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19章 凤凰男大作战十九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十九

“不许动。”温如是抵着沈文瀚,手中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剃须刀。她早就想这么干了,可是他从来就不肯让她享受一下这种近似画眉的乐趣。

对着温如是兴致勃勃的表情,沈文瀚浓密的眉头都快打结了,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脑袋不往后仰:“其实你可以试试电动刮胡刀,那个比较安全。”

“闭嘴,”温如是毫不客气地将剃须膏抹到他的下巴上,勾起唇角邪’恶地笑,“你不觉得,这个时候的男人是最性‘感的吗。”

沈文瀚嘴角抽了抽,他最讨厌别人拿着刀在自己面前比划,要是其他人敢这么做,早被自己打残了。

但是他可不敢动眼前的小女人,否则的话,估计他一拳下去,自己大概也差不多可以换个老婆了。

沈文瀚紧紧靠在盥洗室冰冷的墙面上,视死如归地闭上眼睛:“要刮就赶快,别磨磨唧唧的。”

瞧着全身都快僵硬了的沈文瀚,温如是差点喷笑出声,她也不逗他了,巴在他身上细致地开始从侧面剃起。

小小的盥洗室很安静,只有两人缓缓的呼吸声,还有刀刮胡茬细微的沙沙声。没有视线的干扰,沈文瀚的其他感觉反而更加地清晰。

脸上的动作无比轻柔,就像是生怕她会一不小心伤了他一样。

温热的气息从下方扑打在他的下颌,痒痒的,沈文瀚几乎都能想象到,她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落刀样子。

他坚毅的唇部线条越来越柔和,贴在胸前的身躯娇软得让他想要揉进自己的身体。

沈文瀚忍不住抬手,搂住了她盈盈不可一握的细腰。

温如是一顿,微嗔道:“别乱动啊,这么一张俊脸,要是破相就可惜了。”

沈文瀚轻笑,胸腔微微震动,声音有些低哑,却带着一丝说不出的魅’惑:“除了这张脸,难道就没有其他你想要的东西?”

“有啊,”温如是任他圈着自己,柔软的腰肢向后弯了弯,举手勾起他的下巴,开始刮下半部分的胡须,“我还想要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像你一样的英俊又聪明,还要像你一样的孝顺顾家。”

温如是弯起嘴角柔柔地笑着,望着沈文瀚轻轻抖动的长长睫毛,眼底却有着绵长深刻的忧伤,“他会继承你的事业,成为你的骄傲,陪着你到老。”

代替她,爱他敬他,一辈子。

抚在她腰间的手指动了动,沈文瀚缓缓睁开眼,眼前是温如是明媚如春的笑容,他的嘴唇翕动,少顷,缓缓道了声:“好。”

就算那个孩子会姓温,就算沈家也许还会因此大闹一场,他也愿意妥协。

他爱她,沈文瀚从来就没有这么清楚地明白过。

他爱这个女人,她是他认定的妻子,以后也会成为他的孩子的母亲,她的生命将会与他紧密地连在一起。

沈文瀚甚至开始期待,不知道结合了他跟温如是的血脉,那个未来的小生命会是什么样子。

他低下头,俯身吻住温如是润泽的双唇。

他们两人的孩子,应该会是这个世上最可爱,最幸福的宝贝。

明晃晃的剃须刀掉落地面,跌在光可鉴人的地砖上弹起了“叮”地一声轻响,沈文瀚紧紧箍着怀中的娇‘躯,撬开她的唇’舌攻城掠地。

他的动作有些急躁,手中的力道让温如是微微生痛,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展臂揽住他的脖颈,毫无保留地微笑着努力迎合。

游走在她丝滑衬衣上的大手开始不满足于这般的隔靴搔痒,沈文瀚躬身一把抱起温如是,踢开盥洗间大门大步迈进卧室。

轻轻将她平放在宽大的床铺内,温如是卷曲柔亮的发丝铺散了满枕,沈文瀚倾身覆上,喑哑的嗓音带着最后的一点克制:“你不后悔?”

温如是浅浅一笑,泛着水色的双眸明亮通透:“沈文瀚,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

沈文瀚一怔,半天才从薄唇中幽幽吐出两个字:“……没有。”

她说过喜欢,说过想念,叫过他老‘公,也叫过他亲爱的,但是,却从来没有说过她爱他。

在她维护宋司劼的时候,在公司最艰难的时候,他也曾经怀疑,那些所有打动人心的过往,也许不过只是她一时兴起的玩笑而已。

“我爱你,很爱很爱,”温如是的笑容灿烂,她抬手轻轻拂过他的眉眼,他笔挺的鼻梁和刚毅的唇角,就像是要将他的面容刻进心中,“所以,我怎么可能会后悔呢,我爱你啊,沈文瀚,只有你,没有别人。

你一定要记住,永远都不要忘掉。”

沈文瀚心中悸动,那一波又一波的温暖仿佛拉扯着悬挂的心房,让它飘飘荡荡地平稳降落到地面。

他的眼中有些湿润,双唇开阖半晌,最后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如是。”

她了然地扬起了唇角,拉下他的脖子,倾身堵住了他未尽的话语。

这样就好,什么话都不用说。

一件件衣衫从床沿滑落在泛着暗光的实木地板上,浑身赤’裸的温如是肌肤胜雪,仿似融进了洁白松软的床铺中。

沈文瀚几乎是用着一种朝圣的心情将她拥进了怀里。

入手之处,只感觉那触感温润如春水,她的身体柔软得不可思议,长发逶迤黑如泼墨,更仿似缕缕情丝,缱缱绻绻,萦绕心间。

长久以来隐忍的遗憾,也被这般风光旖旎的场景温暖地填满了。

额间有微微的汗意渗出,沈文瀚尽量放慢了动作,耐心地顺着那玲珑浮凸的曲线,寸寸亲‘吻她细致光滑的肌肤。

直到温如是双颊酡红,目光迷离,望着他的眼神染上了莹莹的水光,他才沉身缓缓进入了她的身体。

房中一双恋人抵死缠’绵,海风轻拂过象牙白的窗帘,薄纱轻轻摇晃随风飞起又落下。

斜阳如火,铺洒进满含春‘意的卧室内,映照在温如是的眼角,染红了静静滑落的一滴泪光。

及至夜色已深,沈文瀚才被饥饿唤醒。

他微微偏头,倦极的温如是正安静地蜷缩在他的臂弯中,浓密卷翘的睫毛乖巧地阖着,恬静得像个天使。

他抬起另一只手,带着薄茧的拇指恋恋不舍地在她柔嫩的颊边轻轻摩挲。

良久,沈文瀚倾身在她光洁的额上印下了一个温柔至极的轻吻,这才小心翼翼地抽出自己的手臂,掀开一角薄被起身穿衣离开。

没过多久,当沈文瀚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温如是仍然在沉睡中。

他轻手轻脚地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坐到床边捏了捏她的鼻尖,轻笑着唤她:“小懒猪,起床吃点东西再睡。”

洁白的被子虚虚掩盖着她圆润的肩膀,温如是静静地合着双眼,犹如陷入梦境的睡美人。

“这可是我亲手做的晚餐哦,只有你有这个荣幸享受到我的服务。”沈文瀚抿着嘴角逗她。

夫妻两个,总要有一人能在没有佣人的情况下,保证他们不被饿死,温如是不行,那只有他自己来了。

为了这顿饭,他可是暗地里练了很久,才能做得稍微像点样子。

沈文瀚摸了摸剃的干净的下颌,这么温柔的语调果然还是不适合他啊,他眉毛一挑,伸手拍了拍她隆起的臀’部,“你要是再赖床,我就全部都吃光,一点都不给你留。”

室内静寂无声。

宽大床铺中央的温如是没有一丝的回应,就连她那长长的睫毛都没有抖动一下,沉静安详得宛如一具精美的雕像。

“……如是?”沈文瀚面上的笑容渐散,心中掠过一道不祥的慌乱预感。

apple兔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6 23:22:35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