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27章 忠犬养成记二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7章 忠犬养成记二

学礼仪温如是可不怕,她自认不管是言行,还是坐姿,都可以成为堪称教科书的典范。

不过等到第二天的课程开始的时候,温如是就知道自己错了。

这些该死的教养女先生,根本就不是培养淑女,而是准备将她们当作集女儿、臣子、卧底为一身的情报人员调‘教。

温侯的用心之恶毒,简直令人心寒。名门闺秀到处都有,但是出身豪门,又能时时刻刻撩拨起男子欲望的待嫁处子可不多见。

她们不止是要学琴棋书画,还要学习仪态歌舞女红,任务之繁重,就算是竞选花魁也不过如此。望着眼前几个身娇肉贵、前呼后拥的小萝莉,温如是只感到一阵悲哀。

她呆愣愣地捏着先生派发的描金团扇站在场中,旁边的温索月看起来比她还茫然。

一边有壮妇拎来个麻布口袋,女先生严肃地瞥了眼新来的两个小豆丁,回身点头,口袋一打开,就有数十只各式各样的蝴蝶飞出。

温如是囧然望着三个姐姐迈着小碎步追逐上前,长长的衣袂翩飞,小腰轻摆,就连扑蝶,都扑出了风情万种的姿态。

可惜,最大的那个姐姐才十三岁,放到现代也就是个刚上初中的小女生,没胸、没臀、没屁股,就算是把腰扭成个麻花又能怎么样。

温如是一个没忍住,喷笑出声。

“笑吧,今天你们的功课要是达不了标,晚上自然有温侯收拾你们。”那女人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温如是脸上的笑容一僵,此时旁边的温索月已经吓得一哆嗦,直接冲了出去,伸着手就去抓狼狈逃窜的蝴蝶。

“停!不是这样扑的,跟着你的姐姐们学!”喝止住十小姐的女先生转过脸,见温如是还没动,皱了皱眉头,指着她,“你来。”

这种时候,一个傻子会怎么做呢?温如是眯眼,来就来!

瞅着一只刚飞到面前的彩蝶,她扬起纨扇,皓腕凝雪,娇态可掬,“啪——”地一声,就将它拍到了地上。

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的彩蝶瞬间遭到一记重击,跌到地上,斑斓的翅膀抽搐了两下,就再也没了动静。

众人:“……”

温如是笑:“很容易。”

面瘫的女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扑蝶,是一种意境,我们要营造出一种似追非追,似扑非扑的感觉,重点在于小姐们扶风摆柳的妩媚身姿,而不是让你们真的去……拍死它。”

她盯着傻笑着的温如是,再一次加重语气:“你明白了吗?”

明白,不就是装逼嘛。温如是敬业地继续傻笑。

对于一个傻子,你怎么能够要求她懂得如此高深的理论,先生嘴角扯了扯,终于败退:“自由练习。”

温如是转了转手中的团扇,无聊地望着场中的几个女孩。

长得最漂亮的那个,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七小姐温宝仪了,瞧那如描似削的身材,怯雨羞云的神态,举止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娇媚,即便是年幼,也能看出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

温如是噔噔噔地跑到她面前,扬起小脸谄媚地道:“姐姐,你是不是仙女呀?”

养在深闺的温宝仪一直知道自己长得好,但是下面的人哪敢在她面前直言不讳地恭维,就算是拍马屁,也会把语句修饰得婉转动听,从来就没有听到过这么赤’裸裸的赞美。

她禁不住红了脸,弯腰摸了摸温如是的脑袋:“我是你姐姐,怎么会是仙女呢,傻孩子。”

“真的吗?那我以后可不可以经常去找你玩呢?”温如是连忙打蛇随棍上。

十姐妹中,只有女主能够自由出入山庄,她能不能提前找到目标男配,就要看温宝仪到底有多疼爱她了,她再接再励,眨眼挤出了几滴眼泪,无限委屈地望着眼前的救星,“她们都不喜欢我,没人跟我玩。”

温宝仪果然不出所料地叹了口气,抽出罗帕轻柔地给她擦拭,颔首道:“当然可以,我会吩咐下人,你什么时候来都行。”

真不愧是从始至终都单纯善良的白莲花啊,温如是咧嘴笑得憨傻,她现在还真有些喜欢这个姐姐了。

拿到了谕旨的温如是可不管她的贴身女婢脸色有多么地难看,从此以后,每天都坚持迈着小短腿,穿过好几个院落,风雨不改地去温宝仪屋里报道。

时间一久,温宝仪还真把这个傻子当成了自己嫡亲的妹妹来疼爱,就连教养先生好几次想要罚她晚上不许吃饭,都被她给拦了下来。

柳氏很纠结,她不知道是该高兴自家的小小姐不再每天把“爹爹”二字挂在嘴边,还是该担心她年纪小不懂事,一不小心逾距触怒了当家主母。

但是不管怎么样,温家那个弱智小姐现在只听七小姐的传言,算是在庄子里传开了。

人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温侯元配所出的孩子,自然该有这种令人心折的能力,区区一个傻子又算得了什么。

温如是现在的日子很悠闲,抱抱大腿就能免去礼仪课的折磨,至于那些嫉妒不满的闲言碎语,她根本就毫不在意。哪怕是其他姐妹故意上门挑衅,只要不过分,她能让的也就让了。

温如是现在的心思,完全放在了该如何才能让温宝仪同意带她去后山玩。

后山深处藏着温侯的隐卫营,所有在训练中待命的隐卫都在那里,除了温侯的亲信,没有一个人知道。

温如是不需要混进大营,她未来的小竹马在营外有个疗伤的窝,每当他被人欺负,或是在训练中受了重伤,都会跑到那里待上半天。

只要温宝仪能带她去后山,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那个山洞。

她很想去试试,能不能提前遇到那个目前编号为9486的目标男配。

两年太久了,每一个合格的隐卫,都是踏着别人的尸体成长起来的,温侯收留的一百个孤儿里,估计到了最后,能够活下来接受主人赐名的,只有不到五个。

这么残酷的优胜劣汰,对于一个现在只有十一岁的男孩来说,真的太残忍了。等到经历过强力洗脑和血腥杀戮的头几年,分配到她手中的隐卫也成了个事事从命的杀人机器。

忠心不是不好,但是忠心到黑化前直接自尽,黑化后千里奔袭,杀了仇人再自尽,脑子里除了死,还是死,这就很让人头痛了。

温如是一边撺掇着温宝仪,一边在心中暗自想着,至少得让她给他提前灌输点“主人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的民主思想吧。

温如是深信,这次的目标男配就是一个需要她全力去呵护的老实孩子。

但是,当她在黑漆漆的山洞中,被脖颈间的疼痛惊醒的那一刻开始,温如是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能够杀出重围,从几百上千的孤儿中脱颖而出的男配,怎么可能会是个老实的可怜孩子?!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9486的匕首抵在温如是的喉间,尚处于变声期的嗓音嘶哑得有些可笑。

可惜温如是现在一点都笑不出来,她的脖子肯定都已经被划破了,她几乎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血正顺着细嫩的肌肤在往下流。

温如是毫不犹豫地呜呜咽咽哭了起来:“姐姐,你去哪里了,小如好害怕……”

9486的手一僵,他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娇弱的女孩,隐卫营中能够活到最后的女人,大多比真正的男人下手还狠。

但是他还是不敢放松警惕,要不是因为这份谨慎,他早就死在别人手里了。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说了我就不杀你。”尽管没有移开武器,9486还是微微偏开了一点角度。

温如是泪盈盈地望着他,该死的山洞中太黑了,她完全就没法保证,他能看清自己梨花带雨的小女儿姿态。

这真是令人暴躁的一件事啊!

“我不知道,”温如是伤心地哭着,“姐姐带我出来玩,我踩滑摔了一跤,她们就都不见了……”

摔了一跤是事实,不过却是她故意甩开她们,寻到附近专门找了个稍微平缓一点的斜坡滚下来的。要不然身上不带点伤,以后回去可不好交代。

没想到听了她的话,那个男孩不单止没同情她,反而立马翻脸了。

他掐着温如是的脖子,将她摁到了地上,黑暗中明亮的眼神就像作势欲扑的野兽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撒谎,这座山是温家的私产,怎么可能会有人会带你来闲逛!”

看着他缓缓扬起了手中的匕首,被掐得快要透不过气的温如是泪流满面,抠着禁锢在颈上铁钳般的手拼命挣扎着:“我是……温家……”

男孩一顿,微微松了手:“你说什么?”

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温如是一巴掌推开他还缠着绷带的手掌,趴在地上咳得涕泪横流。

“我是温侯的女儿,凭什么不能来!”好不容易透过气,温如是忿然转头狠狠瞪着他。

气死了!

她要收拾他,这个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的家伙!

亏她还一心为他着想,呜呜呜,欺负一个傻子算什么本事,脖子好痛,等他当了她的贴身隐卫以后,她一定要收拾他!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不知名君、发呆和一易的地雷,爱你们~么么哒~~╭(╯3╰)╮

13297046扔了一个地雷

發呆X呆發扔了一个地雷

夏一易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