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11章 凤凰男大作战十一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十一

当沈文瀚提着包,走到温家大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溜停靠在路旁的豪车。

远处的大厅灯火通明,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里面衣香鬓影的人群。

他迟疑了一下,转了个方向往后门走去。

通过那里的小径,再穿过一个花园,就能抵达温家主屋的侧面。他想,温父温母不会希望在被顶撞之后,还见到他出现在他们大宴宾客的现场。

离开了主干道,温宅外围的光线有些昏暗。

沈文瀚独自一人缓步走在寂静的小路上,围墙上的照明灯将投射在地上的阴影拉得变了形。跟墙内的热闹比起来,墙外显得特别的清冷。

可是等到他抵达后门时,却看到了一个本来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司机小赵正立在门口,一见到他便展开了笑容,恭恭敬敬地道:“沈先生,小姐让我在这里等你。”

温如是?沈文瀚张了张嘴,他并没有告诉她,自己今天会回来。可是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问,只是礼貌地对他道了声谢。

直到小赵将他一路带上了三楼,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更加地明显了。

小赵已经完成任务离开,沈文瀚站在陌生的房间中央,扫视了一圈屋内的装饰。

整个房间只有黑、白、蓝三色,家具是硬直的线条,所有的摆设都是现代简约的风格。几盆色彩鲜艳的盆栽,恰到好处地将过于冷硬的室内烘托得多了几分温暖的颜色。

沈文瀚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让人把他带到这里来。

“喜欢吗。”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沈文瀚回头,不出所料地看到笑吟吟立在门口的温如是。

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用漆黑的眼眸看着她。

温如是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应该说,她平常都很好看,但是今天却更加地光彩四射。

一袭象牙白的抹胸长裙,从膝上一掌处分叉,露出了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胸口至裙裾有微微的皱褶,流畅地弧出优雅的层次感。

贴身的设计将她玲珑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温如是就这么随意地站在那里,都会让人生出一种见到美人鱼的错觉。

“怎么了?”她微微偏头,眨了眨眼,向着沈文瀚缓缓走近,长长的裙裾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曳,仿似逐渐绽放的花朵。

沈文瀚垂下双眸,这样的温如是太耀眼,耀眼到让他有种让人陌生的挫败感。

“为什么准备这件房间。”能够跟她一起住到三楼的男人,除了自己,沈文瀚想不出还能有谁。

他能隐隐约约猜出她的用心,可是,却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因为我们要重新开始啊。”温如是走近,巧笑倩兮地轻轻扳正他的脸,让沈文瀚不得不正视着她。

面上的触感温润,让他又想起了在镇上分开的那一个亲吻。

沈文瀚耳根有些泛红,他抬手将她的手拉开。

温如是不以为意,反而反手握住了他还没来得及松开的大掌,目光温柔认真,“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她微卷的长发被莹润的珍珠盘梳松松绾起,两边有卷曲的碎发垂下。

因为此刻眼角眉梢浅浅的笑意,温如是显得比往日更加地容易打动人心。

沈文瀚的指尖微动,最后还是放弃了挣脱,只是低声慢慢说了句:“爸妈不会高兴你这么做的。”

对于一个已经入赘的男人来说,让妻子怀孕不正是温父温母所期望的吗,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让他搬出温如是的房间。

温如是微笑,这个男人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的开解,他有足够的潜力一一将这些桎梏在他身上的枷锁打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她也不回答他的问题,既然她敢这么做,就有了被父母念叨的觉悟,只是径自牵着他的手,带他走到援室前,“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进去洗个战斗澡,待会儿我会让人把你的礼服送过来,换好了来我房里找我。”

被她推进浴’室的沈文瀚望着关上的磨砂玻璃门,怔了半晌,这才开始慢慢地解开身上的衣服。

军队里练出的速度很快,不到五分钟,沈文瀚便洗干净穿着浴袍出来。屋内空无一人,宽大的**平平整整地摆放着一套熨烫好了的正式西装。

沈文瀚没有穿过什么名牌,但是只是看做工,也知道这套西服价值不菲。重要的是,他并没有让人量过他的尺寸,衣服一穿上身,却是无比的贴合。

仅仅只是相处几日,不是真的将他放到心里的人,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温如是……

沈文瀚有些迷茫,他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那个身为自己妻子的女人。

楼下的宾客基本已经到齐,这时的温如是并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像一个新嫁娘一样,等待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来敲响自己的大门。

沈文瀚并没有让她等多久,当他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温如是脸上泛起一个完美无暇的笑容,起身道,“请进。”

房门推开,门外的男人身姿挺拔,眉目俊朗,他迎着光,望着她的目光专注深邃。

温如是捻起早就准备好的同色系手帕,折起放进沈文瀚胸前的小口袋中,只露出了一个尖角,理了理,微笑着仰脸看他:“你今天看起来,就像个真正的王子。”

沈文瀚顿了顿,勾起嘴角缓缓曲起手臂,等待她上前挽起。

两人携手从楼梯步步而下,俯视着大厅中的人群,那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跟方才楼上的宁静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

沈文瀚微微侧头,她的额间光洁,神态恬静,两旁垂下的卷发被暖色调的灯光晕染出一片细碎的金芒。

刚刚他没有说,其实是因为有她,所以今夜的他才会是一个王子。

沈文瀚转过脸,迎面而来的是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出现的温家两老。

无视了温母眼中清清楚楚的不虞,沈文瀚恭谨地先一步颔首:“爸,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就在推开她的房门,看到温如是柔柔顺顺地立在房中央等待他的到来时,沈文瀚就改变主意了。

总有一天,他会堂堂正正地让温父温母对他低下高傲的头颅,对他开口说,温家的大小姐能够嫁进沈家,是她的福气。

温家,他要。

温如是,他也要!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