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22章 凤凰男大作战二二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凤凰男大作战二二

“不论你的妻子患上的是什么病症,你都要明白,她现在完全没有能力去孕育一个新的生命。

那个孩子不能要,除非你想让她提前离开人世!”德高望重的医生严厉的话语言犹在耳。

沈文瀚很清楚,相对于一个从未谋面的亲生骨肉而言,他只想要温如是平平安安地活下去,他不在乎什么血脉,也不再执著于那一个区区的姓氏。

可是,温如是在乎。

每当他想要开口,让她把那个小生命打掉的时候,一看到温如是一脸兴奋地坐在沙发上,对着铺了满茶几的婴儿服饰挑挑拣拣,甚至还贴到脸上,去试试它到底有没有介绍所说的那么舒适。

沈文瀚就没有办法说出一个“不”字。

她会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地教导他,什么样的材质最柔软,什么样的奶粉不能喝,什么样的教育对孩子的成长更有帮助,什么样的学校师资力量更强。

她也会趴在他的身上,轻声告诉他,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孩子。

他会长着一双像她一样明亮通透的大眼睛,还有像他一样高挺的鼻梁,像他一样地聪明,像她一样地善解人意。

她会说着说着,就微笑着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每当这个时候,沈文瀚就心如刀绞。

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对于他来说,都是煎熬。

沈文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打消她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的念头,事情仿佛已经陷入了僵局。每多过一天,温如是的生命就更危险几分,他的情绪也一天比一天更加地焦躁。

甚至就连温如是,都感觉到了他无法控制的不安。

一日夜里,当温如是从梦中醒来,抬手只摸到身边冰凉的床铺,她怔愣了半晌才完全清醒过来,这是近几个月来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自从他们和好以后,不管多晚,沈文瀚都会在床边陪伴着她,就算是工作没有忙完,他也会带进房间处理,好让温如是一睁开眼,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她掀开被子,光着脚往外走去。

宽敞的客厅中没有一丝光亮,沈文瀚站在窗边,手中的香烟明明灭灭,黯淡的月光打在他的侧面,看不清有什么表情。

温如是默默立在房间门口,看着他抽完一支,然后接着再点燃了一支。

他知道了。

温如是确信,否则沈文瀚不会背着她,躲在这里为难自己。有了这个前提,所有一切的疑问都能解释得通了。

沈文瀚早就知道了,比她想象的还要早。

她微微牵了牵嘴角,却没有办法再勾起一个完美的微笑。

这不是温如是想要的结果,她本是希望用自己仅剩的时光,让他能够快快乐乐地享受一段幸福的家庭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反倒成了被他保护的那个人。

情债难偿,她欠沈文瀚的,也许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温如是静静地走过去,抬手从背后抱住了他瘦削的腰身。

沈文瀚一愣,连忙掐熄手中的烟头,转身将她搂在怀里,摸了摸她单薄的睡裙,微责道:“怎么不多穿点,夜里凉,我陪你进去。”

温如是抱着他,将脸埋进他沁凉的胸膛,倔强地不肯移动。

沈文瀚无奈地叹息,轻抚她的长发,片刻才低声解释,“我只是,工作上有些烦心事,你不用担心。”

他不这样说还好,一说温如是反而更加难过,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沈文瀚这般的维护。

“……对不起。”温如是动了动嘴唇。

抚摸着她发边的大掌微微顿了顿,沈文瀚是何等敏感的人,怎么会猜不到她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他哀伤地轻轻笑了笑,这样粉饰的太平太过虚假,谎言终于还是要被戳破了。

他此刻真的希望温如是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不要这么聪慧得让人心疼。

“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无能,不能保护你们母子。”沈文瀚收紧双臂,唇边只有苦涩的微笑,要他亲手夺走她的希望,他的伤心并不比温如是的少半分。

“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带你去看医生,”沈文瀚艰难地说着,不管他愿不愿意,也没有选择的余地,“等你的病治好了,想要多少个孩子,都随你。”

温如是喉头哽咽,如果她不知道最后的结局,或许会答应他接受治疗。可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无论沈文瀚请了什么人来,无论他付出多少的努力,她的生命都会不可挽救地一点一点流逝。

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那是她唯一替他留下骨血的机会。

哪怕她会为此付出生命。

“如是,”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沈文瀚低沉的腔调里带上了一丝哀求,“答应我,我们不要这个孩子了,好不好?”

一串滚烫的泪珠从她的眼眶中滑落,温如是紧紧抱着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从很久以前开始,沈文瀚就知道,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温如是一犟起来,到了最后,让步的那个人总会是他。

可是这一次,他已经退无可退了。

陪着温如是回到房间,看着她闭上眼睛沉沉睡去,沈文瀚疲倦地躺在她的身侧。

拇指拭过她的眼角,浓密的睫毛还有些湿润。

真是个傻瓜啊,以为埋在他怀中无声地落泪,他就会不知道她曾经哭过似的。

沈文瀚静静地凝视着她的睡颜。天一亮,他就会带温如是去医院,但愿那个时候她还没有醒来,那样她就不会再像今天晚上一样偷偷哭泣了。

如果她要恨他,那就恨吧,只要她还活着,怎么惩罚他都行。

下定了决心的沈文瀚没过多久就睡着了。如果早他知道,第二天醒来温如是就不在了的话,就算是再让他熬上几个通宵,他也绝对不敢阖上一次眼。

柜子里的身份证和护照都被带走了,她甚至都没拿走一件换洗的衣服,只在桌上留下了一封信。

沈文瀚将信揉作一团,不用看,他都知道温如是会写些什么。

他从来就没有这么地恨过她!沈文瀚站在空荡荡的大厅中笑得癫狂,难道她的生命就那么的不值钱?!为了一个还没有成形的婴孩就可以轻易地放弃!

在她的心目中,他到底算什么?!

没有开启的信封被他撕成了碎片,沈文瀚嘶声笑着,直到笑出了眼泪。

温暖的阳光铺洒进室内,照在他的身上,他却只能感觉到一阵阵的寒冷。

日升又日落,沈文瀚只是呆坐在沙发上,手机铃声响起了一次又一次,他都没有接。温如是都不在了,他还联系医生干什么。

她答应过再也不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的,她答应过的!

骗子……

夜色已深,沈文瀚空茫的视线慢慢转向放在桌上的手机,他可以再去找她,只要他想,总能再找到她的。

可是,找到了之后呢?沈文瀚不知道,难道要押着她去堕胎吗?她要是真的肯,就不会逃跑了。

温如是不会希望他能找到她。

为了一个孩子,她连他都不要了……沈文瀚抬手捂住眼睛,微微颤抖着。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