腻,他肯定不相信。

前年,他家小妹祥儿从楼梯摔了下来,大腿骨折,他妈照顾了他小妹两个月,有什么忌口的,难道她会不知道吗?

再说了,这瓶子还是他大嫂递给他妈,然后他妈再递给他的,骨折的人不能吃甲鱼汤,大嫂肯定也知道,但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出一口气了,大嫂就能忍得下心毁了另外一个无辜的孩子。

这多么恐怖呀!

而且,这事明明是钟离富做的,他就为了那么点捻子,就能把火龙果推下山,他那个点小孩,能懂什么,多半是家里人教的。

钟离吉的心更冷了,同时,还闪过一阵心寒,还有恐惧,他的亲人怎么是这样一副面孔!

“好了,儿子刚回来,你吵什么吵?!还不快回去厨房拿碗筷,让老三吃饭,今天赶了一天的车回来,老三肯定饿了,你还吵什么吵?!”一直沉默吃着钟离财开口对李桂珍吼道。

李桂珍也不怕他,若是怕他,李桂珍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去害火龙果,钟离财明明知道她杀甲鱼熬汤,还要送给火龙果,都没有阻止,他心里想必心里也是赞成她给火龙果一个教训的。

“他不是有头有脚,不会自己去拿?!这么偏帮着那个小贱人,他怎么不在那个小贱人家里吃完饭再回来,还跑回家里吃什么?!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李桂珍根本不理会钟离财的话,而是拎着那个保温瓶,快步地走到桌子前,然后把保温瓶打开,把里面的汤倒到桌子上盛着甲鱼汤的盘里,手上的动作不停,嘴里却阴阳怪气地骂骂咧咧。

钟离父没有再出声,而是把碗往桌子前一推,示意李桂珍帮他添点汤。

孟娟愤恨地看了一眼钟离吉,没有说话,而且恨恨地把嘴里的猪肉嚼了嚼。

“爸妈,我还不饿,你们吃!”钟离吉忍了忍,这才把气忍下,不管怎么样,眼前的人是他的父母,而天底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只是,经过今天这事,他实在是吃不下饭了!

“不吃就不吃。我还省了点粮食呢!”李桂珍又阴阳怪气地说道。不吃最好,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自己的亲侄儿被人欺负了,不寻思着帮自己的亲侄儿讨回公道,而是偏向外人,她怎么生出这么个儿子!

不吃最好!

钟离财没有说话,而是把刚盛好的汤碗拿过来,一端,一咕噜地把碗中的汤全喝了。

钟离吉失望是回来自己的房间。

一回到房间,就看到他拿回来的包裹被翻得乱七八糟,衣物什么的都还在,只是他替爸妈和孩子们买的点心全没有的,就连二叔家里的那一份也不见了踪影。

肯定是母亲过来拿的,除了她,没有人会翻自己的东西。

只是,他还想着明天拿些点心去看一下火龙果的,现在点心没有了,明天怎么办?

钟离吉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还好,他习惯性地把自己的工资放在口袋中,现下,那钱还在。

他虽然在家里不受待见,但是也不是一个傻的,他从两年前就没有把他自己全部的工资给李桂珍,而是在城里开了个户,把自己赚的钱全存进去,只是每个月给些父母做生活费。

若是他不这么做,看他父母这样子,肯定把他的钱死死地抓着,一分也不给回他。

钟离吉澡了也不洗,就躺在**。

肿么感觉越写越像种田文了,不行了,我要加快速度,早点让女主得到空间再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