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6章 凤凰男大作战六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六

第二天,待到天已大亮,温如是才从温暖的被窝里醒过来。

枕头上还残留着男人的气息,她满足地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屋里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温如是翻身坐起,好的员工就应该时时刻刻记住自己的使命,坚持不怠、不厌其烦地日日夜夜在男配面前猛刷存在感。

哼着小曲将带来的衣服一件一件展开铺在床’上,温如是左看右看,最后挑了件淡粉色的修身小衬衫,衣服袖口和下摆是深深浅浅的粉色手工镂空梅花瓣。

再配上一条素色的长裤就更雅致了。

换上衣服,温如是将长发束起,扎了个清秀的马尾,露出领口薄薄的一层淡粉色蕾丝,对着墙上旧旧的小圆镜子照了照。

很好,多了一份娇俏,少了一份咄咄逼人的气势。

“晓菱啊,你怎么过来了,”正要开门出去,温如是忽然听到屋外沈母高兴的招呼声,“用了早饭没有?我今儿多做了一点,快过来一起坐。”

秦晓菱红了脸,一想着过了今天沈文瀚又要走,她就一晚上没睡好。在家里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早早地就过来了,但是一见到沈母这么热情,她又有些羞愧。

再怎么喜欢,沈二哥也已经结婚了。

还没等她开口推辞,温如是便推门而出:“妈,洗漱的地方在哪里?”

一见是自己不好相处的儿媳妇问话,还用的是和声细语的语气,沈母连忙转身带着她往另一边走,边走嘴上还边客气地说着:“那个混小子,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也不把洗漱用的水给你端屋里去。”

“都是一家人,哪有这么讲究。”她勾起嘴角,顺口替她家的“混小子”解围。

当妈的就是这样,自己的儿子自己可以埋汰,可是别人要是也跟着那么附和,就算是他的媳妇也不见得讨得了好。

温如是回头瞥了一眼尴尬地立在原地的秦晓菱,微微笑了笑,“秦家妹子先坐坐,我弄完就来陪你说话。”

沈文瀚不在,可以找她聊天嘛,最好是聊得她下次都不敢上门。

看着她款步姗姗地随着沈母进屋,秦晓菱心里无比的失落。往常她到沈家都随意得很,哪有像今天一样落到客人的待遇,反而要让那个新来的女人陪。

秦晓菱动了动,想要就这么离开,但是却怎么都迈不动脚步。

正当她纠结时,就看到沈文瀚回来。她立刻忘了刚才的难过,羞怯地迎了上去,娇娇柔柔地喊了一声让温如是蛋疼的“二哥哥”。

“嗯,你坐,我去擦把脸。”沈文瀚头上全是汗,心不在焉地对她点点头,越过秦晓菱就往里走。

一晚上没睡着,凌晨他就起来顺着山路跑了一大圈,耗完一身的力气这才往回走。刚走到门口,就撞见从里出来的温如是。

刚刚洁了面的女人素面朝天、不施粉黛,肌肤看上去却比化了妆以后的更加莹润。

温如是一见是他,愣了愣,忽然扬眉对他嫣然一笑,唇间若隐若现的贝齿白得耀眼,两颊浅浅的梨涡犹如春光荡漾。

沈文瀚心中猛跳,脑子里蓦地就想起了黑夜中那具温暖柔软的身体,他连忙移开视线,推开她就往里走,就连事先想好的场面话都忘了说。

被沈文瀚粗鲁地一把推到门框上的温如是也不发火,就着那个弱风扶柳般的姿势,靠在门边笑得更加欢实。

跟过来的秦晓菱刚巧看到沈二哥推开温如是,她有些小小的窃喜,可是又因为这样见不得光的喜悦,而感到更加的难过。

“如是姐,你们这是怎么了?”她走过去,伸手扶她。

温如是将手搭在她的掌心,肤如凝脂,一入手就知道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秦晓菱低首,看了看自己的指尖。不是人人都有这么好的命,她也有一双青春美丽的脸蛋,但是她的手却不能大大方方地伸出来跟温如是比。

那上面有深深浅浅的伤痕,都是这么多年来的农活造成的。

“没什么,估计是昨晚我把他折腾坏了,你文瀚哥恼我呢。”温如是就像没有发觉她的黯然,抿嘴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狐狸。

什么?秦晓菱一愣,不大明白自己听到的话。

“温如是!”屋里突然传来沈文瀚的一声暴吼,“你这女人!跟个孩子在那里胡说些什么。”

孩子?秦晓菱才不是什么孩子呢,知道抢人老‘公的女人,算什么纯洁无暇的小孩?!

毫不畏惧他的怒火,温如是偷偷对秦晓菱挤了挤眼,笑盈盈地拉着她往外走,“不说了,你文瀚哥害羞了。”气吧气吧,最好是气得跟女主老死不相往来。

秦晓菱猛然回过味来,一张小脸轰地变得通红,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下是真的成“水汪汪”的了。

她快速地抽回自己的手,结结巴巴地往外走:“对不起……如是姐,不能陪你聊天了,我刚刚想起我妈还找我有事,我,我先走了。”

目送着秦小妹跌跌撞撞地仓惶冲出门口,温如是完全没有丝毫的罪恶感。她施施然拎了张椅子放到院子了,坐下靠在椅背,眯着眼欣赏蔚蓝的天空。

今天的天气果然很好,万里无云,没有一丝的闲杂物品,啧。

“可以吃饭了,”端着一盘白面馒头走出来,沈母疑惑地张望,“诶,晓菱呢?不是说一起吃早饭的嘛。”

“她呀,”温如是咧开了嘴,心情很好地主动解释道,“说是秦婶找她有事,忙着回去呢。”

“哎呀,亏我还专门进去多做了点小菜,这孩子,干嘛这么风风火火的,再忙也得吃饭呐。”沈母一边嘟嘟哝哝地抱怨着,一边麻利地将菜摆上桌。

“爸呢,怎么没看到他?”沈文瀚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到桌边坐下,没有理睬帮沈母摆放好碗筷,挨着他坐下的温如是。

“他去山下买肉了,小如难得来一次,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怎么行。”沈母乐呵呵地给儿子添了一碗粥,“不用管那个老头子,我给他包了两个馒头和肉干,他饿了的话,知道在路上吃。”

沈文瀚没有吭声,只是转头瞪了温如是一眼。

要是其他女人被他这么有杀伤力的眼睛一瞪的话,估计马上就坐立不安地站起来说,不用这么客气什么巴拉巴拉的。

但是温如是偏不,她毫不含糊地瞪了回去。

要是她不知道以后的后续发展,对他服个软也没什么关系。可惜,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不管是哪个剧情的走向,作为下堂妻的温如是结局都是凄凉的。

她落魄的时候,沈家可是没有一个人伸出过援手。

好吧,作为一个拯救男配计划的执行者,她确实不应该代入本尊的情绪。

就算是原来的那个温如是活该好了。

不过,这也不妨碍她兴致来了就去逗逗沈文瀚,哎,直到今天才发现,看他发火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赶紧吃,吃完带小如出去逛逛,”见这臭小子还敢瞪着媳妇,沈母一巴掌呼到他脑后,“听到没有!”

温如是现在就是家里最金贵的人呐,没有她,他大哥就再也别指望能站起来了,他还这么不懂事,老跟她对着干!

沈母头痛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深深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一定会少活几年!

“知道了!”沈文瀚甩了甩脑袋,不服气地埋头呼噜噜地喝粥。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