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17章 凤凰男大作战十七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十七

温氏财团的总部,沈文瀚神色冷峻,端坐在一群年过半百的董事会成员中间显得特别的打眼。

宽大的会议室内几乎座无虚席,除了总经理的位子。

今天是沈文瀚堂堂正正地进入温氏财团董事局的大好日子,不管那些老家伙愿不愿意接受,他还是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这一刻,沈文瀚很想知道,当温如是踏进这间房,第一眼看到他时,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可是直到预定的会议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原本早就该坐在次位上的温如是,都没有出现。

偌大的房间里面开始有低语的嘈杂声响起,几个老资格的成员不耐烦地指使着秘书去总经理办公室催促那个不懂事的世家女。

只有沈文瀚静静地坐在原位没有动。只要温如是还有一点点的大局观,就不会这么任性地将一群重要的老臣子扔在这里,一句话都不交待。

可是沈文瀚这次猜错了,温如是还真的敢就这么将全公司的董事晾在了这里,只派了琳达代她主持会议。

待到温如是的私人助理宣读了这项决定以后,全场的目光都投向了那个新晋的成员。

没有人会怀疑,这是温家小姐针对沈文瀚作出的下马威。

“吱——”一声刺耳的木椅蹭地的声音,沈文瀚蓦然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他长相彪悍的秘书连忙收拾起东西,赶紧跟上,临出门时还怜悯地回头望了目瞪口呆的老家伙们一眼。

老板发怒了,后果很严重。

面色铁青的沈文瀚忘了还追在身后的秘书,在他还没来及摸到车门之前,就猛踩油门,一路向着温家大宅狂飙而去!

温如是就这么讨厌他碰温家的产业?!

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憋屈和愤怒,握着方向盘的十指发白。

指针已经指到了180码,沈文瀚仍然觉得不够快。

一辆接着一辆的汽车被他甩到身后,无数的喇叭声和咒骂从后方传来,他仍目视前方,听而不闻。

温宅除了几个佣人,就只有李妈在家。

对于沈文瀚的突然回来,忠心的老管家表现出了乐见其成的欣喜,直到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搭一句话,她这才发现不对劲,连忙给自家小姐拨电话。

电话铃声响起了一次又一次,但是温如是都没有接。

沈文瀚坐在她的房间里,从下午等到深夜,再从深夜等到凌晨……温如是都没有回家。

电话不接,邮件不回,公司、温家、会所,所有她可能会去的地方,全部都找不到温如是的身影。

除了交待琳达,将公司的业务由新任董事沈文瀚全权代理以外,这个女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突然就消失了。

从一开始的愤怒,到恐慌,到最后的不知所措,沈文瀚就像是经历了炼狱般的三天。

岳鑫公司所有的探子都放出去了,黑白两道全部打了招呼,只要一打听到她的下落,沈文瀚以信誉担保,愿意为此付出高额的赏金。

道上的人都说,沈文瀚疯了,温家人本来就对他不好,要是换做其他女婿,早巴不得温家一家都死光,一人独占温氏,怎么可能还这么愚蠢地不计代价到处找人。

沈文瀚是疯了。

白天疯狂地工作,晚上疯狂地开着车,沿着整个城市一段路一段路地游走,困极了就睡在车上。

早上直接回到公司,在私人休息室内洗个澡,换一身干净衣服,再继续重复头天的行程。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有多么的可笑,但是他不敢停下来。只要一停,沈文瀚仿佛就能看到温如是明媚的笑颜在渐渐淡去。

她从来就是一个考虑周到的女人,从结婚至今,温如是就没有一次像如今这般,什么都不管毫无交待地一走了之。

就连他搬出温家那么久,她仍然会每日风雨不改地在睡觉前,给他打个电话。虽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沈文瀚很后悔,原来温如是在他的心底,已经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但他却笨得将她越推越远……

城中一片兵荒马乱,对于这一切,远在千里之外的温如是一无所知。

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清澈见底的海水推拥着一波波洁白的浪花,拍打在细如盐粒的沙滩上,声声浪潮犹如一曲亘古不变的摇篮曲。

温如是就这么躺在海边的沙滩椅上沉沉睡着,巨大的遮阳伞为她挡去了眩目的阳光,散落的发丝随着清凉的海风轻轻飘荡。

一本书从她的手边掉到沙滩上,斜斜倒在柔软的沙粒中。

端着一杯饮料的护理人员走近,将手中的盘子安置到一旁的木制小圆茶几上,捡起掉落的书籍拍了拍,这才轻声地唤她:“温小姐,该回去了,四点以后的海风太凉,你的身体会受不住的。”

温如是缓缓睁开眼,怔愣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她居然都忘了,自己现在不是在熟悉的家中。这里没有让人心力交瘁的勾心斗角,也没有讨厌的秦晓菱和宋司劼,没有温父温母,也没有,沈文瀚。

她过着曾经最喜欢的生活。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没有网络,没有电话,与世隔绝。

可惜,却没有一个深爱的男人在身边。世事果然总是不尽如人意的。

四点以后的海风太凉?温如是微微勾了勾唇角,她还没有这么的虚弱。

她轻轻动了动手指,低声道:“让我在这里再多呆一会儿吧,我喜欢这个地方。”

“最多只能再待半小时,”尽职的护理人员看了看表,顺从地点头离开,“迟些我会来接你。”

温如是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不远处看似温顺的海面,在它广阔的外表下,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涌动的暗潮。

嘴上不饶人的琳达,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抗得住沈文瀚施加的压力,那个男人应该都快要气死了吧。

摊上这么个媳妇,温如是都有些替他难过。

她眨了眨眼,隐去眼中的水雾。

她很想沈文瀚,很想很想,但是此刻,温如是只能躲在这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等待最后的审判。

如果不能达到她想要的结局,她一定会让六号为此付出沉痛的代价。不管他是在什么情况下,才在沈文瀚身上种下了这么恶毒的诅咒。

凡汝所爱,终将失去,凡汝所求,终将毁灭,求之不得,得之不幸,来世他生,无尽无休……

这就是“夺情”。

直接的伤害不会出现在任务目标上,但是辅助的却可以。

而这个对于该世界的人们会有很大几率生效的“预言”,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会应验在执行者身上。

很不幸,温如是就是那个万分之一的倒霉蛋。

要用这个诅咒就必须使用一次特权,只有完成十个世界的任务,才能得到一个特权的名额。

夺情同样可以用特权化解,可是,温如是没有。

从第一次任务目标死亡的那一刻起,她就将所有得到特权的机会,都用在了一个谁也不会去买的装置上。

不管是通过十个任务,还是一百个任务,她永远也不会再拥有一个特权。

也许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只有被沈文瀚深深爱着的女人,才会就这么药石无罔地一天天衰竭下去。

她爱着的男人,也同样地深爱着她,即便是在她做出了那么多伤人的事情以后。

真好。

温如是微微眯着眼,浅浅笑着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

两米外的空地上,光线忽然开始扭曲。没过几秒,两个只有她能看到的幻影就出现在了温如是面前。

熟悉的小助理毕恭毕敬地向她鞠了个躬,然后退到审判者身后,等待他例行公事地摊开一张纸,宣读高层开会的结果。

“六号执行者在被目标男配残忍虐杀的情况下,才愤而使用了诅咒。虽然是情有可原,但是鉴于他对高等执行者的任务,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公司决定,将免除他在目前的所有排名,打回一百号从头开始。”

温如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断审判者的长篇大论:“你只需要告诉我,公司该怎么弥补我在这个世界的损失。”

那人也不以为忤,从善如流地收起判决书,恭敬地对她颔首:“两个选择,一个是直接裁定你的任务完成,随时都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另外一个选择是暂时留下来,给你一星期的时间善后告别。

至于这个世界,我们会以不可拯救为由,将其销毁。不管你选择了哪一个,回去以后,你都会得到一个从六号身上划分过来的特权。”

到手的特权只能从下一个世界开始使用,这一点,就算是公司高层也无法改变。

温如是的双唇微微动了动,神色复杂地轻声道:“也就是说,你们完全放弃了沈文瀚,对吗?”

审判者愣了愣,为难地回答道:“一个世界只能有三个进入的节点,就算是公司同意无视能力顺序,再派下一个人过来,也会引起这个世界的崩溃。每一个执行者都是珍贵的财富,我们不能无顾他们的生死。”

温如是缓缓起身,一袭波西米亚的长裙逶迤在地,纤细的身躯里仿佛蕴藏着无尽的能量。

她一步一步傲然走近审判者的幻影,薄纱的裙摆迎风猎猎飞舞。

“延长我五年的寿命,我会完成这个任务。”

就算是他们妥协,她未来的时间也会有一大半在睡梦中渡过,这样的日子,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愕然的审判者刚想开口,就被她斩钉截铁的话给打断了。

“我不会容忍在我的功绩薄上留下任何的污点,更加不会允许你们企图关闭我所经过的世界!”

高扬下巴的温如是目光凛冽。

“我是最顶尖的执行者,从无败绩的一号!”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就像是布满了骄傲的荣光。

“如果你们不想失去,不想让我为这个世界陪葬的话,最好是答应我的条件!”

就算是死,她也要死在沈文瀚的怀里!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