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悠然空间

第35章 钟离水回来了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五章 钟离水回来了

【感谢白凤羽翼赠送的一枚平安符~~】

买到东西后,钟离善的拎到手上,有些重,她也不想苦了自己,便把大部分东西送给了空间里。

因为用的是布袋,所以少了一些东西,也看不出来。

钟离善又去了问了一下复读机,学英语,有一个复读机,跟着磁带学,更好一些。

但是一问,至少要200元一个,钟离善只看了一眼,便转身。

她现在手上只有四十多元,还欠胖婶一百元没有还呢,哪里买的起?

钟离善又去看了一下市场,打算等火龙果的手好了之后,再做一些小本生意。

若是想快速赚钱,又想钱在自己的手上的周转期短,钟离善想了想,打算做一些吃食来卖,但是她看了一下这个镇里,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卖了,而且,离她家非常地远。

更何况,这个镇的圩日是三日一次,若是想要卖多些东西,那也只能三日才卖一次,想了想,钟离善便打消在石宁镇做生意的念头。

钟离善买了一些红糖,便拉着两个孩子手去到了和钟离父、钟离母约定的地方等着。

这红糖是她买来吃的。

自从遇到那件事后,而后又生下桂圆和火龙果他们,她的妇科病变的有些严重,一来大姨妈的肚子就疼痛的不行。

前几日,重生回来第一次大姨妈匆匆来袭,搞的她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买一些红糖在等下一次来大姨妈的时候喝一杯红糖水,也好受一些。

等带火龙果去石棠市复诊的时候,她再让那个老中医给她弄开一副四物汤喝喝。

一想到这个,钟离善对张抗美更加地恨,前世,她为张抗美做生做死,连来着大姨妈也替张抗美洗衣做饭,而且,还整日劳作,而张抗美,到最后居然做出那样子的事。

这一世,她不仅要善待自己的儿女,还要善待自己。

钟离善他们才等一会儿,就看到钟离父和钟离母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过来了。

“妈,你手上的拿的是什么?”钟离善看着钟离母手上的东西,问道。

看起来好像是布?

“布,怎么了?连布都不认识了?”钟离母没好气地回答道。

她的女儿变了很多,现在居然连布都不认识了,若不是看女儿的一些小习惯,她都要以为自己的女儿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钟离善的嘴角抽了抽,上辈子她去鹏林市后,买的衣服都是成衣,哪里看到这一整块布的。

现在相当于二十年才见一次,加上刚才想起前辈子的糟心事,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

“妈,你买了几块?这布看起来好大。”钟离善看着那个蓝色还有花色的布料问道。

“就三四块,除了你弟弟,我们全家的衣服都在这里了。你弟在外面读书,妈也不好让他穿我做的衣服过去,免的其它同学笑话他。还是买布好,做衣服也不费什么时间,最要紧的是,便宜!”钟离母摸了摸手上的布,叹道。

钟离善却道钟离母多想了。

钟离母的手艺非常地好,家里也有一台缝纫机,做了来的衣服若是不说,大家都以为是在外面买的。

“妈,你买这些布要多少钱?”钟离善盯着那些布问道,心里闪过一个主意。

“没花多少,就花了几块钱。买一件的确良都要差不多5块了,这些棉布,比一件的确良还便宜。真想不明白,那些人买那些那么贵的做什么,这些布,可以做很多衣服了,还吸汗、透气呐。”钟离母高兴道。

那么便宜?!

这个棉布,那么多,居然要不到5元钱!

钟离善惊讶了。

在21世纪,棉质的衣服可是最贵的,现在反而最便宜的。

惊讶过后,随即狂喜,她的第一桶金有着落了。钟离善还想继续问,就听到桂圆的声音。

“外公,你买了什么?”桂圆看着钟离父手上也大包小包,好奇地问道。

“买了一些肉,回去做蒸肉给桂圆吃,还买了一些水果,我们回去再吃。”钟离父说道。原本家里有荔枝的,但是一想到火龙果的不能吃荔枝,他便花了些钱买了些水果给火龙果。

桂圆喜的点点头,恨不得马上就回到家里。

回过的时候,因为钟离母手上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所以钟离父在自行车的横梁上弄了一张藤凳,让火龙果坐在上面,这才开始回家。

一回到家,进到院子里,钟离善就看到钟离水往她们走过来。

他旁边还有一个大箱子。

钟离水放暑假,回来了。

“爸妈,姐,我回来了。”钟离水走到钟离母面前,伸手接过钟离母的手上的东西。

钟离母有眼睛有些湿润,嘴里嘟囔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钟离水在石棠市里读书,住校,一个学期也只有两三次回家,所以钟离母见了他才那么激动。

钟离善也非常地激动。

前世她死时候,钟离水还在京城,她竟是连自己弟弟的最后一面也没得相见。

一想到自己弟弟前世吃的苦,钟离善眼泪就差点流下来。

桂圆看到自己母亲这样,扯了扯她的衣角,示意她别哭。

“都在这个院子里做什么?天热,我们回去屋里再说。”最后,是钟离父看不过眼了,忙把她们叫回去。

“前几天,你爸去卖豆腐的时候,遇到下河村的老刘,他说,你早就考试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一拿钥匙开门进了屋,钟离母便开始问道。

桂圆早就溜过去去拿茶壶。

钟离善去拿茶杯,给在场的人一人倒了一杯开水,并把水递给钟离水,说:“妈,弟弟这才刚回来了,让他喝杯水再说吧。”

钟离水道谢,端起水来一喝而尽,他中午的时候就回到村里了,只是没有想到,家里人都没有在家。

他早就渴了。

钟离善又给钟离水满上。

钟离水把手中的水又喝了一半,这才道:“是早就考完了试。我有一个同学找了一份工作,发传单,我也跟着一起去了,做了整整五天,赚了一百元,所以才回来晚了。”

钟离善一看,可不是么,原来白白净净的弟弟居然变成黑炭了。

火龙果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钟离水这才看到火龙果!

刚才火龙果一直躲在钟离父的身后,而后,又是他拿的钥匙去开的门,而钟离水过于激动,竟然没有发生火龙果的手是吊着的。

现在,火龙果一笑,钟离水就看到过来,然后看到火龙果。

钟离水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他盯着火龙果的手,阴沉地道:“火龙果,是谁把你的手弄成这样子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