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20章 凤凰男大作战二十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二十

“如是,”沈文瀚俯身,一把抱起昏睡中的妻子,轻轻摇晃,“温如是,醒醒!”

心脏就像被人狠狠攥紧,沈文瀚慌乱地低声唤着她,他甚至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嗓音在微微地发颤。

就当他正想托起她的上‘身时,软软地靠在沈文瀚怀里的温如是忽然轻轻地开始笑了起来。

“笨蛋,被我吓到了吧,”温如是仰脸,一双翦水秋瞳笑意盈盈,望着那个僵硬了的男人调侃道,“我逗你玩呢,你都没发现。”

沈文瀚心神一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收紧双臂,死死地把她禁锢在自己怀中。

他真的被吓到了,沈文瀚将脸埋进了她的肩窝,就连想要惩罚她这种恶作剧的念头,都忘得一干二净。

殊不知此刻的温如是,也是大松了一口气,差一点就被他发现了,幸好,自己醒来得还算及时。

“以后不要再这样干了,我会担心的。”沈文瀚低沉的声音从她肩窝上传来。

“……对不起。”温如是慢慢抬手,轻抚在他的发间,紧贴着的胸膛几乎都能感受到他剧烈跳动的心脏。

除了这三个字,她无法再给出更多的承诺。

能够清醒地面对他的日子,只会一天比一天少,沈文瀚迟早都会知道的,他是那么地敏锐聪明,她只能希望,让他离这个残酷的事实更远一些。

还有很多事,她都没有为他做过,她根本就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妻子。

“我饿了,”温如是回抱着他,浅浅地笑着,“某人亲手为我烹制的大餐,不知道能不能喂饱我们两个呢?”

沈文瀚叹了口气,轻轻咬了下她的脖颈泄愤,松开她坐直身,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都凉了,我拿出去热一下。”

微笑着目送他离开后,温如是终于放松下来,拍了拍自己快要笑僵的脸,让面上的红晕看起来更自然一些,这才下’床更衣洗漱。

放下手中的餐盘,沈文瀚立在橱柜前,垂眸注视了微凉的饭菜半晌,默默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去查一下从我搬出温家到进入董事会的这段时间里,温如是做了些什么,每一件事都查详细点,”沈文瀚停了停,少顷,又再加了一句,“特别是有关身体健康方面。”

挂断电话,沈文瀚收起手机,若无其事地打开微波炉,开始加热。

温如是肯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没关系,既然她不肯说,他也可以自己去查。

盥洗室内,温如是仔细地给自己上了个淡妆,对着镜子端详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破绽,这才满意地走了出来。

“这些都是你做的?”她跑到桌前闻了闻,由衷地赞叹,“太厉害了,色香俱全,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沈文瀚轻轻笑了笑,递给她一双筷子:“都是被你给逼出来的,要是不好吃,你也不准嫌弃。”

目光划过她精致的妆容,他垂眸,什么也没提,只是专心地给她碗里添饭。

下属的回复很快,第二天清晨,一份详细的报告就发到了沈文瀚的邮箱里。

温如是还在睡觉,沈文瀚独自坐在客厅没有去准备早餐。打开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泛着冷光,上面是清清楚楚的几行黑色字体。

温如是跟李妈一起去做了一次全身检查,几天之后就开始收缩温氏的业务,让了几笔大单给宋氏集团和岳鑫公司。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沈文瀚的指尖无意识地轻点桌面。他想,作为温如是的丈夫,他有权利知道,体检结果是什么。

自从第一次在沈家村成功用素颜撩‘拨了他以后,她在家里的时候就再也有没化过妆。沈文瀚坐在她的床边,静静地看着温如是的睡脸。

她瘦了,肤色也不像从前那般红润,沈文瀚摩挲着她细致光滑的面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慢慢憔悴,他居然都一无所觉。

手边浓密的睫毛动了动,温如是缓缓睁开眼,就看到沈文瀚复杂的眼神,她眨了眨眼,声音慵懒:“怎么了?”

沈文瀚的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个弧度,柔声道:“公司的事情太多了,我得回城去处理一下。”

温如是愣了愣,她不想跟他分开,仅剩的时间不多了,她希望每时每刻都能陪伴在他的身边。温如是的声音变得有些干涩:“什么时候走?”

“待会儿就走。”沈文瀚轻柔地拂开她额前的碎发,看着她黯然垂下双眸往被子里缩了缩,就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猫咪。

“我会尽快回来的,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赶上你明天的早餐。”他终是舍不得让她难过,唯有许诺安慰道。

如果运气好的话,今天下午他就能查出事实的真相。他不会让眼前的事情超出控制范围,特别是,这件事还跟温如是有关。

可是第二天早上,沈文瀚却失约了。

沈文瀚临时居住的公寓,装修风格跟温宅的那个房间一模一样,同样是蓝白黑三色,同样是简约风格的装饰品,甚至就连花盆位置,都是照着温如是当初布置的方位摆放的。

但是现在那些东西都已经不在原地了,所有的物品,能砸的都被沈文瀚砸了个稀巴烂。

他就那么攥着几张薄薄的纸页,瘫坐在一堆废墟中间。掌心被碎片划破的伤口流着血,顺着捏得发皱的纸张,一滴一滴地滴到地上。

什么叫不明原因的衰竭?什么叫未知病症?什么叫现有科技无法治疗?!

他从来就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查不出原因的病例!国内治不了可以去国外,他会为她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品,最先进的医疗器材!

温如是一定会没事的,她还没有给他生个孩子,还没有陪他终老,怎么能就这么憋屈地死掉?!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女人,这样的命运不是她应该承受的。

沈文瀚摇摇晃晃地爬起身,胡乱拾了一张餐巾将手上的伤口绑好,然后弯腰从一地残破碎砺中翻出自己的手机。

“把岳鑫公司所有的不动产全部卖掉,能拆分出去的统统拆分,除了温氏的股份,其他的都尽快换成现金打入我的私人账户。

不要问为什么,你只管去执行就够了!”

沈文瀚挂断电话,深深吸了口气,直到面上勉强露出了一丝微笑,才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当温如是的声音在遥远的另一端响起的那一霎那,沈文瀚的眼泪差一点夺眶而出。

“早上的飞机临时取消了,”听着她在电话那头软软糯糯地撒娇,沈文瀚咬紧了后槽牙,竭力控制自己的音调不要颤抖,“改到了中午,晚饭之前一定能赶到。”

爱情是什么,沈文瀚不知道。在遇到温如是之前,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种情绪降临到他的身上。

直到现在,沈文瀚仍然不清楚,怎样才算是正确地去爱一个人。

他只知道自己在温如是的面前,总是很容易被激怒,也总是很轻易的就会被她寥寥的几句话哄开心。他的冷静和果断,只存在于面对温如是以外的人。

他想要得到她,更甚于对金钱与权力的欲望。他是那么地深切渴望着这个女人完完全全地只属于自己,任何胆敢觊觎他的所有物的人,都将承受他的尖牙利齿猛烈的攻击。

可是现在,温如是再一次教会他一件事。

如果他的爱人都可以忍住病痛的折磨,全心全意地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他,他又有什么理由做不到?

“乖乖地等着我。”沈文瀚轻柔地说着,就像是在她的耳畔低语。

哪怕是心中在滴血,他也可以微笑着站在她的面前,如果那就是她盼望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猫耳君的地雷,么么哒~╭(╯3╰)╮

红心猫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8 18:59:02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