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28章 忠犬养成记三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8章 忠犬养成记三

“我是温侯的女儿,凭什么不能来!”温如是怒目而视,气得就连装柔弱都忘了。

本以为,以他那忠心不二的性格,多半会诚惶诚恐地向她道歉。不说什么跪下来领罚,至少也会主动帮她处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吧。

没想到,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却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根布条,直接将温如是的手绑了起来。

“喂,你这么对我,不怕我回去以后告你一状吗?”见他如此,温如是反而平静下来了,她也不反抗,任由对方将她提起拖到草堆的另一边。

温如是举起双手拂掉粘在发上的草屑,挪了个姿势,隐隐约约看到他走到山洞内的一个小角落,窸窸窣窣地翻动着什么。

没过一会儿,一朵火光就从他手中的东西上燃起。他灭了火折子,拿着一盏破旧的油灯蹲到温如是面前,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她半天,然后忽然道:“你说你是温家小姐,那你的随从呢?为什么附近没有人来找你?”

他不相信温家人出行会一个护卫都不带,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在撒谎。

可是从她清澈的眼神中,又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昏黄的灯光映照在眼前的小姑娘身上,她的衣衫明显有灌木划破的痕迹,脸上的污泥和着半干的眼泪,几乎都快看不出原本的容貌。

像这样的小孩,他一个指头都能轻轻松松地弄死好几个。

“就凭这点,你就断定我说的不是真话?”温如是淡淡地笑了。脖颈间的伤口火辣辣地生痛,她忽然不想再继续装傻了。

既然他注定是她的贴身侍卫,那么迟早也会知道真相。

见他不开口,温如是勾起嘴角,饶有兴趣地吓唬他:“你就没想过,如果是真的,你这么绑着我,来日会遭受怎么样的惩罚吗?”

“明天我会把你交给统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自会前去领罚……如果不是,你最好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的小命。”9486缓缓说道,青涩的面上却是一丝无欲无求的哀伤。

言罢,他也不再看她,径自起身走回墙角,拿出储藏好的干净棉布条和药粉,慢慢清理自己左掌上狭长的伤口。

伤口很深,红红的皮肉翻卷着,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将药粉密密地撒满整个手掌。

9486盖上空瓶,沉默望着自己的掌心。他今天又杀了一个同伴,那是他认识了五年的朋友。

他们曾经互相扶持、并肩作战,曾经鼓励彼此,一定要坚持到底,活到最后……

他们曾经许诺要做一辈子的兄弟。可是今天,他却亲手将他杀了,就在他对着自己挥刀以后。

一个合格的隐卫不需要朋友,他们的心里,只用装着自己的主子就够了。这是第一天,当他浴血踏着其他孤儿的尸体走出房间的时候,统领教头跟他说的话。

他以前不懂,可是当他一面攥住对方的刀刃,一面平静地看着,那个熟悉的男孩,口中喷涌出的热血染满他握剑的右手时,他终于明白了。

你死我活的竞争中,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友情。

他细致地用布条缠好自己的伤口,默默走到铺好的干草上,吹熄灯火背对着温如是,蜷缩着躺下。

山洞里很安静,黯淡的月光只能照亮洞口那片方寸之地,温如是望着他的背影动了动。

她很不舒服,粗糙的布条磨得她细嫩的肌肤刺痛,一阵阵浓重的血腥味萦绕在鼻间。

温如是忍不住开口:“如果你一定要绑着我的话,能不能撕我的衣服来绑?你用过的布条全是血,我闻起难受。”

他翻了个身,转过脸对着她,半晌才道:“我现在有些相信你的话了。”

温如是竖起耳朵等了半天,都没有听到他的下文。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他慢悠悠地继续说道,“不过,也有可能是故意装得矜贵。所以,你还是省省,别再诸多要求了。”

温如是无语,爬起来蹭到他面前,正想说点什么。

忽见他警觉地摸向腰间的匕首,她连忙停下来举起被捆着的双手:“冷静点,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让你看看,一般人家的女儿可穿不起这么好的衣裙,再说了,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你又没有什么东西可让人觊觎的。”

9486皱了皱眉毛,一手按在腰间,不为所动地轻抬了一下下巴:“坐回去。”

温如是翻了个白眼,就没见过这么不可爱的小男生,白长一副正太脸了。

她磨磨蹭蹭地挪回原位,在草堆上躺下,既然他自己要找死,她也不能强拦着不是,反正到时候受罚的人也不会是她。

跑了大半天的温如是本来就很累了,生怕错过他出现的时刻,根本就没有休息好,这会儿干脆什么都不想了。

正当她迷迷糊糊地入睡的时候,庄里已经闹翻了天。

好好的一个人居然能在家门口走丢,温宝仪自责地不停抹眼泪,谁劝都止不住。

大管家带着一队侍卫举着火把,沿着她们走过的山路反复搜索,终于在天亮之前,发现了路边灌木丛中杂乱的踩踏痕迹。

他赶紧一面派人回庄回话,一面顺着线索追踪过去。但是当他们找到温如是曾经停留过的那个山洞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此时的温如是正拽着不情不愿的9486在树林中穿梭,她的手上已经没有束缚的布条,幸好在众人抵达之前,他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声音,要不然现在肯定被逮了个正着。

那个死心眼的笨蛋一知道她果然是温家的小姐,居然坚持不肯走,执意要将她送回去之后再去刑堂领罚。如果不是温如是用主子的身份压他,估计这孩子此刻已经被拖回去鞭打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久,反正她的双腿都快麻木得失去痛觉了。直到实在是跑不动了,温如是才慢慢停下来,一手攥着他,一手撑着大腿大口喘气。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9486困惑地望着她,气息丝毫不乱,额上只有一点薄汗能够表明,他也跟着跑了很长的一段路。

温如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难道你想被人发现图谋不轨,设计绑架了我吗?”

“我没有绑架你,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9486急忙分辨,做过的事他会认,没有做过的,打死他也不会认罪。

“那我脖子上的伤是什么?!你连包扎都没给我包扎一下,”温如是忿然拉开领口,露出还凝着血痂的伤口,怒道,“说你不是绑架,谁信啊?!我要不是拉着你逃命,你回去进的就不是刑堂,而是坟墓了!”

然后她就会成为第一个因为提前接触男配而不慎将他害死的执行者,那简直就是活脱脱的笑柄啊!

温如是真心想给这个被洗了脑的男孩跪了,她一屁股坐在还带着露珠的草丛中,无力地挥了挥手:“我知道你肯定是偷偷跑出来的,要是事情闹大了,你被人查出无故外出,不死也得脱层皮。

趁着他们还没有找到这里,你先快点回去吧,这两天不要再出来了。”

9486怔怔站在原地,嘴唇翕动了几下,不知道该听从她的命令,还是该严格遵守以生命保护主人的原则。

从来就没有人会在自己都尚未安全的时候,催他独自逃生,更何况说出这句话的还是一个比他年幼得多的小姑娘,一个本该就算是看着他死在面前,也不会多加在意的主子。

特别是在被相识多年的兄弟背叛了之后,他忽然觉得,就这么一直活下去,好像也不是那么地没有希望。

“……要不我等他们找到你之后再走。”他有些后悔昨晚那么对她了,憋了半晌还是呐呐地开口说道。

温如是鄙视地瞥了他一眼:“你确定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够躲过其他人的眼睛,不被人发现全身而退?”

9486闷声不吭,他的功夫在同龄人里是最好的,但是如果追踪者里也有隐卫营的人手,他还不敢大言不惭地说自己肯定不会暴露。

“回去吧,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有事的。”见他为难的神态,温如是心中一软,柔声劝道。

不管怎么样,他的这份心意也算是难能可贵的了。能为了自己的上司,而甘愿去死的下属,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也完全当得起她发自内心的敬佩。

9486定定地看着她,终于慢慢后退,走出几步忽然认真地开口道:“温家有十个小姐,你排行第几?”

温如是浅浅一笑,唇角柔和地微微上扬:“我在家中排行第九,你一定要记住别忘了,等我满了十岁,就叫爹爹把你指给我做贴身隐卫,到时候你可别给我丢人。”

他漆黑的眼睛一亮,薄薄的双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表忠心的场面话,径自转身飞快离开。

9486悄无声息地飞奔在阳光照不到的密林中,心中渐渐升起一丝隐秘的期盼。

还有两年不到的时间,他也能像其他被选中的隐卫一样,离开那个黑暗的地方,去跟随自己一生的主人。

他的主人是一个善良的大小姐,她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将他当成杀人的工具。

他很高兴。

赠品毛兔子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