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32章 忠犬养成记七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2章 忠犬养成记七

山中的夜晚,更深露重。

莫邪拾了一些较干的细枝树叶,密密铺在方才烘得暖和的火堆位置上,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袍垫在上面:“睡吧,时辰到了我会叫醒你。”

“那你呢?”温如是信赖地立在一边,看着他有条不紊地布置自己的临时床铺。

“你睡,不用管我。”莫邪没有看她,拿起佩剑就跃身上了树顶。

山中无月,远处的峰峦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莫邪背靠着粗大的树干环臂坐在枝桠的分叉处,隔着有些枯黄的树叶,还能看到点点微光在山腰处移动。

莫邪默默数着光点的数量,十二支火把。十二支火把下,至少有六十个侍卫在搜山。

他握紧了手中的剑,明亮的双眸就像夜空中隐藏在乌云背后的星子。

虽然山下通往城镇的出口,此刻多半都已经增强了守卫,但是他一点也不担心。这座山太大了,光凭人力是没有办法完全封锁,而那些一般人不敢涉足的悬崖峭壁,对于现在的莫邪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难题。

他至少有不下十种办法,能够平平安安地带着温如是离开。

可是离开了以后呢?

温侯的眼线遍布天下,作为一个从小被培养到大的隐卫,莫邪很清楚家主的势力有多么地庞大。唯一的生机就在关外,只有出了关,他们才算是真正安全了。

可是,他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在途中完全避开追踪的其他隐卫,还有那些无处不在的暗线。

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再也不回去了。这句话听起来,更像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一个让人由衷向往的美好愿望。

莫邪垂眸,树下的温如是睡得安稳,他仿佛能够看到她嘴角含着的微笑。

她宁愿带着他离家出走,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回去领罪,一想到这一点,莫邪就很欣慰。也许他们真的可以试试,试试能不能真的逃离这个束缚着两人的牢笼。

哪怕最终的结果,还是失败……

逃亡的生活比温如是想象中的,要艰难很多。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两人的年龄上面。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跟着十八岁的少年一路同行,不管怎么打扮,看起来都很引人注目。

两人潜入小镇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客栈开了一间房。不是为了过夜,只是想找个地方落脚补充干粮,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能再雇一辆马车。

更重要的是,温如是如果再不换个造型的话,估计不出一天,就会暴露行踪。

她本想干脆装成乞丐,脏点就脏点吧,胜在安全。但是却没想到,这个提议会遭到莫邪的激烈反对。

他攥着她花了二十个铜板才从客栈门口的小乞丐手中换来的衣服,咬牙切齿道:“你想扮成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穿这个东西,那上面,说不定还有那人身上留下的跳蚤!”生气得就连尊称都忘了。

温如是无语,他们这是在逃命,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掩饰方法吗?

她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成是真正的千金小姐,一直很在意这一点的,是莫邪,不是她。

要是连小命都保不住了,就算是穿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也没啥可值得高兴的。温如是一向清楚该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至于跳蚤什么的——大不了逃掉之后把头发剃光,多洗几次澡就能解决。她不是古人,不在乎那些什么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可任意损毁的规矩。

但是她那一根筋的小侍卫,死都不肯同意让温如是换上那套臭烘烘的乞丐服,不管她如何威逼、利诱,他都倔强地坚持到底毫不松手。

温如是无奈,最后只好穿上他从成衣铺买来的长衫,扮作跟随大哥出门见世面的小公子。

抖手将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从窗户扔出去,就听到楼下的一声咒骂,莫邪眨了眨眼,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但是当他看着换好衣服的温如是,从屏风后缓步出来时,他却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只见她微扬的下巴光洁如玉,神色恬静而安详,嘴角隐隐约约弯成微笑的淡淡弧度。

墨黑的长发被一根简洁素雅的木簪束起,一身天青色的简单男装虽然掩盖了她的女儿家身份,却也更将那份清雅出尘的韵味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的相貌,即便真的是个男子,也不会轻易被人忽略。

莫邪不由开始后悔,自己当初只是一心专攻了剑术,却没有把那些易容之类的宵小伎俩放在眼里。否则此刻,两人就不会一筹莫展困在客栈里,不敢正大光明地出城了。

“算了,我也知道这样多半不行,”见他又不吭声,温如是撇了撇嘴,一屁股坐到凳子上,从壶中倒了两杯凉茶,一杯推到他面前,一杯直接端起,洒脱地仰首饮尽,“要不然我开张单子,你去胭脂铺买点东西回来,我们迟些再走。”

但愿来自现代的化妆技巧能够帮上他们的忙。

温如是摊开房中常备的信纸,执笔在信笺上快速写下需要购置的东西:“出门的时候小心一点,估计最迟晚上,温家联合将军府发出的通缉令就会传到镇上,我们得赶在关闭城门之前离开这里。”

听话地拿着她写的购物单,莫邪慢慢走到门口,忽然停下来,转头沉声补了一句:“我没回来之前,你别出来,任何人来敲门都不要开。”

“知道了,我一定会在这里等着你的。”温如是微笑,他越是不安,她越该给他信心。

他离开了之后,温如是果然待在房中没有出去一步,就连客栈小二上门询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她都隔着大门拒绝了。

好在莫邪没有让她等太久,不过多时,他就拎着一包东西回来。

时间不等人,温如是将他买回来的胭脂水粉铺在桌上,选出一盒额黄和气味最淡的妆粉,一边调制,一边随口问道:“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莫邪眉头微蹙:“胭脂铺里的小姐、丫鬟太多了。”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一点都不喜欢。

“胭脂铺嘛,主顾当然都是些丫鬟、小姐和仆妇,难道还有爱涂粉的男人自己跑去买啊,”忽然想起古时候,还真是有不少的男人,爱在自己脸上涂粉,温如是打了个冷颤,连忙转化话题,“我是问你为什么会脸红,你说买胭脂的人干嘛,难道……”

温如是手底一顿,转头端详了他一番,最后目光落在他袖口上明显新增的褶皱上,“难道,你被人非礼了?!”

莫邪一愣,脸色更红了,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扭头就想从靠街的窗户跃出。

“诶,要出去就走正门,别有事儿没事儿就跳窗。”温如是悠悠叹了口气,问一问而已,见他那样也不像是个会吃亏的人。

莫邪单手搭在窗棂上,脸色红到了耳根,一时之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低头往里加了一点磨得细腻的石黛粉,“再好的功夫,也有被人看到的一天,别忘了,我们现在需要低调行事。”这么容易害羞的男人,哪有半分像日后那个,胆敢屠尽皇室成年男丁的弑君者。

温如是微微偏头想了想,十八岁的男子,应该也能算作是男人了吧?

她转头仔细打量身姿挺拔的莫邪,他的长发,如墨般散落在玄衣上,只稍微用一条黑色发带,将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身散发着跟他的剑一样冰冷的气质。

他立体的五官犹如利刀雕刻而成,剑眉斜飞,薄薄的嘴唇好看地抿着,如果不是耳廓的红晕破坏了他散发出来的冷意,简直就是个气势十足的侠客。

这般英姿飒爽的少年郎,也怪不得,会引得那些小家碧玉频频示好。

那种吾家有男初长成的感觉,会不会太诡异了一点……她甩了甩头,专心对着铜镜将调好的粉均匀地抹到脸上。

过了半晌,僵在窗边的莫邪才道:“……我没让她们碰到。”他的一切,包括整个生命,都是属于主人的,怎么能让那些不知廉耻的女子轻易触碰。

“哦,”她不置可否地瞥了他一眼,手上动作不停,“那你的衣袖是怎么回事?”

他低头,不自在地回道:“走得匆忙,忘了付钱,店伙计扯的。”

莫邪有些羞愧,他不是故意忘记留下银两。只是铺中目不转睛盯着他暗送秋波的女子太多,甚至有胆大的三番四次走过,将香帕遗落在他的脚边。

在莫邪短短的一生当中,几乎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都是在温家渡过。能够见到他的下人根本就没几个,就算是真的看到了,碍于温侯家训,她们也不敢如此放肆。

他长到这么大,还没见过这般不顾颜面,明目张胆的挑逗。大庭广众之下,他又不敢拔剑相向,误了小姐的大事。

莫邪是绝对不会承认,武功甚高的自己,最后居然会在一群弱质女流的围攻下,忍无可忍地落荒而逃。

温如是呆了半晌,才听明白他话中未尽的含义,不由莞尔失笑,原来如此。

她很想照顾一下莫邪的自尊心,可惜,只要一想到胭脂铺的伙计心急火燎地追在他的屁股后面,高声呼叫,“公子——你拿的胭脂还没有给钱,别跑,快回来!”她就忍不住暗笑到抽筋。

眼见莫邪的眉头越皱越深,温如是勉强止住笑意,清了清喉咙。

然后敛容放下脂粉,一只凝霜皓腕斜斜支在圆桌上,她姿态撩人地托着下巴,目光灼灼地含笑望着他:“那如果,非礼你的人是我呢?”

她忽然很想知道,要是撩拨他的女子是自己,他到底会是恼羞成怒地严辞拒绝,还是半推半就,欲拒还迎?

莫邪一滞,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面瘫脸看了她半天,忽然幽幽开口:“小姐,你的脸,涂得太黄了。”

温如是:“……”

好吧,她就不该对一个满脑子除了练功、练功、再练功,就只剩下保护主人思想的隐卫,抱有太多不切实际的期望。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驴子,赶到京城还是驴子,绝对不会变成训练有素的宝马。

今天还有一更。

感谢青雨君的地雷!~么么哒~╭(╯3╰)╮

青雨蒙蒙下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