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21章 凤凰男大作战二一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二一

当沈文瀚风尘仆仆赶回海边的别墅时,推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橙黄温暖的灯光和系着一条卡通围裙忙忙碌碌的温如是。

“你回来啦,快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很快就可以开饭了!”温如是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他的唇角,接过沈文瀚手中的外套。

立在门口望着那个小女人像只穿花蝴蝶一般,高高兴兴地放好东西又转回厨房,沈文瀚没有动,只是目光复杂地追逐着她的身影。

没有得到回应的温如是疑惑地回头,偏头对他笑了笑:“看我看傻了?”

“嗯,”沈文瀚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个弧度,柔和得就像世间最温柔的情人,“……怎么看,都看不够。”

温如是啼笑皆非地干脆把门关上,她怎么不知道,这个男人居然也会有这么甜言蜜语的一面,似乎她的调‘教还蛮成功的嘛。

低调奢华的雕花木门阻隔了他的视线,沈文瀚嘴边的笑容渐渐化作了一抹哀伤。

她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这样的日子,还能再过多久,也许只有上天才知道。

晚餐是前所未有的丰盛,各式各样的美食摆满了整张桌子,沈文瀚低头一口一口仔细地品尝着。入口是堪比大厨精心烹制的美味,可是他的口中却满是苦涩。

“怎么不说话,我做的不好吗?”温如是亮晶晶的大眼睛期待地望着他,第一次真正展示自己的手艺,按理说沈文瀚应该很惊讶才对啊。再不济,他也该吐槽一下欠他的一顿饭拖了好些年才补上的不满啊。

“很好,我只是今天有些累了。”沈文瀚不敢抬眸,只要一想到,当初她骄傲地迎着自己的目光,巧笑倩兮地说着,她只为自己爱着的人做饭,他的眼泪就忍不住快要掉下来。

沈文瀚手腕微动,舀了一半的汤勺就跌到了裤子上,他清了清喉咙,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我去换件衣服,你先吃着,我很快就好。”

温如是困惑地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低首夹了一筷子桌上的菜肴放进口中,味道很好啊。

关上房门,沈文瀚低垂着头背靠在门上,腿上那块濡湿的污渍是那么地明显,可他却提不起一丝力气去处理。

他想,他也许真的高估了自己,仅仅是共进一餐饭,就让他花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防御溃不成军。再这样下去,他实在没有信心能在温如是的面前,微笑着将这场戏演完。

沈文瀚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深深吸气。他不能哭,如果连他都失去了力量,他的温如是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当沈文瀚洗了把脸,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回到餐厅时,温如是已经支着脑袋在桌边打起了瞌睡。

见她一副明明就很想睡觉,却还硬撑着不肯入睡的样子,沈文瀚只觉一阵心酸。他俯身小心翼翼地抱起温如是,她很轻,轻的就像快要消失的一片羽毛。

“老公?”温如是勉强睁眼。

他轻吻了一下她的额角,缓步走向卧室:“你睡,我会一直陪着你。”

她闻言,安心地轻轻拉着他的前襟,面颊在沈文瀚胸膛上蹭了蹭:“等我醒了,给你看样东西。”

“好。”沈文瀚低声应着,唯恐惊扰了她的美梦。

夜已深,房内只留了一盏小夜灯,温如是躺在松软的床’上睡得香甜。

饭菜早已冰凉,沈文瀚就这么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餐桌前,慢慢地将她精心准备的食物一点一点吃完,直到哽咽。

第二天早上,温如是醒来的时候已是阳光普照,她习惯性地翻了个身,就见到沈文瀚支着头侧身躺在她的旁边,目光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

温如是微笑,抬手抚上他轮廓分明的脸颊:“早上好。”

沈文瀚弯起唇角,侧脸吻了吻她的掌心:“早上好,我的公主。”

温如是被逗得直笑,轻轻推了他的胸口一把:“你不是很忙吗,怎么还不去工作?”

沈文瀚顺着她的力道倒在床‘上,作势难过的神情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幽幽道:“工作再忙,哪有你重要。”

温如是失笑,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黏人了,以前都是自己追在他的屁’股后面跑,真是风水轮流转啊,这个别扭王居然也有今天。

她蹭过去,趴在他的胸前抿着嘴笑:“可惜,你想要像我一样清闲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了,床头柜里有一份给你的文件,拿出来看看。”

沈文瀚偏头看了眼她认真的表情,展臂拉开床边的抽屉,里面有一个蓝色的文件夹。

靠在他的臂弯里,温如是看他拧着眉翻阅着内页,似乎并没有什么惊喜在里面,她有些忐忑地拉了拉他的手:“你不高兴吗?”

难道是因为定下的条例太苛刻?说到底,要是几年之后没有了她的话,以沈文瀚目前的发展速度而言,完全有能力吞并了温家。他实在是没有必要,现在就急急忙忙地在自己的脖子上再套上一层枷锁。

沈文瀚叹了口气,神色复杂地回道:“……高兴。”

这是一份股权转让书,所有的手续都已经齐全,只要他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从今天起,温氏集团的控制权就归他所有,五年之后如无意外,温氏将正式划分到他的名下。

唯一的条件就是以现有的生活水平为标准,终身赡养温家两老。

沈文瀚摸了摸温如是柔顺的头发,抽出别在封面的签字笔,在落款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高兴?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将温氏的股份还给她的时候,在他把自己的公司都拆分变卖了试图救她的时候,却收到了这样的一份馈赠。

沈文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微笑,才能违心地说出“高兴”这两个字。

哪怕这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

这些身外物,此刻跟温如是的生命比起来,是那么地微不足道。

只要一想到,他心爱的女人,是怀着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在给自己的父母安排后路,沈文瀚就心痛得握不住区区一支签字笔。

洁白纸张上的签名龙飞凤舞,几乎都看不出有一丝的颤抖。沈文瀚合起文件夹,转头对靠在怀中的温如是轻柔地再一次强调:“我很高兴,真的。”

他应该高兴的,假如一定要在这份文件里,找出一个值得高兴的事的话,至少她还相信他不会在未来的日子里翻脸不认人。

接手了温氏集团的沈文瀚又重新陷入了忙碌的工作中,但是尽管如此,他也只是每周抽出一天的时间回城处理必须当面接洽的业务,然后再搭上最末的一班飞机回到温如是的身边。

温如是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沈文瀚会每日在她睡着后处理完公务,再躺在她的身边,静静地抱着她等待温如是醒来。

这样的日子温如是很满意,她已经习惯了每天一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他微笑的俊脸。

她会在他的怀里撒娇,直到他投降地哄她起床,有时候也会故意半遮半裸地,去撩‘拨他本就不坚定的情’欲。

可是不管她如何风情万种地在沈文瀚的身上点火,他也不再将床‘事进行到最后一步。

再一次望着沈文瀚落荒而逃的健壮身影,温如是开始深深地检讨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因为体力不够而退步了。

躲进浴’室的沈文瀚狼狈地看着盥洗镜里的自己,眼中蕴藏着幽深的欲‘火,他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猛地打开冷水阀门,从头至下将全身浇了个湿透。

好不容易联系上的医生排期就要到了,为了不让温如是察觉,沈文瀚很是花了不少的功夫,才勉强说服这个业界闻名的专家,装作普通的例行检查上门诊治。

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所有的检查,都能够在温如是的睡梦中进行。

就让她以为自己成功地瞒住了她的病情好了。那般当着他欢笑,背着他窃喜的小女人,他怎么舍得让她露出难过的神情,她受的苦已经够多,不需要再加上这一件。

只要温如是能够好起来,孩子以后还会有,但是不能是现在,她的身体承受不了。

沈文瀚甩了甩自己湿透的黑发,穿上浴袍站到镜前,直到面上完全恢复了平静才迈出门去。

有人说,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会塞牙缝。

沈文瀚此刻是深有体会了,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就在专门请来的医生即将上门的前两天,沈文瀚正坐在电脑前处理公务,温如是忽然高兴地跑过来,挥舞着手中的测试笔一把抱着他。

“亲爱的,我们终于有宝宝了!”摆在面前的验孕笔上,两根红红的线条刺痛了他的眼睛。

沈文瀚懵了。

看着温如是兴高采烈地哼着小曲开始给温父打电话,沈文瀚心底,只剩下虚脱的无力感。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简宁、猫耳和兔子的厚爱,么么哒~下一个故事某戈一定会写个欢乐文,被我虐到的宝贝们过来,让我挨只嘴嘴~╭(╯3╰)╮

淡化、简宁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11:36:22

红心猫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17:19:10

apple兔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18:43:32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