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18章 凤凰男大作战十八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十八

温如是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还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生,刚刚踏入公司,就野心勃勃地试图染指那顶耀眼的桂冠。

温如是飘荡在梦中,静静地注视着那个年轻的灵魂。就像一个局外人一般,看着她是怎样开始接近目标人物,怎样慢慢熟悉彼此,打动他的内心。

看着他们相知相恋,看着他们一起携手走过漫长的岁月……

看着过去的自己,伏在爱人的尸身上恸哭流泪,一声一声,荒凉入骨。

温如是微微有些心酸。

她能忆起那个男人的容貌,忆起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每一件事情,甚至是每一句对话,可是,却没有了当时那种刻骨铭心的爱痛交加。

她仿佛还能看到,第一次完成任务回到现实的自己,崩溃地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嘶声呐喊,乞求能够消除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最后,她终于如愿以偿了。

温如是从长长的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伏在她手边睡得昏沉的沈文瀚。

海边午后的阳光灼热,他就这么紧挨着她的躺椅坐在滚烫的沙滩上,笔挺的西装外套随意地扔在一旁。

耷拉在她腰侧的脑袋头发有些长,乱蓬蓬的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好好打理过,他的浓眉紧蹙,睡得并不安稳。

温如是轻轻抬手,小心地摸了摸他青黑的胡茬。

刚刚碰到,沈文瀚就醒了。

他缓缓抬头望向温如是,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温如是微微笑了起来,微凉的掌心贴上他的脸,柔柔地道:“你来了。”

你来了。不是问句,就像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当我想你的时候,你来了,没有离开没有放弃,就在我身边,这样真好。

沈文瀚喉头哽了哽,张嘴话声有些嘶哑:“如果你不喜欢我碰温氏,明天我就把股份转到你名下。”

他不争了,什么都不争了,如果这一切都要用温如是来换,他宁愿放手。

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

“不要再突然跑掉……”他抿紧嘴唇,死死盯着温如是,眼中布满红色的血丝。

要是这样的妥协,她都置之不理的话,沈文瀚发誓,他一定会狠狠地报复她,报复所有人!

没有任何留言,任何征兆,温如是忽然就这么失踪了。就在他以为已经握在手中的时候,她却毫不留恋地撒手离开。

那种痛得不能呼吸的感觉,沈文瀚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

假如痛的人注定要是他的话,他一定会将所有人,全部都拖下水,让他们也将他受过的苦统统体会一遍!

有太多的为什么,他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能用这种狠厉的虚张声势去哀求,就连自己都会觉得这样的姿态太过可悲。

“你能凭藉自己的实力进入董事局,我很高兴,那是你应得的。”温如是轻抚着他憔悴的面颊,弯起嘴角,笑得一如往日的温暖。

停了停,话锋一转,她娇俏地对他眨了眨眼,“不过我一点也不后悔这次的离家出走哦,你看,如果我不跑掉,你又怎么会忘了斗气,山长水远地跑来找我呢。”

沈文瀚一噎,恨恨地盯着她,咬紧了后槽牙:“……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放在她身侧的手开始发抖,沈文瀚只觉得一阵阵头晕。他怎么也没想到温如是居然会把“任性”这项美德发扬光大到这个地步。

他以为这个女人看上了宋司劼,他以为她恨他打压宋家,才会出手对付他,他甚至以为再不尽快找到她道歉,自己就会接到一纸离婚诉状。

多可笑,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理由。

沈文瀚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该先松一口气,还是该先发火。

“啊,”温如是笑着,伸出双手将他的头发揉得更乱,“你该去理发了,现在这样看起来都不帅了。”

沈文瀚偏头,一巴掌拍开她的手,冷笑着回道:“我不靠脸蛋吃饭,你要是喜欢可以去找更帅的男人。”

温如是巧笑倩兮地坐起身,展臂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角亲了一口:“可是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别的男人都看不上眼呢,这可怎么办。”

沈文瀚捏了捏拳头,渐渐僵硬地松开,动了动,停顿在空中良久,最后还是慢慢放到她的背上,低声微不可闻地说:“那就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哪里都不要去。”

不要关注宋司劼,不要对着其他男人微笑,不要再离开。

他不想吵架了,也不想再继续冷战,如果这样就能跟她永远在一起,他认输。

“好,”温如是收紧双臂,下颌抵靠在他结实的肩膀,目光投向远处的浪涛,唇边柔和的弧度有些苦涩,“我会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哪里都不去了。”

碧海蓝天之下,两人默默相拥,美好得就像一幅画。

过了很久,温如是缓缓开口:“我想,我们该回去了。”

沈文瀚放开她,正待起身,忽然耳根红了一下,坐回原地半晌,才板着脸,淡淡道:“腿麻了。”

温如是失笑,离开座位自然地蹲下身去帮他揉捏大腿:“现在呢,好点没有?”

低头看着她专注的侧面,散落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在两边轻晃,沈文瀚心中沁过一丝暖意,唇角微微上扬,然后抿了抿嘴:“不怎么样。”

温如是一顿,斜睨了他一眼,啼笑皆非地继续手上的动作。

坐在热乎乎的沙滩上,价值不菲的裤子上沾满了沙粒,沈文瀚却只是望着眼前的女人,黝黑的眸子里,所有的戾气都化作了似水柔情。

这样就够了。沈文瀚抬手,轻轻将她的发丝理到耳后。

温如是偏头,柔顺地在他掌心蹭了蹭,浅浅笑道:“回去我给你做饭。”

沈文瀚面上的笑容一僵,欲言又止地望着她的笑靥。

这样的气氛太过美好,他几乎都不忍心拒绝了,可是两年前的那顿饭,味道重得几乎让人永生难忘。

温如是的厨艺啊,就像传说中的美食那样虚无缥缈。

温如是暗笑,不用看他,她都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也不说破,只是起身拉着他的手,让他能顺着自己的力道站起来。

当年要不是他老追着闹别扭,她也不会将所有的调味品都改成了三倍的分量。

从那以后,沈文瀚就再也没逼过她下厨了。

可是现在,温如是只想陪着他,宠着他,纵容他所有的坏脾气。让沈文瀚明白,不管她的生命还剩多少,他的妻子深深爱着的,只有他一个人。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