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26章 她是一个商人,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她是一个商人,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钟离善眼皮跳了跳,芥子空间?

什么叫芥子空间?钟离善表示不懂。

那女子接触到钟离善疑惑的眼神,解释道:“这是一个上古仙人的洞天福地,我们两个机缘巧合之中进来,就一直住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钟离善想了想,道:“我正在睡觉,感觉着一阵拉力,然后就进来了。该怎么出去?”

对面的那个女子苦笑一下,说“我们两个也试着出去,出不去,也死不了。后来,空间的一缕神识说,要等到有缘人进来,为我们找到五件物品,然后我们两个可以离开。我们两个等了许久,才等到你的到来。”

说话间,那个留着短短的络腮胡子的男子拿着一壶茶和三个杯子出来了。

那男子把壶子和杯子放下,随即坐下。

那个女子开始倒茶,并亲手端给钟离善。

钟离善喝了。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若是此人想要害她,她一个女子也打不过那个男子。

茶一入口,钟离善即知,这茶非凡品,至少,她前世喝过的茶都没有这茶这么香。

“好茶。”钟离善放下茶杯,赞道。

那个女孩的眉头蹙了蹙,但什么也没有说,随即帮钟离善倒满茶。

“难道我就是那个有缘人?”钟离善问道。若这对夫妇说的是真的,那她就是她们第一次见到的人,也就是那个有缘人。

“是的。你是我们夫妇两个自进入这个洞天福地后见到的第一人。那缕神识说,非有缘人不能进入。你是怎么进来的?或者说,你先前有没有一个银镯,然后用自己的血染到了那个银镯?”那个男子问道。

这个男子有一种气势,尽管他现在很温和地问着钟离善,但是钟离善却是觉得有些害怕,只是一想到她自己死过一回,还有什么害怕的,就放松下来。

“嗯。我先前有一个银镯,今天不小心被人推到,血染到了镯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发现手镯不见了。”钟离善在这个男子的提示下,想起了银镯的事。她原本没有想到这茬的,忽然听到这个男子说起,就记起了今天发生的事。

那个女子看了那个男子一眼,道:“我们被人追杀的时候,手上也是有着一个银镯,然后快死了,这才进来的。”

“你们出不去,一直出不去?”钟离善脸色大变!她重活了一世,她可不想呆在这个镯子里,虽然这个镯子里的环境挺好的,但是她的儿子和女儿、父母亲人全在外面!

“嗯。出不去,要找到那五样东西,到时,我们才有机会出去。”那个女子说道。她出不去,也死不了,这么些年来,一直在这里,若不是相公在这里相伴,她一天也支持不下去。

这里没有其它人,太孤独了。

“那我怎么办?”钟离善急了。

“无访,那神识说,那有缘人可以进来,也可以出去,只要想着空间的样子,默念我要进去或我要出去即可以出去。”那个男子说道。

钟离善立即就按着那个男子所说。

只是一瞬间,钟离善立即躺在自己的**。

看到床边桂圆的那一刹那,钟离善只觉得劫后余生。她没有想到,在家里也能出事。还好老天保佑,是福不是祸!

钟离善亲了桂圆一口,再下床去亲了一口火龙果。

火龙果以为蚊子盯他,眼睛眯着,手无意识地往那痒痒的地方拍去,还好钟离善撤的快,要不然,就被火龙果拍到脸了。

“看来那两个人说的是真的。”钟离善暗想,然后想着那空间的模样,暗念“我要进去。”

她刚才因为担心着家里人,想也不想,就这是意识就出来,现下,看真的能出来,钟离善自是要回去弄清楚发生什么事。

就算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叫芥子空间的,钟离善也知道,一份大机会放在了她的面前,就看她知不知道珍惜了。

钟离善突兀地出现在刚才坐的那个凳子前。

那个女子见她出现,不仅没有吓着,脸上反而浮现出惊喜之色。

“你回来了?”虽是疑问地语句,却肯定地点了点头。

钟离善点了点头,说道:“果然能出去。你说的是真的。”转脸看那个男子。

“我们没有必要骗你。因为我们两人出去的希望就在你的身上。”那个男子不在意地说道。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钟离善不提需要她做什么,反而问起了他们两人。

“鄙人韩苍,表字一海,这是内子,周氏,闺名梓灵。”那个男子道。

“我姓钟离,名善。你们是哪个年代的人,现在是1993年。”钟离善好奇道。看他们两个的衣着打扮还有说话的语气与内容,都不是当今人。

“我们是在宣和一年被人追杀的。”韩苍听到钟离善的问话,怔了一怔,这才说道。

“宣和一年?哪个朝代,你们的皇帝是哪一个?”钟离善历史不好,光听这个宣和一年,不知道是哪个朝代。

“赵桓!”那男子吐出这两个字。若是搁以往,他是不敢直接说出圣上的名字的,那是对圣上不敬,也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但是自从他一腔热血报国后,不仅没有得到应得的,反而被追杀,他的家族和妻子的家族只余下他们两人。

他和梓灵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成了不老不死的怪物,都是拜那个赵桓所赐,他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赵桓。岂不是宋钦宗?!”钟离善惊讶道。她之所以对赵桓这个词熟悉,是因为她曾经看过一部电视,说的正是靖康之耻。

那一部电视给她的印象很深,所以她记得。

对面的两人沉默。

“那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快一千年了。”钟离善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在这里孤孤单单地过了快一千年,也够苦的。

韩苍和周梓灵相互看了一眼,不可置信。他们在这里没有时间之分,所以不知道过了多久,现在听到钟离善这么一说,顿时惊讶。

想不到,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呀。

半晌,韩苍两眼盯着钟离善,真挚地说道:“你可愿帮助我们找那五样东西,若是找到了,我们夫妇必当结草衔环,涌泉相报。”

“帮是可以帮,但是你们要找的东西想必非常地难找,我现在身无分文,而且,没有什么能力帮这个忙。”她一个生意人,就算能帮,也不能凭着韩苍的几句就帮,她从来不做亏本生意。

韩苍不出点血,这忙她是不能帮的。

韩苍也听出来了钟离善的潜台词,虽然他不太喜这个女子太过势利,但是也知道,平白无缘无故地让人家帮那么大的忙,人家也不会帮他,故道:“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一身的本事,若是想要报酬,只有等我们出去以后再说。”

钟离善也知道他们没有什么东西,只是想要一个承诺而已。

这时,周梓灵也道:“若是你愿意帮我们,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开口。”

他们现在什么也没有,平白让人也帮忙也开不了这个口,但是他们在这里太久了,久到他们不得不抓住这个机会。

钟离善应了下来。

反正到了21世纪,资讯发达,到时再找,那也容易得多。

我又更晚了,捂脸!对不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