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3章 凤凰男大作战三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三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突然安静下来的温如是仿佛成了另外一个人,不再轻易地被他激怒。

沈文瀚垂眸,她带来的东西都很贵,各式各样的高档补品随意地装在塑料口袋中。看起来很有心思的样子,可是他知道,这些多半都是温家的管家李妈准备的,她说不定连包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都不甚清楚。

温如是就是这样的女人,傲慢自大,做事不顾旁人感受,更加不会细心体贴地去维护丈夫的自尊。

这段婚姻从来就非他所愿,除了相亲那日,她没怎么说话以外,之后的每一次见面,都令他对她唯一的好印象不断降低。

直到昨夜,沈文瀚已经不再对她抱有任何期望。以后想要夫妻两人相敬如宾,恐怕都是不大可能的事了,可恨的是,他偏偏还要跟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女人虚与委蛇,忍受她时不时的语言攻击和羞辱。

这跟古时候插根草标跪在街头卖身进地主家的下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待会儿去了秦婶家,你少说话,自己家里闹就够了,我不想在外人面前弄得大家不愉快。”粗鲁地将她带来的东西摞到一起,沈文瀚看都不看她一眼,硬邦邦地扔出几句话。

如果不是人都上门了,家里也没人给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做饭,他是打心眼里不想将这个搅得家宅不宁的老婆带出去串门子。

连见了公公婆婆都不招呼一声的女人,你还能指望她在外面给你长什么面子?

温如是挑眉:“要是我做到了,有什么好处?”

沈文瀚气极反乐,生生压下心里的那股邪火,反问道:“好处?我们沈家就这么点家当,你想要什么尽管拿去。”

温如是嘴角一抽,没有幽默感的男人真无趣,什么屁点大的事情都要上纲上线。就他们家的那些破烂,就算是送给她,且不说脏不脏吧,她还嫌占了不该占的地方呢!

“行了啊,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样子,至于嘛,”温如是白了他一眼,也不生气,要是这点小事都要生气的话,她早就在无数次开启新任务的时候气死了,“我要是做到了,你就答应我一个不违背原则的要求,这个不算过分吧。”

一想起自己还躺在医院的大哥,沈文瀚就觉得自己生生地矮了她一个头。能有什么办法呢,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现在有求于人的是沈家,不是温家。

看着优哉游哉地坐在床沿上摇晃着一双长腿的温如是,沈文瀚微不可察地叹息了一声:“好,你要是能消停点,我也会跟你好好过……”

话还没有说完,温如是忽然从**跳下来,直直走到他面前,黑眸清亮,语声温软:“沈文瀚,本来我不想在今天刚见面就把这事儿拿出来说的,但是既然你的话都到这里了,那我们就还是明明白白地摊开来的好。”

好好过?她要的不是家长里短,浑浑噩噩的好好过,而是他全心全意的爱恋,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让沈文瀚就这么把这件事混过去。

消停?凭什么?!他难道不知道,乘胜追击才是兵家上策。

只要有头脑,谁说错误就不可以转化成优势的。

“从结婚的那一天开始,我们两个就绑在了一起,入赘也好,不入赘也好,这都是事实。

人家都说,夫妻本是共同体。没错,家里的一分一毫都是我们两个共有的。

但是,这并不表示你有权利在没有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就把收回来的礼金交给你父母。”

没有理会沈文瀚逐渐变得难看的脸色,温如是抬手,轻轻将他领口上的褶皱理平整,仿佛一个真正贤良淑德的新媳妇一般。

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她最不喜欢的有两种。一种是出去了就不再回来,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给他丢人了。还有一种是拼命想将全家都捞出去,一旦沾到些什么金钱利益的边,就会忍不住往自己的窝里刨。

当然,这个窝可不是跟新媳妇一起的窝,而是他们的家族大家庭。

很可惜,沈文瀚偏偏就是后一种,不管他有多优秀,本质上也脱不了这种狭隘的思想。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在正常剧情,还是在黑化后的剧情里,他都成功了,发家致富换老婆,沈文瀚一个都没有落下。

不过,现在的沈家二哥可远远没有几年之后的那般心计,也没有那么狠得不可救药。

温如是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他清楚,什么是他该碰的,什么是他不该碰的。顾家是好事,但是顾的不是自己的家不说,还没有节制的话,那对于她这个当老婆的来讲,就是严重的过界了。

沈家家贫,到场的亲友五根指头都数得过来,婚礼上的礼金,几乎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金额都是温家的朋友包的。

沈文瀚能背着她,将四分之一交给自己的妈,除了夸他孝顺之外,温如是只想说,哥们,你情商太低了。

挖老婆的钱塞进自己父母口袋算什么本事,有种去外面赚钱养家啊!

“我不介意给你家贴补点家用,那点钱不算什么,但是,你得事先跟我商量一下。该给的,我会给,不该给的,你不能下手去抢。”温如是退后一步,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

有些事,点到即止就行了,说太多的话会激起他的逆反心理。沈文瀚这个男人,可不是随意让老婆捏圆搓扁的孬种。

去秦家的路不长,但也说不上短,沈文瀚嘴里的“没多远”,让温如是扎扎实实地在一人宽的小田埂上走了二十多分钟也没看到一户人家。

之前的谈话并不愉快,起码对于“不准下手抢”的沈文瀚来说,是不愉快的。所以,他也不打算让温如是过于得意,不声不响地带她绕了大个圈子,很是多走了一长截路。

跟在二哥身旁的沈小妹刚开始还没回过味来,一回头,看到走出了薄汗的温如是,这才恍然大悟,乐颠颠地追上沈文瀚,抿着嘴偷偷笑。

望着前方的两个装作一本正经的背影,温如是微微勾唇,也不着急,只是不紧不慢地坠在后面,反正他们也不敢弄丢了她。

她也不傻,沈香都这番作态了还能看不出他们兄妹俩的心思?就算是温如是不知道秦家详细地址究竟在何处,也看过资料里写的“邻居”两字。

既然是邻居,山中居民房屋相隔就算再远,能远过一小时的路程?

所以说啊,温如是最讨厌抱团的目标男配了,特别是还将无聊幼稚的恶作剧算计到她头上的目标男配。

要是沈文瀚未来几年的表现一直这么差下去的话,她一点都不会介意早些结束这次的任务。

在当温如是的脚再一次开始疼起来时,她终于怒了,特么的还有完没完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家也到了。

沈文瀚的时间掐得很准,刚好就在温如是疼得快要爆发的边缘。

眼底的得意一隐而过,他直接推开大门,就像进自己家一样随意:“秦婶,我爸他们过来没有?”

“到了到了,都在里屋坐着呢,就等你们兄妹俩了。”正在黄土堆砌的院子里洗菜的中年妇女迎了上来,笑呵呵地回头对着厨房喊了一嗓子,“晓菱啊,文瀚他们都到了,开始炒菜吧。”

“哎。”屋内传出一声清脆的应和,不多时,就听到有油爆的炒菜声传出。

秦晓菱?温如是目光一闪,缓步迈了进屋。

沈父沈母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温如是,当她走进去的那一瞬,老两口都愣住了。

“爸,妈,昨天你们走得早,大家都不放心,所以今天我特地带了些东西上山来看看你们,”温如是瞥了面无表情的沈文瀚一眼,又恢复了先前的仪态,大大方方地挨着沈母身边坐下,在她布满老茧的双手上轻轻拍了拍,避重就轻地柔声道,“都不是些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给你们拿来补补身子。”

沈母不自在地收回手,看向同样怔愣的老伴。

这个儿媳妇以前可从来就没有这么和蔼可亲过,就连昨天的宴席上,也是张口闭口的叔叔、阿姨,何曾正正经经地叫过一声爸妈。更别提这时候跟他们坐在一家土瓦房里,规规矩矩地和邻居吃饭了。

温家的强势已经深入人心,温如是忽然这般的降低姿态反而令老两口有些忐忑起来。

“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顿饭吧,”最后还是沈父开了口,摆出大家长的身份示意儿子坐到媳妇身旁,“趁着这几天文瀚的婚假还没完,让他陪你在周围逛逛。”就算是为了大儿子,他也不能跟温家撕破脸皮。

婚都结了,说穿了也是他们家高攀了,要是两人能安安稳稳地一起过日子,就算他们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忍了。

沈母见状,也开始打圆场:“这穷山疙瘩的,有什么好逛的。待个一两天,你们俩就回城里去吧,这地方,富贵人家的孩子住不惯的。”在大儿子的病痊愈之前,可得把小儿媳妇哄舒坦咯,再怎么舍不得,也得把这一关过了再说。

温如是微微笑着,不置一词,她本来就是来叫沈文瀚回去的,当然不会拒绝。

至于他心里的真正想法,跟她何干?这没人性的两兄妹,拖着她一路绕圈的恶劣行为,她还没跟他好好算账呢!

扫了眼温如是淡定的表情,沈文瀚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后天温家的司机在镇上等如是,我会跟她一起回去的。”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