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2章 凤凰男大作战二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二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原本是多么美好的感情。

可惜,暗恋男配已久的秦妹妹还没来得及找到机会对沈文瀚开口表白,就被温家半道截了胡。

虽然秦晓菱的爱情,最后终究还是给了男主宋司劼,但是在还没有遇上她的真命天子的这两年里,她仍然还是一直跟沈文瀚纠纠缠缠,不清不楚的。

要不是这样,后来的男配沈文瀚,也不会有了黑化的契机。

仅仅只是因为秦晓菱决定要嫁给有钱多金的宋司劼,这个一心想要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的男人就黑着心肠设下了一个个圈套。

明明应该守护女主得到幸福的沈文瀚不单只是夺了温家的家产,一脚踢开原配,还挤垮了宋家的公司。最后将秦晓菱囚禁了起来,生生地将一部小清新言情文变成了重口味的S‘M情节……

当然,这其间少不了原配温如是撒泼打滚,寻死觅活的戏码。如果不是对这样的婚姻深恶痛绝,军人出身的沈文瀚也不见得会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他或许应该感谢自己日后就算是发达了,也没有对原配老婆和温家赶尽杀绝,否则的话,就算温如是再怎么敬业,也不会放下身段跟他培养什么见鬼的感情。杀目标男配的事她没做过,但是并不代表她不会!

温如是感慨地咂咂嘴,喝完暖暖的皮蛋瘦肉粥,上楼将自己好好地梳洗打扮了一番。

收拾得清清爽爽的,这才将司机叫来,带上李妈事先准备好的大包小包回礼,一路晃晃悠悠地向着沈文瀚的老家开去。

虽然新婚第二天就去婆家,似乎是不太合规矩,但是老公都要被人拐跑了,这个时候还纠结着什么劳什子规矩,那才真的是个笑话。

沈家村真的很穷,穷得连一条可以直通进村的石子路都没有,就算是称之为穷乡僻壤,都可以说是侮辱了“穷乡僻壤”这个词。

温如是只好让司机把车停在山脚的镇上,雇了两个挑夫,担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步行进山。

幸好她专门为了这趟出行换了一双平底鞋,但是纵使如此,她现在这副少于锻炼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

停停走走,走走停停,待到他们终于抵达总共只有三十几口人的沈家村的时候,太阳都快要落山了。

温如是已经累得全身都快散了架,脚底板生疼生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打起了泡。

破破烂烂的村口,就连趴在土墙边的中华田园犬,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瘦骨嶙峋样。两个挑夫颇有经验地抽出扁担,将恶狠狠凑上来的土狗撵开,这才顺着司机指的路,领着两人往沈家走。

“你们怎么来了?”开门出来的是沈文瀚的妹妹沈香,她愣了愣,回过神后的目光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戒备。

还是太年轻了一点啊,温如是微笑着轻柔而坚定地推开她,抬步往里走:“你哥回门的时间太久了,我是你嫂子,来接他回家也是应该的。”

沈香被憋得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里,眼睁睁地看着她登堂入室。

什么叫做回门?只有娶回家的老婆回娘家才被人称作回门。

这个新嫂子明摆着就是在提醒他们家,她二哥现在已经是入赘温家的人了,不管他们承不承认,沈文瀚现在的头上,冠的都是妻姓。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颇有眼色的司机小赵见屋里实在难以下脚,连忙搬了一个虽然有些旧,但还算是完整的椅子出来,擦干净放到小院内。

温如是的脚,早就痛得站立都勉强了,不过是因为已经习惯了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自己完美的仪态,所以才一直强撑着。这时见有得坐,也不推辞,径自袅袅娜娜地慢慢走过去坐下。

“其他人呢?”不用虐待自己的双腿,温如是的心情好多了。她也不怕沈香负气不回答,毕竟沈家大哥现在还躺在温家特意安排的医院里,就算是想跟自己对着干,她也得掂量掂量。

果然,沈小妹忿忿地瞪了她半晌,终于不情不愿地妥协开口:“秦婶家的房顶漏水了,二哥去帮她们家补补,晚上秦婶和晓菱姐请我们家一起吃饭。”

“吃饭呐……”温如是挑了挑眉,虽然知道这趟多半会碰到沈文瀚那“善良单纯”的小青梅,但是也没有想到会这么早。

她想了想,回头对着站在一旁的小赵微微点头,吩咐道,“趁着太阳还没有下山,你就跟着挑夫一起回去吧。山上简陋,安排不了这么多人,后天中午在镇上停车的地方等我就行了。”

司机小赵有些诧异,温家大小姐是出了名的挑剔。

从相亲到结婚,这么长的时间里,所有需要跟亲家沟通的事情,都是他陪同管家李妈一起进山接洽的。温家人嫌脏,就连一次,都没有纡尊降贵地驾临过这个穷的不能再穷的沈家村。

这一趟出门,他原本以为只是跟她一起监督着沈文瀚回城,根本就没有想过,她会突发奇想地在这里住下。

他忽然有些惶恐:“这里怎么能住人呢?要不然,我还是先去把沈先生找回来,天黑之前就能到家了。”

温如是还没开口,沈香就忍不住呛声了:“什么叫做不能住人?!我们都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了,难道都不是人吗,就你们城里人矜贵?!”一次都不上门也不说,还当着主人家的面说出这样看不起人的话,要不是为了大哥,她温如是就连给二哥提鞋都不配!

温如是微微蹙眉,这个沈小妹,看来对她的成见很深呐,要是沈文瀚也是这样看她的,那还真是有些棘手。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吱呀一声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眉目硬朗,身形健硕的青年手里提着一个帆布工具包走了进来。

见到小院里或站或坐的几个人,他脸上的笑容微不可查地顿了顿,然后若无其事地将包交给妹妹,回身淡淡地说了句:“你怎么来了?”

温如是不禁失笑,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这两兄妹见到她的第一句问话都是一模一样。

来人正是沈香的二哥,她的新婚丈夫沈文瀚。

温家虽然不是什么底蕴深厚的大富大贵之家,但是在C城也是说得上话的富豪。温父能在众多的备选男士中一眼相中他,也是因为除了家世不好,沈文瀚不管是从外形还是气质上来看,都是数一数二的出众。

特别是他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温如是几乎能从那一闪而逝的眼神里看出他不屈的自信。

她斜斜坐在老旧的藤椅上,单手支着下颌,一双剪水双瞳似笑非笑地瞥着他,不答反问:“你觉得呢?”反正温如是难以相处的性格已经深入人心了,她也没必要委屈自己去纠正大家的想法。

更何况,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美,温如是现在这副面孔,生的极是明艳,只是暴躁的脾气毁了那份大气。人说相由心生,就算是同样的一副皮囊,如果里面住着的是不同的灵魂,给人的感觉也不会相同。

对于这一点,温如是是深有体会。

沈文瀚移开视线,就算是她现在没有因为自己的冷淡发火,他也不会傻到以为她真的就转了性子。大婚那天的下马威,他可是记忆犹新着呢。

辛辛苦苦将他们三兄妹拉扯大的父母,就连一口媳妇茶都没能喝上,就这么丢人地离开了宴席。这口气,即便是为了大哥,他也咽不下去!

“既然来了,就一起去秦婶家吃饭,晚上将就一下住我的房间。”沈文瀚目光灼灼,看着她泛红的脸颊故意说道。

“好啊。”温如是正中下怀,扬眉笑得越发的明媚。不怕他不出招,只要肯搭腔就会有破绽。

沈文瀚一窒,似乎是没想到她居然肯在山上留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气她。

婚都结了,一切已成定局,温家是不可能容忍他们离婚的,说重了又怕大哥那边受委屈,说轻了心里又不解气。

他一咬牙,只好闷头将她带来的东西搬进屋里去。

沈文瀚的房间只有一张不大的双人床,那还是他们的关系定下来之后,沈父专门请村里的木匠做的。可惜新媳妇一次都没有上门,所以一直放在沈文瀚的房里,占据了几乎一半的位置。

屋里连个板凳都没有,温如是也不介意,坐在床沿上好整以暇地看他将大包小包的礼物堆到床脚。

被她的目光一直静静注视着,沈文瀚开始有些不自在了。

他们还从来没有像这样,安安静静不吵不闹地呆上那么长的时间,更遑论是在自己贫困的家中。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