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22章 流血冲突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 流血冲突

桂圆原本打算再把那碗茶端给钟离宝喝,谁知道,听到大门传来的震动声,又看到李桂珍那狰狞的脸,还有那急冲冲的动作,手一抖,碗就直接掉在地上,匡啷的一声,碎了。

只是众人顾不得什么,她们的注意力,全被李桂珍吸引去了。

李桂珍气呼呼地冲进来,连眼神也没有给钟离宝一下,冲到钟离善面前,叉腰,两腿微微分开,就像钱钟书《围城》中所写的,像一个圆规一样。

不过,钟离善却觉得不像一个圆规,倒像一大坨那个什么的,在喷着粪水。

只见李桂珍叉着那比水桶还要大的腰,接着就唾沫满地飞,声如洪雷,直入人心,“你个烂货,挨千刀的。你那个小贱种把我家的富儿推下山不说,还使计说我家富儿推你那个了小贱种下去!呸,你也不想想,你家的那个小贱种是什么人?我家富儿怎么可能会脏了他的手?富儿以后可是做大事情的!你个破鞋,难怪会做出那样子的事,羞也不羞?现在,居然还朝你二哥要钱?”可能是一下子说的话多了,又因为来的急,李桂珍有些喘。

钟离善心里暗暗诽谤,喘死算了,这骂的也太难听了,若她不是重生了一回,前世又受了那么多的苦楚,她这会,肯定也受不了。

钟离宝在旁边也听的脸红脖子粗!她这个大嫂,这些话也骂地出来,眼前这个可是她亲亲的侄女!

小姑就想上前去阻止李桂珍继续骂下去,谁知道,她没有上前,李桂珍又开始喷了起来,“啊?!你这事做的亏不亏呀?你居然朝你二哥要钱,一块两块我就不说了,居然要了200块。啊?!老娘我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晚上日头落了(太阳下山的意思)才回家,一年到头,挣不到200块!你有出息了,居然朝你二哥要钱!那可是他娶老婆的钱,你连他娶老婆的钱都要!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钟离善两眼看着李桂珍,面色不变,她的两手,一手护住身后的火龙果,不让他走出来,另一手攥紧拳头,极力克制自己。

这李桂珍,越骂越离谱了!

若是旁边没有那么多人,她早就冲上去了。但是,她这会不想冲上去。

她想刷村民的好感。

虽然她不顾忌名声,但是钟离父和钟离母一辈子都住在这里,她的弟弟以后也会住这里,娶媳妇回家,他们,都需要一个好名声。

她被人奸污,还生下两个孩子,名声早就臭了,但是她不能再因为她的缘故,让家里的名声再臭。

她不想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出门去被人指指点点说,看,这对夫妇,生下来的女儿不学好,未婚先孕不说,还顶撞自己的伯母......

而且,二伯母现在骂她越厉害,到了以后,二伯母再犯事,她上门去讨加公道,村里的人才站在好的身边,才会同情她!

“嫂子,够了,善善可是你的亲侄女!”小姑终于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声。

“呸!我才没有她那样的侄女。自己不要脸不说,还生下两个野种。”李桂珍鄙夷地扫了一眼钟离宝和钟离善的身后,嘴里“嗤“地笑了一声。

这一下就惹火了火龙果。

他虽然不怎么听的明白李桂珍骂人的那些词,但是听李桂珍的语气,也知道不是好词!但是有一个词他懂了——野种!

村里的小孩都这样子骂他!

现在,这个二伯婆还三番五次拿这个来骂他。

于是,火龙果一下子就怒了。

“你才是野种,你们全家都是野种!我有妈妈。”我才不是野种,火龙果从钟离善的后面探出他的小头,露出一张倔强的小脸,两眼死瞪着李桂珍。

李桂珍听火龙果骂她野种,还骂她的全家,顿时,火气一下子就到了极点,冲上去,挥着手,嘴里大叫道:“我打死你这个小野种,有娘生,没爹生的小贱娃!”说着,就往火龙果的那个方向一拍,想甩火龙果一巴掌!

钟离善一惊,虽然是她早就防备李桂珍,但是没有想到李桂珍说动手就动手!

钟离善忙侧身,挡住李桂珍那一巴掌。

李桂珍的巴掌就落到钟离善的腰上,啪的一声,在忽然安静的院子里非常地响亮。

钟离善只感觉自己的腰火辣辣地痛,还好她反应快,若不然,这一巴掌落到自己儿子的脸上,自家火龙果的脸估计都会被打肿。

这个李桂珍!他家火龙果是跟她有仇?下那么狠的手!

钟离宝也惊呆了,她想不到大嫂骂人还不够,还要动手,而且,是单方面跟一个五岁多的孩子动手!

也不怕传出去被人戳脊梁骨!

哪里这样子做人长辈的?!

钟离宝就想上前去阻止这一场闹剧。

众人都没有想到,这事还没有完。

原来李桂珍看自己的巴掌落了空,打到钟离善身上去,更加地恼火,也可以说是恼羞成怒,接着就推了钟离善一把。

情急之中,钟离善只得侧着身往旁边倒去,免的压到身后的火龙果。

事情就是那样子发生的。

等所有的人回过神来,就看到钟离善倒地地上,左手流着血,那血流到她手上的镯子上,染的那个镯子血红血红一片,异常妖艳。

火龙果和桂圆当场就哭了起来。

李桂珍看自己闯了祸,抛下这么一句,“我限你今天晚上吃饭之前,把这200元给我送来!要不然,我就让我家吉儿亲自上门来要。别给脸不要脸!今天这事可是你自己往旁边倒,所以才会自己撞到石桌的,不关我事。”说完,急急走了,好像身后有鬼追的一样。

出了门口,李桂珍头也不会地飞回家去,只是,待心里平静了一下,又觉得有些可惜,钟离善手上的那个银镯,可是祖传的,先前,她还想法子想要把它弄过来,给珠儿摘,虽然那个丫头不怎么好,但好歹也是她的孙女,但是这回这个镯子被染血了。

这般不吉利!

可惜了一个好镯子!

钟离宝想追出去,但是看钟离善那样子,眉头跳了几跳,然后才走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钟离善。

“你们两个先别哭,桂圆,你去拿一块干净的毛巾过来。火龙果,你去厨房抓一把灰过来。”钟离宝扶起钟离善,嘴里吩咐道。

两个孩子自小就聪颖,也知道现在这时候不是哭的时候,便按钟离宝的吩咐去做了。

“善善,你怎么样?手有没有摔断?”钟离宝担忧地问道,她刚才只看到钟离善的左手撞到了那石桌的边沿,虽则那个石桌是圆形的,但是那个石桌那么硬,而钟离善那么弱小,她那个大嫂使那么大的力,也不知道左手有没有撞骨折?

“应该没有骨折!只是撞上去的时候有些痛,然后,摔倒的时候碰到那个碎碗,出了点血。”钟离善轻皱眉头道。

她有些逞强了,原本以为没有多痛了,谁知这般痛,当时,李桂珍推她的时候,她若是用手撑住石桌,也不至于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

但是她看到了地上那个碎碗片,选择了放弃撑着石桌的主意,而且顺着李桂珍的手,直接倒在地,倒地的时候,左手还好巧不巧地摔到那个碎碗片上面。

于是,悲剧了。

当然,为了能加深效果,她倒地的时候,左手还用了些力。

“哪里是一点血呀,那流的那么多?!她李桂珍怎么狠的下这个心呀?!从她进门那天起,我就知道她是不是一个好的!有什么好吃的,自己藏起来吃。现在,居然对自己的后辈下手,真是越活越出息了。”钟离宝小心地扶着钟离善,嘴里骂道。

钟离善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安慰,就看到桂圆拿着毛巾过来,火龙果则抓着一把灰过来。

“妈妈,你痛不痛?桂圆给你呼呼!”桂圆扬着流满泪的脸道。

“不痛,只是流点血而已。”钟离善用安抚的眼神看向桂圆和火龙果。

只见火龙果抓着一把灰,眼中含着泪,不言不语地站在她面前。

“会有些痛,你忍着。我先给你擦去血,然后再抹些灰。”钟离宝接过桂圆的毛巾,对钟离善道。

钟离善的眉头皱的更深,好多年不用这灰止血了,她都忘记了灰还有止血的作用。她原本想说,不用放灰,让她慢慢地止住血,这灰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她不敢用。

但是一抬头就看到钟离宝那关切的眼神,钟离善心里一暖,答应的声音就脱口而出:“嗯。”

钟离宝小心地用毛巾把那手臂上面的血迹擦去,动作无比地温柔与小心,生怕自己一用力,就会弄痛钟离善。

钟离善觉得有些痛,但是还可以忍受。

钟离宝把那血迹擦去后,把毛巾递给桂圆,让她拿着,腾出手来接着火龙果手上的灰。

火龙果是左手拿着灰的,小小的拳头,攥着灰,但是放开一看,那灰也挺多,因为火龙果把在匆忙之中,把那秋抓的实实的,几乎成团了。

钟离宝点头,是个聪明的,她小心地把灰往钟离善的左手扑去。

这本书的数据不好,作者君越写越灰心,越写越怀疑自己,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