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24章 凤凰男大作战二四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4章 凤凰男大作战二四

温如是有些着急,难道那具身体已经虚弱到,开始排斥她的存在了吗?

她围着沈文瀚和手术台转着圈,企图找到回去的办法。她还没有把孩子生下来,怎么能就这么离开?!

一次又一次的穿身而过,她绝望地看着心电图上的曲线越来越平缓,越来越平缓,直到发出了滴滴滴的警报声。

沈文瀚顾不上去看她身下已经露出胎发的婴儿,只是慌乱地紧握着她的手,大声叫着温如是的名字。

“我在这里,”温如是无助地看着他赤红的眼眶,不知所措,“我在这里啊,文瀚。”

忽然,一声细如猫叫的婴儿哭声响起,护士小姐裹好孩子抱到沈文瀚面前:“沈先生,是个男孩。”

“男孩?”沈文瀚茫然地转过头,视线落在幼小的婴儿身上,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连忙抱过孩子递到温如是面前,颤抖着呼唤她,“如是你醒醒,看看我们的孩子,你不是最希望看到他出世的吗?”

“温如是,你睁开眼看看啊……”怀中的婴儿仿佛重逾千斤,沈文瀚几乎都要软弱地抱不稳他了,“如是,你看看他。”

温如是心都要碎了,抚在他脸上的手掌,根本就感觉不到沈文瀚皮肤的温度。

她不应该死在这里,五年的时间还没有到,她不应该死的,公司既然答应了她,就不会反悔,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准备电击!”主刀医生果断偏头对着助手大声道,“注意止血!”

手术室中一片忙碌,沈文瀚抱着孩子退到了人群外,紧张地死死盯着躺在中央的爱人。

就在这时,温如是面前的空气一阵扭曲,熟悉的小助理恭敬地站在她对面,微笑着向她伸出手:“任务已经完成,您可以离开了。”

“什么?”温如是怔愣地看着他摊开的手,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每一个执行者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嵌玦,除非是意外死亡,没有通过嵌玦的召唤,前来接应的助理是不会出现在任务世界。

手术台上的温如是还没有死,她也并没有通知他来,可是,他的幻影却实实在在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小助理眨了眨眼,虽然不解,还是耐心地解释道:“即使您现在离开了,只要有您留下的那个孩子,沈文瀚就不会黑化。

而秦晓菱和宋司劼已经在上个月完婚了,短时间内,沈文瀚应该不会有什么心情,去找他们的麻烦。

等到他的丧妻之痛过去,相信男女主角的事业已经发展得不错了,到了那个时候,沈文瀚还要忙着带孩子。”

顺着他的视线,温如是望向孤独地抱着幼儿站在人后的那个男人。

他幽深的黑眸泛着水光,固执地定定望着手术台上的躯体,眼底深重的痛苦和绝望,浓郁得就算隔着人群,温如是都能感受得到。

小助理还在她的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鉴于您已经提前完美地完成了这次的任务,公司决定给您一个特例,不用再继续留在这里受苦,所以才派我前来接应。”

“受苦吗?”温如是低身叹息,轻轻笑了起来,“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到底苦不苦。”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她只是想要陪伴在沈文瀚身旁,想要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即使是以残破之躯,她也甘之如饴。

她的爱情啊,只有短短的一个世界那么长。

只要一离开这里,她就会把沈文瀚忘得干干净净。他们怎么会明白那种夹杂着内疚的感情呢?

她想用尽最大的努力去爱他,让他幸福,哪怕是多一分,多一秒,她也愿意。

只有那样,才不算辜负了沈文瀚的深情厚意。

温如是轻轻摇头,“你走吧,没有我的召唤,不要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了。”

“可是……”小助理动了动唇,终是没有违逆她的命令,点点微光从他身上溢出,顷刻消散得无影无踪。

就在他消失的那一刻,温如是感觉到一股吸力,眼前突然一黑,当她恢复知觉的时候,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

“麻药——”

妈的,痛死她了!

平生第一次,温如是想对医生竖中指!她要的是全身麻醉,不是局部麻醉!卧槽,欺负她家没钱啊?!

“如是!”本来都已经绝望了的沈文瀚如闻天音,连忙扑到她旁边,捧起孩子举到她的眼前,“如是,我们的孩子,是个男孩。”他的语声颤抖,仿佛唯恐再迟一点,她就再也看不到了一般。

温如是勉力偏头瞥了一眼,红通通皱巴巴的,头发稀稀拉拉,整一个猴子屁股样的奶娃儿。

她撇了撇嘴,挤出两个字:“好丑……”然后就晕了过去。

温如是的案例成了医学界的奇迹,没有一个专家能够解释,为什么一个衰弱到只能达到普通人一半健康程度的孕妇,还能坚持到生下孩子,并且在停止了心跳几分钟以后,居然又活过来了。

最后他们将其归咎于她超强的意志力,对于这一点,温如是完全是嗤之以鼻。

她扔开手中的报纸,张嘴吃了一口喂到嘴边的猪血粥,对着面前的男人甜甜地笑,“明明就是因为对你的爱,我才能醒过来的嘛。”

“嗯,”沈文瀚轻笑着,温柔地擦掉她弄到嘴角的粥渍,“那是我的荣幸。”

“那当然,我现在可是大功臣,”温如是毫不客气地收下了他的恭维,得寸进尺地拉了拉他的衣袖,“不要了,我想出去晒太阳。”

沈文瀚不为所动,再舀了一勺递到她的唇边,柔声哄道:“再喝一点,吃完这碗我就抱你出去。”她生产的时候失血过多,已经伤了元气,不多补补怎么行。

温如是无奈地张嘴,他现在摆明就是吃定她了,知道她舍不得见他难过,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逼着她坐了整整几个月的月子。

谁家的媳妇坐月子是坐大半年的?!她根本就是窝在家里孵蛋啊!

天天吃些这个补品,那个补汤的,沈文瀚的面子再大,温如是也快要忍无可忍了。

她幽怨地望了他半晌,最后终于说了句:“要不然,下次你在粥里放点肉松吧……”

“好。”沈文瀚嘴角的弧度弯得愈加的迷人,只要她能平平安安地活着,别说是放肉松了,就算是放一整只鸡,他也乐意。

喝完粥,温如是被沈文瀚抱着安置到后院草坪上的躺椅内,虽然她的身体比起怀孕那会儿好了很多,但是跟一般人比起来,还是差得很远。

尽管这样,温如是已经很满足了,至少她的骨头不会动不动就断掉。

初夏的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温如是理了理盖在腿上的薄毯,勾着沈文瀚的小手指撒娇:“让人去把小胖墩儿也带过来晒晒吧,我都有大半天没看到他了。”

小胖墩儿现在可不像刚出生那会儿那么丑了,长得白白胖胖圆滚滚的,能吃爱动,就算是一个人坐在那里,也可以咿咿呀呀地自high半天。

沈文瀚反握着她的手,回头对立在一旁的佣人吩咐道:“去把慕瀚带来,让他在草地上玩一会儿。”

小胖墩儿的大名叫温慕瀚,还是温如是取的。

自从给儿子改了这个名字以后,沈文瀚就一直这么叫他,生怕别人不知道,其间的含义就是温如是恋慕沈文瀚的意思。

没过一会儿,保姆就抱着孩子过来了,在草坪上铺了一块野餐垫,然后把他放到中间自由活动。

温如是笑眯眯地看着儿子在垫子上爬来爬去,还有三年多,这样美好的日子她还可以再过上三年,已经是赚到了。

温如是微微偏头,毫不意外地看到沈文瀚宠溺的目光,她柔柔地笑了:“等小胖墩儿两周岁,就把他交给爸妈,然后我们一起出去旅游,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沈文瀚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到时候,温如是的身体是否适合远行。

虽然调养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还是不能恢复到孕前的状态,请了很多医学专家来检查,也仍然查不出造成她衰竭的原因所在。

如果可以的话,沈文瀚甚至希望她能就这么一直待在家里,那里也不要去。

“老公,”温如是拉着他的手轻轻摇晃,“你就答应我吧,我保证听你的话,不乱跑,也不乱吃东西。”

上一次就是她背着沈文瀚,偷偷让人给做了一顿麻辣鱼,结果饱了嘴欲之后,当天晚上就又拉又吐,还发起了高烧,害的他匆匆推掉了一笔大单,连夜赶回家。

从那次开始,沈文瀚就严格监督她的食谱,再也不准佣人私下给她准备零食。

“真的,你相信我。”温如是举起三根手指,期盼地望着他,信誓旦旦地道。

“如果到时候,”沈文瀚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抚摸她终于长到及肩的秀发,斟酌着语气,“你的身体状况允许的话,我就带你出去走走。”

经过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关,只要是她想要的,他就永远也没有办法说出“拒绝”这两个字。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