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24章 空间初现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四章 空间初现

“二哥,不是我说,这大嫂虽然是我们的大嫂,虽自古有云,长嫂如母,但是你看大嫂这做的,哪里是一样“母亲”做出的事?就不该这样子纵容她!今天没有时间而已,若是有时间,我定要好好去找大哥理论一下。”钟离宝说道。

今天这事发生的太紧急了,她要帮善善止血,所以没有时间去找钟离财、李桂珍理论。但是二哥做为善善的父亲,这般轻易放过李桂珍,这太让人失望了。

“宝,她毕竟是大嫂,若是传出去,名声不好听。而且,大哥也在那里。”钟离进叹了一口气,语气竟带着些无奈。

他也是没有办法,善善的名声都这样子了,他家再传出别的什么名声,那善善还怎么嫁人?

她还年轻,却过的像他这个老头子一样的生活,还带着两个孩子,一想到这个,钟离进觉得自己做什么事都要三思了。

“二哥,你想多了。你就是这般退让,才让那个李桂珍给一步一步欺负到头上。你看她干的是什么事?!唆使钟离富把火龙果推下山就算了,第二日,居然让人送甲鱼汤过来,也幸好嫂子知道骨折的人不能吃甲鱼汤,要不然,火龙果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啊,这是人做出的事吗?火龙果跟她没有一丝的怨恨,她居然就下此狠手!这歹毒的妇人!”钟离宝狠狠地说,“今天,就为了想要拿回钟离吉给的200块钱,还想抽火龙果耳光!还好善善反应快,若不然,火龙果被她这么一巴掌给抽下去,脸不肿才怪!要是李桂珍不小心碰到火龙果的手呢?”钟离善没有说下去,而是把这后果给在场的人想。

钟离进的脸色沉沉,看不出神色。

刘小莲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胸膛不断地起伏!

钟离善的脸色也不好看,若是当时,她没有挡在火龙果的面前,那火龙果的手保不准被李桂珍碰到!若是李桂珍一时不忿,往火龙果的手打去,那火龙果的手必定好不了!

一想到火龙果又要像前世那样子,钟离善恨不得立马就拿刀去剜了李桂珍。

钟离宝看到这一家子的反应,叹了一口气,只希望自己的二哥日后切莫因为亲情的束缚,虽然顾念亲情是好的,但是对象是李桂珍那些人,不值得!也不要因为那些看不见,听不着的名声,被人家欺负到头,而不敢反抗。

钟离宝是下午才走了。

她甚至没有再去一趟李桂珍家,而是出了钟离善家门口,就直接往她家的方向走去。

以往,她都要跑一趟自个大哥家的。

显然,她是被今天这事气着了。

钟离吉也没有上门,钟离善心里猜测,钟离吉应该是去石棠市了,若不然,今天这事闹成这样,李桂珍必是回去闹着二哥过来把这200元拿回去的。今天,钟离吉没有上门,这表示着他肯定不在家里。

至于把得来的钱还给李桂珍,钟离善冷笑了一下,表示不可能。这钱是钟离吉给她儿子补身子的,她当时,虽然是逼不得已地拿了,但是却不代表着她回再拿给李桂珍!虽然她要以后才能还回。

李桂珍今天做出这事,就是为了这200元,她偏偏不给回!看她有没有脸再过来。

“善,若是你二伯母再过来,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若是再像今天欺负上门来,你就告诉我,我和你娘替你讨回公道。”吃过晚饭后,钟离父忽然表态。

钟离父这话一出,惊的钟离善和钟离母往他的方向看去。

只见钟离父点了点头。

钟离善也点了点头。

她知道钟离父是把钟离宝的话听进去了。虽然她对钟离宝的一些话不太赞同,但是钟离父能点头,这就是很大的让步,而且,他还答应说若是下一次那边的那一家子再欺负她们,他就替她讨回公道。

这话,就算前天她们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他也没有说,今天却说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钟离善并不是要钟离父做什么,她要的只是钟离父的一个态度。

钟离母也很惊讶,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钟离父对于兄弟之情、家族之情还有名声的执着,钟离父今天能做出这样的表态,说明他真是下定决心了。

晚上,钟离善躺在**,幽幽地想着心事。

她的手还有些痛,但是还没有痛的睡不着的。

今天发生的事她一点也不后悔,就算重来几次,她也是这般选择的。

二伯母一家如同血蛭一般,钟离善这样子做,固然有替儿子报仇之意,但是她更多地是想斩断与二伯母之家的关系。

因为,那一家人脸皮真厚,看到你倒霉,就会落井下石,若是你发达了,就会黏上来。

前世,这一家子除了钟离吉之后,看到她创立了公司,纷纷来了鹏林市,想要占便宜,二伯母更甚至,自以为拿捏住了她的把柄,威胁说若是钟离善不给钱,就把钟离善恶毒的恶名公布于众,把钟离善做的丑事捅去电视台,前世,钟离善因为火龙果的事恼怒她们,所以没有理会,结果,李桂珍真的像她所说的,把事情捅去了电视台,电视台也把这事给播了出来,导致她当时的形象一落千丈。

她和张奕的鞋店也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很多人因为嫌她这个老板娘“脏、恶毒”所以不在她这里买鞋。

这种情况到她退居幕后才好些。

她都被李桂珍一家逼的名声尽毁,就连事业,也只能退居幕后,但是李桂珍没有拿到钱,并放弃,最后,居然还天天上门堵她......

现在,经过前世,她无比清楚地知道了李桂珍和孟娟的为人,这一们亲戚关系能斩断就好,就算不能杜绝关系,她也要疏远!

钟离善无意识地碰了一下她的左手,还有些痛。

也是,被那些碗片割到手,能不痛吗?

她当时为了能让自己多流些血,在摔倒的时候,还故意摔到碗片上面。要不是当时小姑和李桂珍都盯着她,她当时就想拿碗片割自己手,让手上的伤更严重些。

钟离善把手移到手腕上,想要摸一下自己的手镯,每一次她有心事的时候,都喜欢摸自己手上的手镯。

以前,有银镯的时候摸银镯,后来,没有银镯后,她就习惯摸自己的手腕,等她有钱了,买了一个玉镯,此后就一直摸着玉镯。

这个习惯,就算重生了,也保留了下来!

空的。

空的。

她的手腕是空的!

银镯哪里去了?

钟离善吓的立马就从**弹起。她的手镯虽然不值钱,但是是外婆给她的,她从小就戴在手上,上一辈子,被李桂珍谋了去,她还伤心了许久,这一辈子,这镯子好端端地戴在她的手上,现在,怎么会不见了呢?

钟离善顾不得了其它,就想下床去打开电灯,准备地去找找。

还没有等钟离善下床去,她就感到有一股很大的拉力,接着钟离善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