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5章 凤凰男大作战五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五

温如是一直知道沈文瀚身手不错,否则也不会连六号都死在了他的手下,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时候交手的。

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执行者有权利保护自己的隐私,只提交结果,不需要上报过程。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不失手。

不过单纯从沈文瀚的外表上来看,并不能看出这个男人有什么武力过人的地方。直到温如是趴在他的背上,被他轻轻松松地背着往回走的时候,她才发现他有一身令人羡慕的腱子肉。

搭在他肩膊上的掌心,几乎能够透过那贲起的肌肉线条,感受到沈文瀚体内蕴藏的那股爆发力。温如是满意地顺手捏了捏,就感觉到手下的肌肉一紧。

沈文瀚顿了顿,淡淡道:“别乱动,要不然我就把你扔田里头去。”

温如是偏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菜田,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从善如流地换了个话题:“秦晓菱住在沈家村,为什么不姓沈要姓秦呢,今天怎么没有看到她爸爸呢?”其实她早知道秦晓菱是拖油瓶,秦婶带着她嫁进沈家村后没多久,新老爸就死了。她只是好奇,为什么她的妈妈一直被人叫做秦婶,而不是沈婶。

好吧,果然有些拗口。

沈文瀚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喜欢温如是用这种随便的口吻提起秦家的事。晓菱从小就没了父亲,还经常被村里的小孩欺负,如果不是沈父沈母的长期接济,估计都不一定养得活。

他现在是打心底里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这样艰难生活着的两母女,不应该被人拿出来随意谈论:“别人家的事情少打听,否则……”

“否则你就把我扔田里头嘛,不用再强调了,”温如是无语地扯了扯嘴角,再换了一个话题,“别人家的事不能说,那你的事总可以告诉我吧。”

没有听到他的回答,温如是自顾自地接了下去,反正今天不管他喜不喜欢自己的话题,她也要让这个少言寡语的男人开口跟自己聊天,“你说,你爸妈为什么会给你取个“文瀚”的名字呢?你长得一点都不秀气呢,也没什么书生味啊。”

沈文瀚越是不高兴搭理人,她就越想逗弄他,他越不喜欢提什么,她就越喜欢去戳他的痛处。

温如是望天,难道这次是相爱相杀吗?倏忽,她扬起柳眉,似乎这样的感觉也不坏。

这一次,沈文瀚沉默了很久。

迟迟没有得到回答的温如是趴在他的背上,百无聊赖地拨弄着他领口脱出的线头,也许以后可以送些衣物讨好他。

凉风习习,山间虫鸣声声,温暖的体温,沈文瀚有规律的步伐让人有种身处摇篮的轻晃感觉。早就疲累不堪的温如是想着想着,没过多久就沉沉睡去。

气息绵长的温热呼吸吹拂在脖颈间,沈文瀚察觉到背上的女人总算是消停了下来,这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卸下了心底的防备。

他降慢了脚下的速度,将她的臀部微微往上托了托,思绪渐渐飘远。

沈家家贫,大字都不识几个的沈父沈母吃够了没文化的苦。沈家的两个儿子,名字都是专门找的镇上有文化的药房老中医取的,为此,老两口付出了三斤猪肉的代价。

沈文睿、沈文瀚,这两个名字寄托了父辈对他们两兄弟厚重的冀望。

他从小就聪明,次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可是他们家没钱,供不起他上大学。沈文瀚对两老是有愧的,因为他的自作主张断了他们的念想,但是他一点都不后悔,如果一定要父母举债的话,他宁愿自己出去闯一闯。

当兵一样可以读书,沈文瀚一直在自学大学的课程,他从来就不相信,离了那个学校,他就不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不知不觉,沈家的大门就已经出现在眼前了。沈文瀚单手推开门,在沈香诧异的目光下,将睡得安稳的温如是背进房间,轻轻安置在床’上。

她的睡颜恬静,昏暗的灯光映照在她卷曲的长发上,仿佛有种柔和的莹莹光芒。

拉过被子给她盖上,沈文瀚坐在床边,静静看着她。

他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她的眉眼,温如是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可惜当她睁开眼的时候,里面总是带着让人排斥的凌冽。此刻它们就这么安静地阖着,长长的眼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浓浓密密地在下眼睑打出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沈文瀚不知道,假如她真的改了性子的话,自己会不会习惯温家人的相处方式。但是,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他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不管温如是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他迟早有一天会跟她离婚。

沈家的男人,绝对不可能入赘,那是底线。

屋内昏黄的灯光摇曳,独自一人被留在房里的温如是睫毛抖动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紧闭的房门外有沈家兄妹压低的说话声。半晌,她重新阖上双眼,这一次,是真的睡着了。

当温如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脚底的疼痛已经好了许多。

身侧有平稳的呼吸声,她微微侧头,黑暗中只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沈文瀚就算是在熟睡中,也保持着规规矩矩的平躺姿势,一双手臂平靠在体侧,温如是深深怀疑,他要是穿着睡衣的话,早晨起来,说不定都是没有一丝皱褶的。

她拉了拉自己的领口,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把她扔在**,连衣服都不给换就让她睡觉,她好歹也是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温如是无语,只好摸黑起身去床脚的包里找自己带来的换洗衣物。

双脚刚一离开被子,就感觉到脚上的触感有些异样,伸手探去才发现是一层软布。

至少他还知道帮自己处理一下患处,温如是勾了勾嘴角,看来她今天晚上的折腾也不算是完全做了无用功。

坐在床边,用脚探了半天也没有碰到自己的鞋子,温如是不清楚屋里的电灯开关位置,只得就这么忍着洁癖,光脚踮着往记忆中的包走去。

温如是倒是没有想到,她的这一番动作,早就惊醒了浅眠的沈文瀚。

黑夜里,他眼底的幽光跟随着那个女人的身影,看着她一踮一踮地跳到床脚,看着她蹲下‘身翻翻找找,看着她从包里抽出一件看上去坠感很好的料子。

然后,她就开始背着床铺……脱’衣服?

沈文瀚目光闪了闪,没有转开视线,屋里的光线非常暗,只能看到她模糊的窈窕身影,即便是这样,黑色身形的一举一动也带着一种女性特有的柔美。

不多时,温如是就换好了睡裙,三步并作两步跳上床。见她窝在床沿一点一点地擦干净自己的脚丫,沈文瀚仿佛能想象得到她皱起的眉头。

擦了半晌,似乎还是觉得不大干净,温如是干脆捞起垂在床外的被单蹭了蹭,沈文瀚嘴角一抽,眼不见心不烦地直接闭上眼,再也不去看她。

似梦非梦间,一个柔若无骨的身体就贴了上来。

沈文瀚惊醒,下意识就伸手去扣对方要害,触手是一片滑腻的肌肤,阵阵馨香飘进他的鼻端。他这才醒悟过来,闪电般地缩回自己放在她喉间的大手。

温如是睡得很香甜,一点都没有被他的动作弄醒。

沈文瀚舒了一口气,他差点以为自己还在军中。

抬手将她拨到一边,沈文瀚往里挪了挪,中间空出了一臂的距离。可是没过多久,那女人又不知死活地蹭了过来,温润光洁的手臂直接搭上了他的腰身。

沈文瀚咬牙,不得不承认,温如是真的很有骄傲的本钱,他也不可避免地有了所有正常男人都该有的反应,但是——他不想跟她圆房,也不想被她蛊‘惑!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跟她分道扬镳离开温家,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帝国。

只要他们没有一个姓“温”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可能实现的。

伸出两根手指,他拈起她细嫩的手腕放远,再一次单手将她推开。

睡梦中的温如是似乎有些不满地哼了哼,向着他的方向再度靠了过去,嘟哝了一声:“冷。”

沈文瀚无奈了,如果不是怀中的女人气息平稳,紧缠着的身体并没有其他出格的动作,他几乎都要怀疑,这是温如是锲而不舍的投怀送抱了。

家里真的很冷吗,还是,富贵人家出身的,无论春夏秋冬,都得有空调?

该死的有钱人!

熟睡中的温如是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微笑,不是所有女人的装睡,都会被男人发现。

这次就算是对沈文瀚无礼地带人绕远路的惩罚好了。

温香软玉在抱,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盯着漆黑的房顶到天明,沈文瀚非常地暴躁。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