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35章 忠犬养成记十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5章 忠犬养成记十

山中的地牢分为上下两层,下层是犯了重罪的死刑犯,还有些连身份都不明的人,据说曾经是贵族的家伙。不过只要进了这里,他们这辈子都别指望还能有被人救出去的那一天。

而羁押在上层的,基本上都是像温如是和莫邪这种,以后还有可能被额外开恩释放的轻犯。

一般狱卒也不会特地为难他们,谁知道哪日会风水轮流转,前一刻还小心翼翼地看他脸色的大人物,下一刻,说不定就会被温侯提出去重掌大权。

生活在底层的狱卒们也深谙生存之道。所以,当温如是从铁门上的小窗口中递出了一只圆润的珍珠耳坠时,他便很有眼色地回赠了一盏半新不旧的小油灯。

别看那东西在外面不值什么钱,换在了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那一点点小小的光亮,说不定就能让一个心智尚还健全的囚犯,多坚持上几个月。

老狱卒用枯槁的双手擦了擦珍珠上的灰尘,揣进怀里慢悠悠地继续巡察自己的领地。

加上昨日的疗伤药和清水,他已经帮自家的闺女凑齐一副完整的耳环,外加一只翠玉镯子了。

被关进这里的千金小姐大都没有吃过什么苦头,身娇肉贵得令人发指,要不了多久,她们就会自动地将随身携带的财物拿出来换取更多的东西。

这么合作的犯人是他最喜欢的,老狱卒一边走,一边暗自思量着,那个傻子九小姐的牢房里,还缺些什么东西。

昨日家里的老婆子还专门将压箱底的一床被褥翻了出来,可是她在换东西的时候,却只字未提。

难道有钱人家的傻子是因为没有睡过破棉絮,所以想多试几天?真奇怪。老狱卒挠了挠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门里的温如是才不管那老头是怎么想的,她小心地点燃灯芯,将那微弱的灯光放置到睡着的莫邪身旁的地上。

被抓回来也不过就一日一夜,温如是却好像经历了很长的时间一般。昨夜给莫邪上完药后没多久,他就开始发起了高烧。

别人烧糊涂了,嘴里说的都是埋藏在心底的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往。但是到了莫邪这里,他却是咬紧牙关,一个字都不吭。

汗水浸透了他的黑发,莫邪睡得并不安稳。

死在他刀下的亡魂太多,莫邪从不反驳,他死后会永坠阿鼻地狱的诅咒,他会一剑刺穿那人的心脏,然后默默地合上他圆瞪的双眼。

他的归宿就应该是那样,从莫邪在隐卫营杀了第一个孩子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他永远都洗不干净那双染满鲜血的手了。

他此刻仿佛陷在一片尸山血海中,入目尽是遮天蔽日的粘稠血红。

抬头忽见前方高高的城墙之上,一个女人的尸首就悬挂在门端,熟悉的月白色广袖罗衣遍布斑斑血迹颓然低垂着,乌黑的长发披散,迎风微微飘荡。

温侯和裴仁青一左一右站在城楼上,鄙睨地俯视着自己,仿佛在说,你能奈我何。

他仿似能够隔着那遥远的距离,听到温如是微不可闻的娇柔声音在低低唤他的名字。

这是幻觉,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还在他的耳边不停地轻声低语?她死了,被自己害死的。

莫邪目眦尽裂,奋力挣扎着在血污中爬行。

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上滑落,温如是心疼地用自己撕下来的衣摆沾了点水,一遍遍地给他降温。

都怪她昨日太过得意忘形,随口说了句,就算温侯以后都不放她出去,能够跟莫邪一起死在狱中她也心甘情愿。

本是一句撒娇讨好表白的话语,却没想到会无意中激起了他的愧疚。

温如是不知道当她被温侯一脚踹昏过去的时候,莫邪有多恨自己没有听她的话。

他不是被温家的侍卫打败的,当押着她的人将刀架在了温如是的脖子上时,莫邪就放弃了抵抗束手就擒。

他本可以走的,但是被恐惧压垮了的莫邪宁愿硬抗着他们的狂殴泄愤,也没有向着院门踏出一步。

倘若主人死了,他一个人绝不独活。这就是昏迷那刻的莫邪,简单的心中唯一坚持的念头。

温如是吸了吸鼻子,忍着心酸用指尖沾了清水,一点点地滋润他紧闭的干裂双唇。

也许莫邪已经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抗,该是有多么孤单寂寞的少年,才会这样把害怕、委屈都憋在心底,把所有的过失都揽到自己身上。

当温如是想清楚莫邪的心结时,不由地开始后悔自己轻率的行为。这样一个纯净得让人心疼的男子,值得她更加慎重的对待。

好在他身上的高热已经渐渐降了下来,否则,温如是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俯□,拂开他的碎发,用前额抵着他的额头,确认果然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烫了以后,总算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好看的浓眉微微蹙着,浓长的睫毛因为不安的梦境微微抖动。

温如是伸臂环着他紧实的腰身,轻轻靠在他的胸口,柔声发誓:“傻瓜,快点好起来,我还要带你离开这里,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莫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场噩梦的,也许是因为那无处不在的低声絮语,也许是因为就连梦中,也能感受到的温暖怀抱。

所以,当他醒过来,看到靠在自己胸前睡得香甜的温如是时,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

他的手指微动,半晌,还是忍不住抬手,轻轻碰了碰她的面颊。

她还活着,真的不是做梦。

莫邪不由地红了眼眶,残留在指尖的柔腻触感也是温热的。他慢慢放平手臂,让她趴得更舒服一点,唯恐自己的动作将她惊醒。

莫邪没有察觉,他此刻的举动,跟以前那个事事提醒主人不能逾距的自己已经相去甚远。他只是满心欢喜地庆幸着,温如是还活生生地睡在自己怀里。

她活着,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了。

撑过鬼门关的莫邪伤势好得很快,待到下午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够借着温如是的力量坐起来了。

牢中的日子很无聊,见莫邪已经度过危险期,温如是的心情很好。

心情一好,话就开始多了起来。

以前莫邪忍无可忍了,还能翻窗子逃跑,现在关在这里,牢房就这么点大,别说他跑不动,就算是健步如飞也逃不到哪里去。

温如是欣慰地拉着他的袖口,将过去七年里,没有来得及在他逃跑之前说出口的话,全部挑挑拣拣地说了出来。

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温如是唠嗑唠得很尽兴,聊得莫邪完全都忘了之前还想着要追随主人而去的伤感情绪。

他无奈地躺在那床臭烘烘的破棉絮上,就着微弱如豆的灯火盯着牢顶,默默数着岩石的纹路抵御温如是的声波攻击。

“莫邪,你说是不是?”等了半天,都不见他回话,温如是俯身趴下来,笑嘻嘻地勾起一缕发丝去撩拨他的耳朵。

莫邪偏头避开,叹了口气回道:“……是。”其实他根本就没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她嘴里那些八大姑七大婶的复杂关系早就将他绕晕了。

莫邪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关心温家那些奶妈、丫鬟的家庭生活。有那些闲工夫,还不如去多练几趟剑法。

“你这么消极是不行的,”温如是摇头,扳过他扭开的脸老气横秋地道,“咱们以后还要融入人群,你必须要学会怎么跟陌生人打交道,要不然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那怎么行。”

莫邪的脸微微红了一下,他还是不大习惯小姐喜欢对他动手动脚的行为,好在灯光昏暗,没人能发现他的羞涩。

他垂眸轻声道:“没有人能欺负我,除了小姐,莫邪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温如是怔了怔。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小侍卫的境界看来不低呐。

温如是眨了眨眼,问题是,她并不希望莫邪以后都是这样,她想他能够开朗一点,不要一副没了她就生无可念的样子。

他的生命同样很宝贵,不能一遇上她的事情,就什么都不顾地拿命去拼。

这么一根筋的莫邪,温如是怎么放心得下。要是以后她又被人抓走,或是一时不能回到他身边,他不得又要发疯了啊。

温如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唯有干巴巴地转换了话题:“你饿不饿,要不我去给你换点吃的来?”

莫邪抬眼看了看她素净的发鬓,那上面仅剩了最后一支玉簪,他的小姐何曾这般节俭过,在他无能地昏迷着的这段时间里,她不知受了多少的苦。

莫邪心中难受,他轻轻摇了摇头:“我不饿,你不用去求那帮见高踩低的杀才。”

“那怎么算是见高踩低呢,我也不用求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公平得很,要是没了他们,你的伤还好得没那么快呢。”温如是轻笑着捏了捏他板着的俊脸,摘下发中的玉簪翻身而起。

不弄点好的,怎么弥补得了莫邪流的那么多血。要是顿顿都只吃咸菜馒头,等到温侯真的放他们出去的那一天,他说不定连提剑的力气都还没能养回来。

温如是拍着铁门将人引来,当着老狱卒皱巴巴的老脸,将白玉簪在他眼前晃了晃:“这可是最好的巧匠精心打造的雕花玉簪,换你一锅鸡汤便宜你了,多加点红枣。”

见他眼睛都眯缝得找不着了,笑出了一口大黄牙,温如是又加了一句,“再送一只恭桶进来,记得要新的,但凡有一点用过的痕迹,我们的交易就取消。”

那狱卒嘿嘿笑着搓了搓手,连连应和着转身就去准备。

他就知道她还藏着不少好东西,杀鸡取卵的事情,他才不会傻着去做呢。温侯的命令已经下来了,要他小心伺候着九小姐,可不敢让她身上多出什么损伤。

过几天裴将军回城,就要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地送过去。他要是敢对温如是动粗,误了温侯的大事,那才真的是活腻了。

现在这样多好,一团和气、各取所需,大家都高兴。

他暗忖着让老婆子在汤里多加点不费钱的好东西,务必要让贵人满意。小姐貌美,入了裴府之后指不定将军会怎么宠爱她呢,多结一个善缘总是好的。

收藏书签