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31章 忠犬养成记六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1章 忠犬养成记六

“莫邪,你说这些东西要是都卖出去的话,够我们两个生活多久?”温如是盘膝坐在**,对着满床的珍玉珠翠挑挑拣拣。

莫邪从窗外日渐凋零的大树上跃下,出现在屋内。

他强忍着不去纠正她不雅的姿势,垂眸道:“温府的财物上都有特定的戳记,小姐要是拿出去贩卖的话,温侯肯定会不高兴的。”

“戳记?”温如是瞪圆了双眼,“我怎么没有发现?”

“你们发现不了很正常,只有经过训练的隐卫才能分辨得出。”要是人人都能看出来,温侯就没那么容易清理不忠的家贼了。

温如是无语,早知道这样,她就不用三天两头去抢温索月的东西了,弄得那丫头现在一见她就躲……

她咬牙,干脆抛开手中的珠链,从面前珠光萦绕的宝贝里,挑出所有的金银饰物推到莫邪身前:“那就把这些拿去熔了,全部给我换成银票。”

莫邪蹙眉没有接:“小姐要是缺钱的话,可以向温侯开口,不用变卖自己的首饰。”

温如是挥了挥手,就像在扇一只嗡嗡飞舞的苍蝇:“那点哪够用,咱们以后是要逃难的,钱财当然是越多越好。”他的忠心毋庸置疑,将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莫邪出面打理,她也不想什么都瞒着他。

莫邪很不理解温如是这种急切的敛财方式,也不懂她为什么老是说要带着他一起逃命,但是不管怎么样,温如是都是他认定的主人。

他将那一小堆饰物打包揣进怀里,只要她走的时候也能带上自己,他并不在乎以后会去哪里。

等到莫邪沉默地领命离开,温如是才将铺了一床的首饰收进木匣子,随手扔在梳妆台上。

今天教养先生已经开始教她们学习**了,她才十五岁啊,这个罪恶的世界!

命运的齿轮已经不可逆转地开始转动。要不了多久,温侯就会为她物色到接手的兵马大将军——裴仁青。

可惜他不知道,裴仁青早年伤了肾阳,根本就不能人道,那人其实不过是当今圣上布下的一枚棋子,只等温侯上钩。

从她被送出的那一刻起,温家的运势就会急转直下,不出三年,温侯的死期就快到了。

如果可以的话,温如是一点都不想进裴府。能够由始至终都不碰她一根寒毛,却还能让温侯以为,他对她迷恋甚深,可见这个男人的城府之深。

螳臂挡车是最不可取的愚蠢行为,倘若不能在事前脱身的话,温如是会老老实实地呆在裴家,直到大事已定。

她提起精神,对着模糊的铜镜为自己打气。

明日李云未又会前去拜访温宝仪,温如是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猛刷存在感的好机会。她拿起台上的木梳,梳理了几下自己顺滑的长发,忽然轻轻笑了起来。

神医李云未并不像人们看到的那么温润无害,至于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是叛军之后,又或是明知道,却也不想开口言明?她真的很好奇。

第二日,午后的阳光明媚,温如是算准时间抵达了温宝仪的流枫院。哪知刚一进门,就在李云未身边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这位是……”那人放下手中的茶盏,饶有兴趣地瞥着愣在门边,妆扮清丽的温如是。

“小九,你来啦,”温宝仪微笑着起身,袅袅娜娜地行至她面前,嗔怪地拉起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既然来了怎么傻站在门口不进来。”

温如是懵了,她已经无力吐槽温宝仪什么外客都敢放进门,倘若她不是女主的话,恐怕早就被温侯给打死了。

如果不是现在三道目光都盯在了她身上,温如是绝对会立马转身就走。少见李云未一次算得了什么,提前被裴仁青看上,那才是天大的冤枉!

“原来这位就是温家的九小姐,果然是清丽脱俗,怪不得温侯近来,常在在下耳边称赞家有一女姿容过人,堪称绝色。”知道了她的身份,裴仁青嘴边的弧度不减,眼中的笑意却冷了下来。

他重新执杯,慢悠悠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就像眼前是件待价而沽的货物,“不过,在下好像听人说起,九小姐天生弱智,傻如孩童,不知道,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

温宝仪脸色一变,还没等她开口安抚,温如是的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凌空指着他的鼻尖开始放声大哭:“姐姐,把他赶出去!我讨厌他,他是个大坏蛋!”她就不信,他真的乐意跟一个傻子表演肉麻的恩爱戏码。

裴仁青面色一僵,虽然上面有令,让他在温家小姐中挑选一个接触,但是从头到尾温侯就只在他面前不停推荐自己的傻女儿。

一个手握兵权的大将军要去做那等龌龊之事,就已经够让他恶心的了,还要忍受温侯塞过来的一个白痴,简直是不知所谓!

裴仁青缓缓起身,一股沙场战将的气势逼人而来。从来没有人敢指着他的鼻子骂过,有胆子那样做的人,最后都不得好死。

“就算是温侯在此,也没那么大的口气敢将我赶出去,不知温府是你当家,还是温侯当家呢?”他语声低沉,有种毒如蛇蝎的阴冷感,一步步迈近两个弱质女流。

“小如不过是一个孩子,将军出言讽刺本就不妥,还望将军不要在意小如的无心冒犯。”温宝仪紧紧握着温如是的手。

这人是随着神医过来的,爹爹还让她好生接待着,务必要让客人满意,可是却万万没想到,他会这般无礼。

温如是垂下眼帘径自抽噎着,温宝仪的指尖紧得泛白。她不由地心中暖暖的,这个女孩,不过只大她四岁,她明明就很害怕,却还是坚持没有松手。

作为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能够为她做到这个地步,温如是很感动。

望着眼前姐妹情深的一幕,裴仁青微微眯眼,抬起右手抚上腰间的佩剑。也许他根本就不用将那个傻子收进屋,给她一番教训也能探出温侯的忠诚。

他要是没有反心,肯定会跟自己翻脸,如果隐忍不发……

裴仁青冷笑,大不了自己就说,看上了他嫡亲的女儿温宝仪。

“裴将军,”李云未长身而立,清俊的脸上有一丝不悦,“太过了。”温宝仪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这般对待他还不出声的话,未免会让她看低。

裴仁青迟疑了一下,少顷,放开握住剑柄的右手,扬声大笑:“既然王爷有怜香惜玉之心,裴某就饶她这一次,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言罢,就伸手去抓温如是肩头。忽见一道乌光掠过,裴仁青连忙脚尖点地向后疾退。

温如是眼前一花,只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横剑挡在她的身前,几缕断发随着他的剑势飘荡而下。

莫邪厉声道:“你敢!”少年语声清朗,早就不复当初那个公鸭嗓般的刺耳声音。

温如是心道要糟!

要是只有她一人,最多只是受点皮肉之苦,这事就算揭过了。裴仁青不过是借机试探,更何况碍于李云未的情面,他也不敢做得太过分。

但是莫邪的身份低微,裴仁青要是执意杀他,恐怕为了息事宁人,其他人都不会开口帮他说一句话。

温如是一急,挣开温宝仪的手就扑上去,挂在莫邪的背上放声开哭:“莫邪,我好害怕,我们回去吧,我再也不偷偷跑出来玩了……”

莫邪一身凛冽的气势都快要被她摇散了,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拖后腿的主人,她简直就是所有隐卫的克星!

莫邪强自忍住没有扒开她紧捁在自己脖颈上的手:“等等……”

还等个屁啊,现在不逃,等他们回过神来他就没命了!没看到对面那个混蛋已经开始拔剑了嘛!就算是打赢了,他也得赔命啊!

温如是哭得撕心裂肺:“不要!我们现在就回去!”

他还没有砍断那个男人的脏手,莫邪气得直欲吐血,狠狠瞪了眼对手,无奈地提气,背着温如是就往门外疾掠过去。

裴仁青提剑就追,可惜他所学的都是征战沙场的大开大合招式,对于擅长隐匿和暗杀的莫邪来说,他的追踪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

等到气急败坏的大将军赶到了温如是的住处时,他们两人已经出了山庄遁入深山。

“我给你的东西换成了银票没有?”温如是啃着自家隐卫烤好的野兔,吧嗒吧嗒嘴,真好吃!

“嗯,都换成不记名的了。”莫邪默默用土盖熄眼前的火堆,如果不是因为有她在,他根本就不会在山间点火,那样太容易被搜山的侍卫发现。

他掩饰好残余的痕迹,这才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递到温如是的面前。

“你自己揣着就好了,放我这里还容易弄丢。”温如是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油光水滑的小手,将剩下的一半兔子递到他的嘴边,笑盈盈道,“给你吃。”

莫邪摇头,轻轻推开她的手:“我吃生的都可以,这是你的,吃不了就留着,明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能停下来给你准备食物。”

温如是心中一酸,低头仔仔细细地将剩下的半只兔子包好。

“其实我们可以回去的,温侯不会是非不分。”莫邪看着她乌黑的头顶,沉默了半晌,低声开口。

他知道自己会受罚,对着贵客拔剑,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都要给客人一个交待。莫邪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只要自己的主人不会因他而受苦,区区几次刑罚又有能奈他如何。

温如是闷不吭声,良久,忽然抬脸,对他认真地道:“如果他们不想罚你,只想要你的命呢?”

别说是杀了他赔罪,就算是让他接受鞭笞之刑,她也不忍心。既然无路可退了,那就一直走下去。

莫邪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看着她,眼底一片坦然。

他知道的,温如是忽然明白莫邪在想些什么。

他真的是个傻子啊。

温如是浅浅一笑,轻声道:“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再也不回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landmelon的地雷~新的地雷图标好醒目,哈哈~╭(╯3╰)╮

landmelon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