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13章 凤凰男大作战十三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十三

回到陌生又熟悉的温家大宅,沈文瀚有些恍神。

从今天起,以后真的就要跟温家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了,他立在车库门口,静静仰望着那栋三层高的别墅。

温如是停好车,正想摁下自动卷帘门的按钮,就瞥到他立在门口的身影。

她顿了顿,装作没有察觉他此刻复杂的情绪,上前就拉起沈文瀚的手,自然地拽着他往通向大厅的内门走:“快点快点,我都要饿死了。”

沈文瀚无奈,只好顺着她的力道进屋。

等到他回房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下楼,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整间大宅空空荡荡的,不止是温父温母,就连一个佣人都没有看到。

温如是正趴在客厅沙发的靠背上,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李妈她们呢?”沈文瀚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全部都放假了,”温如是仍然用那小猫讨食一般的湿漉漉眼神望着他,再补了句,“爸妈出去旅游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沈文瀚无语,两人相顾无言了半晌,他才幽幽地道:“你不会指望让我给你做饭吧。”

温如是嘴角下拉,委屈地眨了眨眼:“我饿了。”

“给李妈打电话,或是出去吃,你自己选一个。”他可不相信,家里会这么巧,一个人都不留。

要是他没有回来,温如是这么娇生惯养的人,能忍受得了天天在外面过?

“李妈家住很远的,我们不能这样对待老人家。”温如是瘪嘴,委屈地垂头,想要吃上一顿自家老’公做的菜,怎么就这么难呢。

“我又累又饿,真的走不动了。”她吸了吸鼻子,再加把劲。

沈文瀚沉默,良久,才道:“我好像忘了告诉你,虽然家里穷,但是从小到大,我爸妈从来没有让我进过一次厨房。”

望子成龙的热切期盼,加上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观念,沈家的两个宝贝儿子,还真没在家务事上费过什么心。

温如是懵了,幻想中穿着围裙为爱炒菜的硬汉老‘公没了,这让她情何以堪……

难道真的要拎着锅铲亲自上阵吗?她不想啊——温父现在完全就是个甩手掌柜,什么大小事务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平时还好,可是为了能够腾出时间来陪他半天,她已经连轴转了好几日,真的已经很累了。

温如是这下真是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把李妈叫走,过什么二人世界了。培养感情?培养感情也得吃饱饭啊!

看着温如是表情丰富的小脸,沈文瀚终于叹了口气,挽起袖子往厨房走:“中午就吃面吧,希望这次不会煮糊。”

闻言,温如是不顾形象地一头瘫倒在沙发上。大哥,你倒是要煮多久,才能做出把面煮糊的傻事啊!

又在沙发上赖了一会儿,她竖起耳朵听着厨房里传来一阵阵嘭啉哐啷的声响,最后还是不放心,干脆起身往那边走去。

甫一看到一片狼藉的台面,温如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能将一顿普普通通的家常面,做出满汉全席的阵仗,他也算是个人才了!

眼角余光瞥到靠在门框上的女人,沈文瀚脸一红,转身就想将她推出去。

温如是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哭笑不得道:“我不笑你,就站在这里看看。”再不插手,待会儿收拾残局的悲剧,就要落到她的身上了。

她宁愿做饭,也不愿意干这种事啊。

沈文瀚咬牙,光看就能把面看好了?这种丢人的事,他巴不得谁都不知道。

单手几下就轻松地将她推了出去,沈文瀚高傲地当着温如是的面,直接拍上大门,还不忘了将其反锁。想看他出糗,门儿都没有!

一句“再不济,我也可以帮忙。”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赶了出来。温如是张了张嘴,无语挠墙。

她以后再也不玩儿什么浪漫了,这不是要把人逼上绝路嘛!

一个多小时以后,沈文瀚终于端着新鲜出炉的两碗面出来了,他摆好碗筷,走到客厅才发现,温如是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睡得并不安稳,柳眉微蹙,红润的小嘴还一抿一抿的。

沈文瀚缓缓在她边上坐下,少顷,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似乎是感觉到面上有异物,温如是侧了侧脸,偏头避开他的骚扰,嘴里还嘟哝了两声。

沈文瀚失笑,很想俯下身亲亲她,却又碍于桌上的面再不吃就要黏了,只得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柔声道:“起来吃饭了,别饿着肚子睡觉。”

温如是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看到近处的一张俊脸,下意识地就伸臂勾住了他的脖子,软软地叫了声:“老公。”

仿佛一道闪电击中了他的心扉,就连他撑在扶手上的手臂都僵硬了,沈文瀚双唇翕动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乖,面煮好了。”

温如是清醒过来,心底暗叹,就冲着沈文瀚这一天比一天好的态度。为了不打击他的积极性,就算是端给她一碗□□,她也得含泪吞了啊。

温如是打起精神,乖乖地坐到桌前,拿起筷子挑了一小撮面条。

艰难地咽了下去,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但是绝对算不上正常的做法。抬头就看到沈文瀚认真注视着她的眼神,黝黑的双眸中隐藏着难得一见的期待。

温如是忽然有了些微的感动,资料里的这个男人,从来就没为任何人下过厨。她原先以为他是不屑,没想到是,他根本就不会做。

可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过就是随便撒了撒娇,沈文瀚却愿意将自己的缺点暴露在她面前。这对于一个一生步步为营,日后更是个杀伐果决的主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温如是低头,再吃了一口面,好像也没有那么地难以接受了。

见她不说话,沈文瀚眉头微微皱了皱。

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东西有多么地上不得台面,要不是没得选择的话,就连他自己也不想多碰一下。

“不喜欢就别勉强了,收拾一下出去吃。”他放下筷子正待站身,就被温如是轻轻拉住了。

“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我很高兴,”她的嘴角轻扬,双眸明亮通透,完全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不情愿。

拉着他温热的大手,温如是的话语是发自内心地诚恳,“我很高兴,不是因为这碗面的味道,而是你愿意为我做这些不擅长的事。”

跟明明就有一手好厨艺,却不愿意下厨的她比起来,沈文瀚对于另一半的用心,比她的纯净多了。

她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呢?

未来的日子还有很长,过程怎么样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相信,只要沈文瀚愿意跟她一起努力,他们就一定会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沈文瀚的指尖动了动,覆在手背上的温暖感觉让人舍不得放开。

“既然你不肯走,那就把它全部解决干净,别吃到一半又说后悔的话。”他抿着唇,一本正经地抽回手,语声却是说不出的柔软。

温如是斜斜睨他,这男人,明明就很想笑,嘴角都快翘起了,还要硬生生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不别扭会死啊?

看了面前的大碗一眼,她还是果断地站起来,转身往厨房走:“我记得李妈前几天才买了一瓶香辣酱的,我找找,放在哪里了呢?”

没有她在场,沈文瀚唇边终于露出了笑意。

他执起筷子吃了一大口面条,猛地顿了顿,然后放下,老老实实地等着她将新调料拿过来。

最后两人还是凑在一堆,闹闹哄哄地将水煮面改造成了酱拌面。

总算还是能够吃得下去了,饭后,温如是心情很好地包揽了打扫厨房的工作。

沈文瀚就在旁边的水槽内洗碗,做饭不行,洗个把东西他还是很在行的。洗洁精洗一遍,清水洗一遍,再用干净的帕子将水渍擦拭掉,简直就是完美!

将碗筷分门别类地放进消毒柜,沈文瀚转头望着温如是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的背影,忽然悠悠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

“说来听听。”气氛很好,温如是愉快地随口就接了句。

“我记得半年前,有个女人说过,她不是不会做饭,而是只为自己喜欢的人做……”

沈文瀚眯了眯眼,看着对面那个就像被摁了暂停键的女人,接着道,“要不然,我待会儿就出去买条鱼回来,晚上你来试试,怎么样?”

温如是望天,半年前的话还记得那么清楚,男人呐,你的心眼怎么能这么地小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眼线君的支持,么么哒~╭(╯3╰)╮

眼线玩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8 21:45:19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