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25章 凤凰男大作战(完)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5章 凤凰男大作战[完]

三年到底有多长?

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大概刚刚够温如是把儿子送进幼儿园,然后再跟着沈文瀚天南地北地走上一圈吧。

其实严格说来,她根本就不算是跟着他走,应该说,是沈文瀚背着她走遍了全世界。

他们一起穿越了东非大裂谷,一起驶过了茫茫的草原,看过成群的黑斑羚羊,姿态优美的猎豹,庞大的象群,盘旋在天空中的秃鹫,还有热情的马赛土著。

他们一起站在火山口,感受滔天的热浪,一起在冰天雪地中‘共浴一池温泉。

还有很多几天几夜也说不尽的奇闻异事,描述不完的壮丽美景,最重要的是,有他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在她左右。

从一开始的专业护理人员跟随,到最后的大小事务,不管是制定行程,还是她每一件衣服的搭配,都是由沈文瀚一个人独立完成。

对于跟温如是有关的事情,他总是细心得苛刻。

温如是很知足了,有沈文瀚这样一个肯放下工作,背着妻子到处走的丈夫,哪怕是他真的一无所有,顿顿只能给她吃糠咽菜,她也会由衷地感谢上苍,能让她在这个世界遇上他。

世间最浪漫的事,不是我爱你,而你刚好也爱我。

是我们彼此相爱,同时也心甘情愿地背负起对方生命的重量。无论贫穷富贵,无论疾病衰老,我都会坚守在你的身边,直到生命的终结。

沈文瀚没有食言,答应过温如是的每一件事,他都做到了。

不管是孝敬她的父母,还是停止攻击宋氏企业,又或是带她看遍世间最美的风景,甚至是比她要求的还要做得更多更好。

三年的时间,不止是改变了温如是,让她从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妇,变成了病入膏肓的患者。也将沈文瀚从一个坏脾气的男人,变成了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他们都清楚,温如是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是因为爱的力量,他们变得强大,至少,两人开始学会坦然接受这个事实。

死亡并不能让相爱的人分开,让人分离的只有善变的人心。

温如是很欣慰,即便是这一刻,她马上死去,他们也创造了足够多的美好记忆。这三年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们都过得很充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当沈文瀚背着沉睡中的温如是走出机场的时候,守候在外面的是他们的父母和儿子。

这里是温如是生长的地方,他相信在最后的时刻,她一定会希望回到这里,他是那么地了解她,更甚于自己。

此时的温如是,每天清醒的时候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

已经三岁了的小慕瀚一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跑去三楼的房间,看一看妈妈有没有醒过来。

年幼的他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有一日,幼儿园的老师给孩子们讲了一个关于睡美人的故事。

从此,他一直坚信,自己的妈妈就是睡美人,她需要一个王子将她吻醒,而那个王子,毫无疑问就是他自己。

有时候,碰巧她刚醒过来,温如是就会摸摸他细软的头发,善解人意地对他说,“谢谢你,我的王子殿下。”小慕瀚会因为这句称赞而高兴一整天。

而当她仍然醒不过来的时候,糊了母亲一脸口水的小胖墩儿就会被父亲提溜出去,罚抄五十遍的大字。

转眼就到了盛夏,夏天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沈文瀚还记得,那一年的夏日,温如是粉黛不施,美艳不可方物,骄傲地站在他的面前痛骂他的场景。

那时候的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得到,有朝一日,他会爱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爱得胜过于所有的一切。

沈文瀚微笑着,背着他最珍贵的宝贝,一步一步向着山顶前进。

那一年,他会领着她在田间小道上绕路,他会冷眼旁观,看到她忍着疼痛的样子就暗自窃喜,今天他却舍不得让她下地走一步。

那一年,他故意带她去钓鱼,就是为了看她出糗,他还会发脾气把她一个人扔在湖边,任她自生自灭,而今天,他却满心期待地背着她前往心中的圣地。

温如是一定会喜欢那个地方的,那个早就该带她去的地方。

他一步一步前行着,就像是沿着他们相识的轨迹。经过了绕圈的田埂,在这里,他也曾将耍赖的温如是背回家。

还有那个其实只是水库的湖泊,他们曾经在这里针锋相对,她还将他最喜欢的那根鱼竿掰成了两段,抛进水里。

沈文瀚轻轻勾起了嘴角,那时候那般可恨的温如是,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她是那么地活力四射。如果她能永远拥有那样旺盛的精力就好了。

转过一座山坳,漫山遍野的粉色花瓣纷纷扬扬映入眼帘。

沈文瀚选了一个视野最好的山坡,将外套脱了铺在草丛中,小心翼翼地搂着温如是坐下。

“我们到了,如是。”沈文瀚仔细地理顺她额前散落下来的碎发,温柔地低声道。

她软软地靠在他的怀中,阖上的长长睫毛没有当初的浓密卷翘,眼睑下方还有青黑的痕迹。长时间的睡眠不只是没有让她恢复精神,反而令她变得更加地虚弱。

“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晚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你老是靠过来缠着我。”这样的聊天方式,沈文瀚已经习惯了。

他也不在意没有人回应,只是抱着她,径自喃喃低语着,“我那个时候,就应该像现在一样抱着你了,我们真傻,错过了这么多的光阴。”

“温如是,我后悔了,如果能早一点爱上你,也许,你就不会过得这样辛苦。”

沈文瀚的侧脸摩挲着她的发顶,“我们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互相试探,互相猜忌中呢,明明早就相爱了,却还不知道。”

“我那个时候就不该带你去钓鱼,李妈说,你在山上被蚊子咬的包块过了很久才散。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搽药,但是当时我太傻,明明知道你想我道歉,可是我就是不开口,偏要故意气你。

那几天,你应该很难过吧。”温如是的手有些微凉,沈文瀚收紧双臂,将她抱紧。

“还有很多事,你以为我不知道的,我都知道了。琳达把你这些年干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多久了?有五年了吧?”沈文瀚眷念不舍地轻抚着她的面颊,“五年了,你一句辩解都没有说过,我是该无奈于你的倔强,还是该高兴,你就这么笃定,我不会让你失望呢。”

“我们走过的弯路太多了,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重头来过。”沈文瀚微笑着,望着脚下那片开得绚烂的桃树林,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腮边落到她的脸上。

靠在他怀中的温如是睫毛微动,缓缓睁开眼。耳边是熟悉的声音,包围着她的,是熟悉的怀抱,她轻声开口:“文瀚?”

沈文瀚低头,悄悄拭去她脸上的水渍,柔声应道:“你醒了,这里才是沈家村最漂亮的地方,喜欢吗?”

温如是微微偏头,眼前却只有一片黑暗。她弯起嘴角,浅浅地笑着:“我很喜欢。”

“我当年就应该带你来的,这里有我见过最美丽的花海,”沈文瀚揽着她,指着不远处一片重重叠叠,落英蹁跹的花云笑着说,“我小时候还在那里埋了几颗弹珠,那时候不懂事,以为来年能够长出一棵弹珠树。”

温如是抬手,指尖轻拂过他的手臂,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很美,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美的地方了。”

只要沈文瀚不知道,她已经完全失明,这就够了,就像当年她的选择一样。

温如是微笑着,就像眼前真的就是一幅无与伦比的美景一般。

虽然她只能在想象里描画那片花海的模样,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最美的景致就在她的身边。

没有什么,能够比他的心意,更让她感动的了。

沈文瀚轻笑,他的温如是总是那么地容易满足,其实比这里更漂亮的风景有很多,只是这个地方在他的心目中更加的特别而已。

这里有着他年轻时期最美好的愿望,这里,是他一直想要带着妻子来看的地方。

温如是微笑着靠在他的肩窝,缓缓阖上眼睛。山风微凉,岁月静好,轰轰烈烈盛放的桃花开到荼蘼。

青山悠悠的小坡上,温如是安静地,就像是再一次睡着了一样,依偎在沈文瀚的怀中。

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开了,温如是的灵魂飘荡在山野间,纷飞的花瓣穿过她的身体悠悠荡荡地落到地上。

她回头,看到山坡上那两个相依相偎的身影,还有沈文瀚眼中跌落的泪。

温如是心中一痛,转身毫不迟疑地向他奔去。

光洁的足尖点在空中,仿似在水面般激起朵朵涟漪。从她走过的路开始,凡经过的地方,世界只剩下了黑白两色。

方才漫山遍野的斑斓色彩,和着她今生今世浓烈的爱和恨,均被一丝一丝的蓝色光带抽出。

她跟他的第一次相识,第一次共枕,第一次交锋,第一次的相拥……一帧帧地在她的脑海中闪过,最后只剩下了无知无觉的黑白画面。

温如是疯狂地奔跑着,发丝在风中凌乱地飞舞,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再一次碰到他了。

蓝色的光带愈来愈亮,席卷着山谷中的色彩,仿似潮水褪去。就在她的指尖接近那滴泪珠的那一霎那,整个世界都化为了一片黑白。

温如是愣了愣,面前的沈文瀚还是一如往昔的俊朗,但是,她的心中却不再有一丝的悸动。

她怔怔地跪在原地良久。

直到日落西山,沈文瀚抱起她的尸身,一步一步走出山谷。

温如是才站起身,点开腕间嵌玦的通讯端口:“任务完成。”话音刚落,熟悉的助理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恭敬地摊开右手。

这一次,她直接将手放在了他的掌心。

随着点点微光的出现,两人一起消失在了风中。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