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10章 凤凰男大作战十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十

跟沈文瀚分房睡只是第一步。清清淡淡的薰衣草香氛弥漫在整间援室中,温如是微微阖着双眸,脸上有热气烘出的红晕。

她对沈文瀚的逼迫太甚,现在是该退一步的时候了。

再说,她也不想以后都要像昨晚一样,夜夜同’床异梦。那样的生活,就算沈文瀚乐意过,她也不肯。

身上被蚊虫叮起的肿块还没有消,温如是抬手,温热的水滴从肌肤上滑落。白皙的手臂上是斑斑点点的红包,看上去特别的碍眼。

她的眉头微皱,然后再轻松地舒展开。

昨夜温如是并没有让他看到,也没有上药,就这么忍着过了一整天。包括接下来的这两日,她也不打算处理。

她伸出手指,轻轻挠了挠。

不知道下次沈文瀚看到她满臂的抓痕,会不会有一丝的内疚呢?

温如是将身体沉入水中,静静地躺在浴缸的底部,屏息看向水面。

微光摇晃,很近却又像是很远的距离。

她眨了眨眼,有细小的气泡溢出,温如是弯起嘴角,伸手去探水面之上的那束光芒。

我一定会抓到你的,温如是收紧五指,将那束光攥进掌心,唇边的弧度扩大,一连串的气泡冒起,扶摇直上。

她猛地向上探出水面,长身而起,温热的水流从她赤‘裸的娇’躯上涓流而下。

温如是扯过毛巾架上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大浴巾,随意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熟练地裹住自己凹凸有致的身体,就这么光着脚走了出去。

还有半年沈文瀚就要回城了,她必须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将陷阱布下。

坐在软软的床边,温如是拿着吹风机一面打理着自己的头发,一面在心底暗自忖量。

可是这样一来,她就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去上学了。

虽然她原本的学业就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也没怎么正正经经地上过课,在温父的公司,也只是挂了一个市场部的实习管理职位。

这些根本就不够实现她的计划。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是温家唯一的继承人,家中的企业迟早都要交到她的手里。

“小如啊,收拾好了就下来吃饭,先生、太太都回来了。”门外李妈的声音响起。

“知道了,我换件衣服就下去。”温如是扬声回道,想要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刚好。

温父慈眉善目,一副儒商的样子。温如是下楼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主位上,左手边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温母。

待到她坐下,温父才淡淡地开口:“听说你是一个人回来的?”

她抿了一口餐前汤,这是她的习惯,以前胃不好,据说饭前先喝点清淡的汤能养胃。

放下勺子点了点头,温如是补了一句解释:“是我让他留下的,马上就要走了,多陪陪老人家也算是替我尽了孝心。”

“嗯,也好。”温父欣慰地露了点笑意,这个女婿是他选的,如果不是为了温家的血脉得以延续,他也不至于做出逼人入赘的行径。

对于沈文瀚,他一直是有愧的,但是这种内疚远远比不上对妻女的宠爱。

温父年轻时家境本来很好,但是因为投资不当,令当时的温家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局面。是温母不顾家族的反对,毅然选择了联姻。

靠着温母带来的钱做流动资金,还有妻子娘家的妥协支持,温父才能一步一步地重新爬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男人,尽管妻子身上还有很多缺点,他也愿意去接纳包容。哪怕是温母并没有为他诞下男丁,他也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的埋怨。

同样的,温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得到丈夫的理解和疼爱。

“小如啊,不是我说你,你就想着让他在自己家里尽孝,怎么也不想想温家呢,”温母意兴阑珊地撇了撇嘴,她还以为今天一回家,就能看到那个不顾自己脸面的臭小子端茶认错呢,碍着丈夫还在,只好随便嘟囔了句,“好歹也是入了赘的人了,总得分清楚点主次吧。”

不得不说,对于人情世故方面,温母无知得就像一个中二期的初中生。

也许温母一生中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就是坚定不移地带着嫁妆跟了温父,不到十年,她的选择就得到了回报。

除了衣食无忧之外,最重要的是,她得到了温父全心全意的宠爱和敬重。尽管她长到了几十岁,仍然会直爽地在不知不觉中得罪很多人,让温父跟在后面不知道收拾了多少的烂摊子。

“家和万事兴,你就少说几句吧,小如能这么通情达理,我很高兴。”温父夹了一块鱼肉,放到温母碗里,柔声道。

“好吧,你说了算。”温母叹了口气,拿起筷子开始吃饭。既然丈夫都开口了,她当然是听他的。

温如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头安安静静地用餐。有些话,并不适合在饭桌上面谈论,当着温母的面说出来,反而会适得其反。

晚饭过后,温如是特地到厨房冲了一壶可以消食的花茶,配上两个精致华丽的杯子,端着敲响了书房的大门。

两个小时之后,她满意地带着半空了的茶具出来。一早就等在了门口,碍于丈夫的交待不能进去旁听的温母连忙示意边上的佣人接过盘子,拉着温如是就往客厅走。

“快跟我说说,你们两个到底在里面嘀咕了些什么,连我都要瞒住。”温母委屈地盯着女儿,亏她这么疼她,居然两父女都是这种德性,一遇到大事就什么都不让她参与。

“没什么,”温如是微微笑着牵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我只是不想再上学了,爸爸同意我进公司先熟悉熟悉环境。”

“什么?……那你的学位怎么办。”温母愣了愣,女儿从来都不喜欢去公司上班,怎么去了一趟沈家回来就变了,她眼睛一瞪,一拍大腿忽地站起身,“是不是沈家的人给你气受了,别怕,跟我说,有妈给你撑腰!”

温如是失笑,文质彬彬的温父对上暴脾气的温母,真是难为他甘之如饴了这么多年。

她无奈地拉住母亲的手:“说什么呢,你还不知道我啊,只有我给他气受的,哪有让他反过来气我的道理。”

“学位不重要,只要我考试通过了,一样能拿到,”温如是环着她的肩,亲昵地摇了摇,慢慢解释道,“我只是想啊,我迟早是要接管公司的,虽然你们给我找了一个好帮手,但是沈文瀚毕竟是外人啊。我可不能在家里混吃等死,由着他以后大权在握。”

温母别的不行,只有一点好,就是顾家,天大的事都比不过温家人的健康和温家的利益。

要想让她也站在自己的一边,就不能用在书房里跟温父说的同样的话。

“温家的东西,还是捏在温家人手里的好,至于以后,要不要把这些东西都交给沈文瀚,就要看他的表现了,”温如是调皮地对母亲挤了挤眼,“你不觉得,这样会更稳妥一点吗?”

“好是好,但是你能行嘛,”被她画出的大饼完全吸引住了,但是一想到温如是那门门不如意的成绩,温母就一阵泄气。

“连考试都不一定考得过的,要指望你,还不如让人好好教教沈文瀚。他虽然出身不好,但照你爸爸说的,脑子灵活着呢,以后是个有出息的。”现在这么想想,好像这个女婿也不是完全的一无是处。

听了温母的话,温如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沈文瀚以后有没有出息,她可是比谁都清楚,就怕他出息过头了,一口把温家都吞了啊!

“你放心吧,爸爸会给我指派一个专门的助理,我就算是什么都不懂,她也会手把手,把我教会的。”温父没说,但是她也知道,指定这个助理多半也有个监视着她,不让她闯祸的意思在里面。

不过没关系,她很快就可以让来人刮目相看,考试温如是不在行,但是商业实战就不一样了,“反正也不过是半年的时间,要是我真的考不过,又做不出什么业绩来,到时候你们再把我赶回学校好了,大不了就再多读一年嘛。”

想想也是,温母总算勉强同意了。反正有温父在前面顶着,就算她女儿丢了人,也有他去摆平。

心里装不住事的温母很快就高兴起来,孩子有志气,当家长的是不是也应该为她庆祝一下呢。

她兴致勃勃地对女儿道:“既然都决定了,那我们过两天就在家里搞个小型派对,把你的叔叔伯伯些都请来,正式向他们引荐引荐。”

“啊,我差点都忘了,还要再给你准备几件小礼服,包管让人眼前一亮,”

温如是张嘴,很想说过两天会不会太仓促了一点,李妈肯定会埋怨死她的。

但是根本就轮不到她说话,情绪被完全调动起来了的温母干脆扔下了她,踩着高跟鞋就噔噔噔地往二楼走,“跟你说这些没有,我还是先去找你爸,把名单定下来好了!”

温如是无语地往靠背一靠,好吧,本来还想在沈文瀚走之前,安排一家人小聚一下,这下子看来,估计要在酒会上见面了。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